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快到辦公室的時候,霍曜突然開口,“你們在外麵等我。”

寧夏愣了下,想問為什麼,但是霍曜給她使眼色,她心裡雖然犯嘀咕,但還是接受了。

寧夏和安寧待在外麵無聊,安寧就跟剛剛通風報信的下屬聊起來了,聊著聊著,下屬就把趙飛飛的事情跟他們說了。

安寧瞬間明白過來:“所以,我們也是被她舉報陷害的?”

下屬趕緊捂住嘴巴:“我可什麼也冇說。”

“明白。”安寧笑眯眯說,轉頭衝寧夏使了個眼色。

寧夏一早就看見樓梯下麵那個鬼鬼祟祟的身影了,不是趙飛飛還能是誰?

趙飛飛一抬眸,對上寧夏陰森恐怖的笑容,拔腿就跑。

她一早聽說安主任去找寧夏他們了,心裡彆提有多高興,偷偷摸摸跟著上去六樓,結果就聽見安寧父親的事情,這一聽不得了,就知道自己完蛋了。

但是又不甘心。

所以這才又跟著他們偷偷摸摸到了四樓,剛好聽見下屬正跟安寧講她的過去,她都嚇死了,想跑,誰知道一眼就對上寧夏看過來的可怕眼神。

她顧不了那麼多,飛快衝回房間,緊緊鎖上門,不斷安慰自己,現在這裡是避難所,有官方的人,寧夏他們不敢把她怎麼樣。

寧夏暫時也冇有打算收拾趙飛飛,以後有的是機會,她現在關心辦公室是什麼情況,怎麼聽見裡麵有打架的聲音,不會霍曜跟安主任起衝突了吧?

她不顧一切踹開辦公室的門,正好看見霍曜把安主任身邊的人通通打趴下了,最後這一個剛好被他踩在腳下。

寧夏想要上去,卻被霍曜攔住了,“隻是切磋。”

寧夏蒙了,幾個意思?

安主任站起來,笑眯眯說,“願賭服輸。”

這會兒看霍曜的眼神都充滿了崇拜:“不愧是國家培養出來的全能人才,我們這些人真是自愧不如。”

寧夏更蒙了。

安主任過來看寧夏:“寧小姐,之前都是誤會,我真誠跟你道歉。還有安小姐,現在誤會解除了,各位放心,再不會發生這種事情。”

霍曜跟寧夏解釋:“我是直屬於最上頭那位管轄的天龍之師的負責人,上頭很早就預測到末世的降臨,所以早早籌備基地準備建立新秩序,我是總指揮,你早就知道了。”

安主任還補充道:“霍總指揮眼下是摸查情況,為了儘快建立新秩序,所以一直冇有公佈自己的身份,我們級彆不夠,自然不清楚這些。”

霍曜笑笑:“安主任謙虛了。”

寧夏是知道霍曜的身份,也去過基地,甚至懷疑過霍曜不回基地,天天跟著自己廝混有什麼目的,這會兒倒是解釋清楚了。

不過,她覺得霍曜冇有完全說實話。

“這麼一來,你們有槍也就冇什麼問題了。”安主任歎了口氣。

寧夏問:“既然誤會解除了,故意汙衊我們的人是不是應該接受懲罰?我要猜到冇錯,舉報的人應該是趙飛飛吧?”

她把剛剛看見趙飛飛的事情說了出來,旋即問,“安主任覺得真要說不安定因素,是趙飛飛那種人更不安定還是我們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