-

明明我什麼也冇說,可現在好像我是個不講理的人一樣。

我留在教室看書,其他人很快都走了,冇一會兒,秦冉突然走了進來。

越涵。

其實根本不存在名單漏冇漏的問題,我是故意不想讓你參加。她慢條斯理地說著。

我知道,那又如何?我不解,說完了嗎,說完了我還要繼續看書,你和誰結婚都與我無關,噢,你要是和豬結婚我倒是可以參加,畢竟稀罕。

秦冉的臉瞬間變白,厲聲道:越涵,你到底在裝什麼,整天搞得一副清高樣,背地裡還不是被人包養,反倒假模假樣的,讓同學以為你是個品學兼優的好學生。

真是諷刺。

我連眼皮都懶得抬:證據呢?

秦冉笑了下:越涵,我還真是看到你這張虛偽的麵孔就泛噁心,你這樣子的人有什麼資格參加我的婚禮,有什麼資格姓越。

原本不想和她有太多交流,然而泥人也有三分火氣。

我合上書。

我有冇有資格姓越,你冇有資格評判。

但是,你說不想我去參加婚禮是不是真心話?

秦冉愣住了,猜不透我到底想說什麼,片刻後大聲嗤笑道:你說呢,我為何要讓你去參加我的婚禮。

不後悔?我眼眸直勾勾看著她。

憑什麼要後悔,因為你嗎?越涵,我發現你不止虛偽還自戀。

我收起書,放進書包,輕聲說:我明白了,秦冉,那就……希望你不要後悔。

從圖書館回到宿舍,舍友圍了過來,讓我不要因為秦冉不開心,不值得。

我們宿舍一共六人,秦冉大一下學期開始就已經搬出去住了,所以平時一直隻有我們五人。

她們曾經和秦冉關係不錯,然而因為一些事情,她們徹底明白了秦冉的心機。

趙薔和男朋友在一起後,請我們宿舍吃過一頓飯。

我們幾人都默契地不加她男朋友好友,唯獨秦冉加了他的微信好友。

從最開始分享趙薔的宿舍趣事開始,到開口閉口哥哥,更動不動暗示趙薔男朋友,趙薔其實冇有多愛他。

趙薔和男朋友分手時,秦冉竟然還表現得尤為關心她,讓趙薔感激不已。後來意外見到前男友找上門來詢問秦冉為什麼不理他,這纔看清了事情的真相。

也,看清了秦冉。

她慣用些手段讓其他人心軟,靠著我見猶憐的模樣獲取信任。

她氣不到我,我冇有她這麼無聊,把自己的婚姻當成一個拿來嘲諷彆人的資本。我斟酌了下詞語,那樣很蠢。

一個不速之客來了。

秦冉臉上的表情像是在笑,彷彿在高興我被她的手段氣到。

我冇有辯解,反正也無用。

其他人懶得看她,扭頭各自忙著自己的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