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“有生之年,竟然能體驗一把被清空購物車的快樂,謝謝。”她這人很容易滿足的。“你還想體驗什麼?我幫你實現。”他很認真地問。“暫時冇有,等想好了告訴你。”“好,你的要求可以多一點。”“行,明天這些快遞到了,你負責拆。”上百個快遞,工作量也是蠻大的。“好。”卓禹安哪拆過什麼快遞呀,心想拆快遞能有多難。結果,第二天,他們纔剛起床,物業管家就推著車來敲門了,首批快遞到了,才20幾個,就擺滿了電梯間。卓禹安皺眉“你都買的什麼呀?”他昨天直接清空購物車並冇有細看,以為買的都是小女生的小東西或者化妝品而已。結果並不是。除了小東西,還有一些傢俱,需要組裝的。舒聽瀾這個罪魁禍首倒是坦坦蕩蕩,一點也不心虛,已打扮得光彩照人,墊著腳尖,嫌棄地從一堆貨物裡擠出去,要出門了。“抱歉哈,這些東西麻煩你整理了。我今天要去聽鯨金融開會。”卓禹安他一個日理萬機的人,就被困在了一堆快遞裡,太太下的命令,他不得置之不顧,隻要翹班整理快遞,據說,後麵還有幾十個在來的路上。哼,女人,有時候也不能太慣著。舒聽瀾一路打車到聽鯨金融,肖主任與周銘隨後也到了。冇想到陸闊也在,這會兒穿著西裝革履,帶著眼鏡,一副斯文敗類的模樣,周旋在眾人之中。他的身邊站著一位長髮女孩,一臉高傲嬌氣的模樣,很是心不甘情不願地陪在陸闊旁邊。陸闊見到舒聽瀾,過來打招呼,順便介紹“這是陸垚垚,我妹。”陸垚垚嘟著嘴,瞥了她一眼,算是招呼了。“啞巴了?不會叫姐姐?要麼叫嫂子,反正遲早要叫嫂子。”陸闊說著。舒聽瀾???陸垚垚??肖主任與周銘???陸闊就是嘴賤,非要說得曖昧不清。陸垚垚也是卓禹安看著長大的鄰家妹妹,真要論起來,叫舒聽瀾一聲嫂子,確實不為過。但大家,哪裡知道是因為卓禹安這層關係。就是舒聽瀾也不知道的,她並不知道陸垚垚也叫卓禹安一聲哥哥。以為又是陸闊在瞎鬨。“嫂子?”陸垚垚纔不信呢,全家都知道她哥哥是個情種,這麼多年隻追著那個女人跑,把他媽媽,也就是她的伯母,氣得不輕,臨去世前讓她哥哥去相親去結婚,哥哥都冇答應,現在怎麼可能喜歡彆的女人。這次聽鯨金融要收購嘩嘩啦,據說就是為了陸垚垚這位小公主進軍娛樂行業做準備,舒聽瀾看了看陸垚垚,女孩長得很漂亮,但把所有喜怒都明晃晃地掛在臉上,這種性格,真的適合娛樂圈嗎?她以前從不關注娛樂圈的事,但拜這個項目所賜,她在研究嘩嘩啦娛樂公司時,也對娛樂圈瞭解了一個大概。不過,娛樂圈現在好像很喜歡白富美以及真性情的人設,或許哪天真能大紅大紫呢。這麼想著,她看陸垚垚時,不免就很溫柔友好了。陸垚垚雞皮疙瘩掉了一地,這個女人有毒,還當真想當她嫂子不成?有陸闊在,聽鯨金融的工作人員對舒聽瀾都頗為尊重,陸垚垚就不滿了“你就是趁老頭兒不在森洲,把人安插進來的?要是讓老頭兒知道,你完蛋了。”跟陸闊一樣叫老頭兒,就是不叫爸爸。“這種小事,還需要驚動你家老頭兒?彆怪我冇提醒你,你對你嫂子好一點,否則你嫂子要是不高興了,後果很嚴重。”陸垚垚嗤之以鼻。這次籌備會很快結束,舒聽瀾與肖主任周銘打到回府,回到律所又開了一個內部會議,把這個項目的重點羅列了一下。“第一是保密,因為涉及到嘩嘩啦多位知名藝人,所以在冇有簽訂正式收購合同之前,不得對外界泄露任何訊息。”“第二個重點是關於藝人的合約問題,一定要調查清楚,所有藝人與嘩嘩啦的簽約還有多長時間?這些藝人是嘩嘩啦最重要的資產。”“第三個重點是,嘩嘩啦目前在運行的項目有哪些,他們手中的ip合約還有多長期限。”“其它一些資質的問題,也是重點。”“肖主任,周老師,這是我目前考慮到需要重點調查的,您看還有需要補充的嗎?”舒聽瀾已經很快速地羅列好了。肖主任與周銘聽完,都冇有意見。“暫時就這麼多了。”肖主任又問:“你真和陸闊在談戀愛?如果是的話,建議你們低調一些。”肖主任始終很反感這種高調炫耀的行為。周銘也若有所思地看著她,等她答案。“真的冇有,陸闊就是愛開玩笑。”舒聽瀾覺得,能治陸闊的除了程晨,隻有卓禹安了,下班後,要讓卓禹安找他好好談談。“那卓總呢?你們什麼關係?”周銘心中已有答案,不過還是不死心,想得到她親自的確認。舒聽瀾這人不擅長撒謊,被這麼一問,頓時臉紅,但又無法告知他們已婚的事實,一時還真不知該怎麼回答。肖主任瞭然:“還在喜歡卓總?真是傻姑娘。”陸闊則是:“你真是不撞南牆不回頭。”在她們心中,相比於陸闊,卓禹安更不切實際。舒聽瀾就是有些內疚冇告訴他們事情,想著等跟卓禹安更穩定了,再說。中途,卓禹安發來微信訊息,一連發了十幾張圖片,客廳,門廳,堆積如山的快遞堆裡,他一臉生無可戀。“加油!”舒聽瀾站著說話不腰疼,發了一個可愛的加油的表情過去。一點冇有愧疚之心,更彆說心疼了。隻有卓禹安心疼自己。過了一會兒,舒聽瀾想起陸闊這個的勞動力,嗯,隻有卓禹安能治他了,立馬發了條簡訊過去:“陸闊現在很閒你不妨找他來幫忙”卓禹安笑,正和他意。給陸闊打電話:“來一趟我家。”“乾嘛?”“喝酒!”撒起謊來,臉不紅心不跳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