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柯黎的氣還未消,詫異地看向突如其來的男人,眼底劃過一抹異樣的情緒。

“你怎麼來了?”

燕西塘棱角分明的側臉冰冷淡漠,他長臂一伸,徑直攬住了柯黎的細腰,垂眸看她,“我再不來,豈不是什麼人都敢往你頭上踩了?”

一旁的陳董聽了這話眼皮重重一跳,見到燕西塘,他態度忽的轉變,趕緊起身道,“燕總,你過來怎麼不提前說一聲,我這接待不周,還請見諒。”

燕西塘摟著柯黎,轉眸冷冷地掃了陳董一眼,“客套的話就不必說了。你給我聽好了,我夫人走到今天不單單是靠我,她願意跟你合作,是看得起你。既然你已經先撕破了臉,那我看也冇有繼續合作的必要。從今天開始,燕氏集團旗下所有跟你的合作,也一律停止。”

“還有,你最好為你剛纔的話道歉。不管我跟柯黎離不離婚,誰敢惹了她,我都不會輕饒。”

男人的語氣堅定沉穩,而又充滿了震懾的力量。

柯黎側著頭,目光複雜地看著燕西塘,這是她第一次聽到他一口氣說這麼多話。

是為她說的。

放在她腰間的大掌溫熱踏實,牢牢地抵著她的尾骨,絲絲熱意順著皮膚往心尖裡鑽。

這一刻,柯黎心頭似是被扔進了一顆石子,原本平淡無波的心海泛起了一陣又一陣的漣漪。

陳董威懾了一番好半天都冇說出話來,待他反應過來想道歉的時候,助理急匆匆地跑了進來。

“不好了陳董!好幾家合作企業突然要跟我們解除合作,三家投資方也要撤資,公司股票在短短十分鐘下跌了五個點了。”

陳董臉色煞白,身子往後重重一跌,險些摔在椅子上。

“燕……燕總,你彆生氣,是我有眼不識泰山,得罪了柯總。我這就跟柯總道歉,之前發生的事情一律勾銷,我都不追究了。”

陳董磕磕絆絆地說完就將求助的眼神放在了柯黎身上,彎身鞠躬,態度好得不像話,“柯總,對不起,我不該說那樣的話折辱你。”

“我知道你在做生意這方麵很優秀,也很有天賦。剛纔我是在氣頭上,所以這才說了胡話。大家也合作了這麼多年,看在這個份上,這件事就到此為止,以後我們還是照常合作行嗎?”

柯黎皺著眉,心情很是不爽,憑什麼所有人都這麼看燕西塘的麵子?

剛纔她好說歹說勸了一通絲毫不起作用,燕西塘隻用幾句威脅,陳董的骨頭就軟下來了。

她剛要開口時,胃裡忽的傳來一陣惡寒感——

“嘔……”

陳董,“柯總,我知道你對我不滿,可你……也不用這樣啊。”

柯黎臉色唰一下就白了,忍著胃裡那股不受控製的噁心感,連連跑了出去。

燕西塘盯著女人離開的背影,眸色越來越沉。

他轉頭看了陳董一眼,冷聲警告道,“這件事還冇完。”

扔下這句話,男人轉身便跟了出去。

陳董一個人跌坐在椅子上,一臉的欲哭無淚。

他這是倒了什麼黴,得罪了這麼一對難搞的夫妻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