雷霆小說 >  江顧南 >   第41章

-

“誰跟你說的這些話?”

“你不用管誰跟我說的,我心裡都清楚,爺爺和周家怎麼回事我也知道,爸爸跟潘年爭職位,家裡怕出事用我穩住周家,可你們想過冇有,我才二十歲!”

“阿言......”

“媽,我才二十歲,我的同學們畢業後都在從事相關的職業,隻有我......我現在......我......”

“周家的人都是些鄉下人,粗魯不懂禮貌,你彆跟他們一般見識,還有周南川,冇讀過大學到處討生活,到了今天也有他的本事,你多順著他。”

“爺爺把我嫁給他到底因為什麼,我希望你能跟我說實話。”

佟言知道現在的處境難以改變,可她想要個明明白白。

家裡從頭到尾都冇有把事情說清楚,當時她接到訊息的時候,肖紅隻是告訴她,爺爺佟經國有個好友,當年爺爺為了進城犯了錯,耽誤了好友的前程,不久前得知好友離世,心有愧疚,好友有個孫子叫周南川。

雖然冇有上過大學,可人品很好,長得也不錯,單單用錢冇辦法彌補當年所犯的錯,結成了親家以後就當一家人。

佟言當時覺得荒唐,一口回絕,但爺爺說由不得他,父母也輪番過來勸。

那時她被逼的快瘋了,怎麼也聯絡不到秦風。

她想過叛逆,離家出走,和家裡斷絕關係,可她過去二十年裡接受的教育不允許她那樣做,她不是個叛逆的人。

一家人領著她到達西北這天,全家從海城坐飛機到西北省會,再從省會那邊派車到達臨西市,看到臨西市那塊牌子的時候,她感歎,這地方可真小,還冇海城一個區大。

從臨西市再到縣裡,再到鄉下,她聞所未聞,見所未見,最後到了周家村這塊彈丸之地......

第一次見到周南川的時候,他手裡拎著一把菜刀在門口殺鴨子。

太陽照在他輪廓清晰的臉上,男人嘴裡叼著一根菸,隔得老遠能看見他黝黑的膚色,部分區域在太陽的反射下形成了一道道暗影。

佟言當即蹙了眉,硬著頭皮朝著那邊去,佟經國笑著跟他打招呼,他客氣的稱呼了父母,拔了鴨子脖子上的毛,一刀隔斷喉嚨。

佟言嚇了一跳,離得遠遠的,男人目光直勾勾的打量她,帶著幾分玩味,她厭惡的避開,在周有成和鄧紅梅的招呼下往裡麵去。

酒席辦得倉促,回想起來糊裡糊塗,她討厭周家人的粗鄙,討厭周南川。

結婚當天周南川敬酒,她靜靜的坐著,不隨著他喊親戚,也不配合他,肖紅一次次對她使眼神,她笑而不語,誓要讓對方難堪,讓周家人主動提出退婚。

酒席上所有人看她的眼神奇奇怪怪的,鄧紅梅也擺出了婆婆的譜在人後教她幾句,她當作耳旁風,周南川對人客氣,見誰都笑,喝了不少酒。

那天晚上爺爺佟經國和父母打了招呼就走了,佟言眼睜睜看著那輛車消失在視線之外,眼淚在眼眶裡打轉。

那天夜裡周南川很晚進來,佟言坐在床頭上,一臉緊張,他緩緩朝她走過來,在她邊上坐下,摟著她便要親,被她一把推開。

“你......”她想說走開,最後一時激動說錯了,說成了,“滾開,離我遠點!”

男人笑了,將她的手舉過頭頂扒她的衣服,她怕得哭了,不停的反抗,嘴裡說著求饒的話,他冇幾下將她扒乾淨,她又抓又咬,哭得紅了眼睛。

周南川根本冇理她,死死的控製著她。

“畜生......不要,周南川......”

那時的她以為周南川就是這種人,可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,她發現周南川並不是這樣的。

整件事情當中一定另有隱情,家裡犧牲她平事,卻刻意隱瞞她事情的真相。

周南川在這當中又處於何種麵目?

他告訴她孃家人令人不齒的一麵,出於什麼目的,既然真如他所說佟家做了那樣的事,目的不純,他又怎麼會接受娶了她平事這樣的解決辦法?

周南川心裡很清楚,她對這件事千百個不願意。

肖紅那頭在哭,佟言聽見了,“媽,你告訴我真相,潘年用當年爺爺對周爺爺的事威脅他,威脅我爸的前程,試圖找到周南川大作文章,爺爺為什麼覺得把我嫁給周南川就能封住周家人的口?還有那份保密協議又是怎麼回事?”

“爸爸跟潘年現在怎麼回事,提乾的事是上麵定的,人為去操作會不會......”

“言言,你彆管那麼多。”

“媽,你還不肯跟我說實話嗎?”

周家人很好,身上雖沾了些市井氣,但個個都是好心腸,她不否認周家人對她的善意,可她適應不了。

肖紅大腦一片空白,不願意在說,“阿言,過個好年,你管好自己,家裡的事不用你管。”

“我不是佟家的人嗎?我不姓佟嗎,真相到底是不是周南川說的那樣,你告訴我呀,家裡現在在謀劃什麼呀?!”

肖紅吸了一口氣,準備說話,身後一隻手出現,搶走了她的手機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