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原本看守我的警察加入了槍戰,我一個人被銬在了車上。

巨大的衝擊波衝碎了車窗玻璃,我的臉上被劃出無數小口子。

我看到陸景川在兩個槍手的幫助下從前方的車上爬了下來,他們還冇走遠,槍手就被擊中倒下。

陸景川撿起槍支,不斷回擊,在其他人的掩護下,他鑽進了一輛車中,猛踩油門,絕塵而去,也不管前來救他的槍手們。

槍聲越來越遠,很快就再也聽不見。

駕駛座上,陸景川瘋狂地大笑,渾然冇有發現趴在車頂的我。

我一個翻身,落在駕駛室外,他大驚,猛打方向盤,想要把我甩下來,看實在甩不下我,他拔出手槍。

越野車的車窗也在那場爆炸中被震碎了,我伸手去奪他的槍。

扭打中,他冇有注意到前方的巨石,一下子撞了上去。

我被甩出去了好遠,我躺在地上,意識還算清醒,感覺全身的骨頭都斷了。

我艱難地爬了起來,走到越野車前,引擎蓋上不斷冒著白眼,駕駛座上的安全氣囊都彈了出來,陸景川趴在上麵不知生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