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一章:

“祭祖,跪!!”

話音剛落,鐘鼓齊鳴。

林家祭祖大典,正式開始。

林家,乃是大端神朝三十六郡之一鳳陽郡的異姓藩王,擁有世襲罔替的王爵身份,掌控邊境鎮關十萬軍馬,在鳳陽郡可謂隻手遮天。

當今鳳陽王,有三十六個兒子。

這些兒子們,也信奉鳳陽王多子多福的宗旨,到了第三代,人數已經多達五百。

林軒,便在這五百人之一。

穿越到這個世界,已經整整三個月。

林軒也弄清楚了現狀。

他的父親,並非鳳陽王長子,而林軒,又不是父親的正妻所出,隻是一個寵妾所生的庶子,林軒的母親,還難產而死。

王爵地位也好,榮華富貴也罷,都與林軒無關。

祭祖大典禮成之後。

族老讓一眾林家子弟起身,朗聲道:“按我林家祖訓,所有林家子弟,成年之後,有兩個選擇。”

“站我左邊者,入伍參軍,立不世之功!”

“站我右邊者,選妻封地,為我林家,開枝散葉!”

族老張開雙手道:“孩子們,自行選擇吧。”

二十多個林家子弟,當即站成左右兩邊。

雖說是自行選擇,但不難看出,選擇入伍參軍者,多是長子嫡出。

而站在右邊的,則與林軒一般,多是旁係庶出。

這已經成為林家子孫之間的共識。

長子嫡出,入伍參軍,建功立業之後,回族內爭奪那最後的世襲罔替的王位。而旁係庶出,老老實實的在家族安排下,取個妻子找片封地安生待著。

當然,總有例外。

就有一名旁係庶出,滿臉不甘的站在了左邊,眼神中,滿是對命運不公的抗爭。

林軒並未出格,他很清楚,自己有幾斤幾兩。冇什麼特殊能力,身體的原主也冇練過武,等了三個月穿越者標配的係統,也冇落他頭上。

入伍參軍?

聽說這年頭,邊境可不太平,北方蠻族頻繁來騷擾,他這細胳膊細腿,怕是會慘死關外!

“既已作出選擇,便不可後悔!”

“入伍參軍者,離開宗祠,三日之後,前往邊關!”

十來個林家子弟,離開宗祠,他們望向林軒這一行人時,眼中帶著輕蔑與不屑。

族老又望向剩下的十幾個林家子弟。

“一族之中,為族建功立業者,值得嘉獎,但為家族開枝散葉,同樣重要。你們今日,選妻封地之後,切莫忘記,你們體內有王族血脈,不可辱冇!”

“選妻!”

“選封地!”

族老話音剛落。

左右兩邊的側門打開。

右邊進來一群家仆,手中捧著木盤,盤子上是一張封地地圖。

而左邊進來的,則是一群少女。

這些少女,身著紅裝,麵帶紅紗,雖是一派喜慶打扮,但手上腳下卻帶著鐐銬!

從門外走進時,腳鐐手銬叮噹作響。

這些少女,全部都是罪人,或是罪人之後。

她們之中,有被俘的異族少女,有貪官汙吏之女,有囚徒罪犯之後。

娶到了誰,那麼……就必須替這些女人,洗刷罪孽還清債務。

林家這樣做的目的,一來是為了,壓榨旁係庶出的剩餘價值,二來,也是為了防止他們藉助妻族之力,回到族中,爭奪王位。

“你們,誰先選封地?”族老開口詢問。

一眾林家子弟們,在此刻,紛紛推讓起來。

按照族中規矩,先選封地者,後選妻。

封地雖有好壞之分,但最好與最壞的差距,並不會太離譜。

可那些少女身上揹負的債務,卻是天差地彆。

十五個少女之中,揹負罪孽最輕的是一個商賈之女,身上揹負的債務是白銀一千兩!

而揹負債務最重的,則是一個蠻族的女戰士,她殺了鎮邊軍三十人,需要償還白銀三萬兩!

眾人相互推讓間,林軒卻突然站了出來。

他的目光,死死的鎖定在一張地圖上。

他走上前,將地圖拿在手中,渾身顫抖不已。

此地名為牛背山,因為山勢走向宛如臥地牛背而得名。

牛背山長二十裡,寬九裡,山上遍地紅石,總有臭雞蛋的氣味瀰漫,以至於寸草不生,一片荒蕪。

隻在牛頭的位置上的山腳下,有一片湖泊,圍繞湖泊有一處村莊,不過百戶人家,靠著打漁為生,人口不過五百,一年的稅收,隻有二百兩白銀。

“我要這處封地!!”

林軒開口說道。

族老望向林軒,又瞥了一眼他手中的封地地圖,皺眉問道:“你可確定?”

“我確定!”

族老搖頭歎氣,朗聲宣佈:“林軒,所選封地,牛背山!”

此言一出,眾人當即嘩然。

他們早就打聽了此次封地的相關資訊。

對於可選的封地,也有瞭解。

毫無疑問,牛背山,就是最爛的地方!

“第一個選封地,可是要最後選妻的啊!!”

“牛背山破地方!一年稅收不到二百兩,他怕是要還一輩子的債了!”

“哎,自從三個月前,被雷劈了之後,他就有些不太正常。”

“這樣也好,至少牛背山這塊爛地,落不到咱們頭上了。”

林軒拿著地圖,退回到了人群中。

對於他人的議論,他心中冷笑。

破地?爛地方!?

嗬嗬!!!

這個世界的人,居然把一個遍地黃金的礦山。

稱之為破地!

稱之為爛地方!!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