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律所來了一位不速之客,周銘正在接待,見到她來,急忙道:“找你的,快去。”是昨天在車庫遇到的那位中年女士,舒聽瀾敲門進去,並不知怎麼稱呼她,想著既然加了微信,怎麼不提前告知要來拜訪呢。“您好。”她坐到對麵禮貌打問好。昨天在車庫光線暗,看不真切,今天在會議室耀白的燈光下,纔看清對方,心裡感慨保養得真好。皮膚飽滿,除了眼角有淺淺的魚尾紋之外,其它地方冇有一絲歲月的痕跡。坐在對麵的會議桌上,就是持重而端莊,這個氣質並不是簡單的用優雅或者貴氣來形容,是一種平常百姓身上絕冇有的那種持重端莊,冇來由讓人產生了一份畏懼感。“舒律師,你好。”她點點頭,反客為主,示意舒聽瀾坐下。“您找我是有事嗎?”她問。“抱歉,昨晚回去才聽司機說,那天不小心追尾的車是你的。”舒聽瀾想大概是因為保險公司出險時,告知對方她的名字,所以她不疑有它,“哦,沒關係的,保險公司已拖去修理,應該很快就能修理好。”難怪看她眼熟,那天那輛奔馳車後座上坐的女士,應該就是她。“那這幾天你的出行方便嗎?我的司機最近比較清閒,讓他負責接送你上下班。就當是道歉了,也讓他長長記性,往後開車小心點。”舒聽瀾急忙擺手:“不用的,我與我先生上下班順路,坐他的車就好,不耽誤。”“你先生?”舒聽瀾不知是不是她的錯覺,當她說她先生時,對麵的人眉心一皺,眼神銳利如刀一般穿透而來。“舒律師結婚了?”她目光幾乎是逼視著她問的,給人一種無法躲藏的脅迫感。舒聽瀾心裡非常不舒服,她是否結婚跟她有何關係嗎?她剛纔是一時不察,脫口而出說我先生的。與此同時想起,她與陸垚垚的關係,恐怕與卓家也關係匪淺。舒聽瀾當然不會自己冇事找事,也不想回答她這個問題,故而轉移話題:“您是有案子需要瞭解嗎?”程知敏沉默地盯著舒聽瀾看了好一會兒,心想應該不至於結婚的,兒子卓禹安是穩重顧全大局的人,絕不至於做出隱婚這樣肆意妄為的事情。要說卓家人的傲慢與自信真是從上到下,一脈相承的。結冇結婚這事,隻要有心查,一查便可知。“是有個標不大的合作案,朋友公司做地產開發的,近期計劃與禦眾地產公司合作開發康城養老項目,需要找律師瞭解,我向朋友推薦了你,垚垚說你辦事靠譜。”程知敏已恢複如常:“我稍後會讓朋友聯絡你,你們具體詳談。”舒聽瀾也留了一個心眼,不相信天下掉餡餅的事兒,一個養老城的項目,絕不會是一個小標。她說到:“多謝您的信任,隻是我從未接觸過地產行業,我們主任在地產行業有豐富的經驗,我可以請她一起參與詳談嗎?”不論真假,她請肖主任參與幫忙評估,總是冇錯的。“嗯。”程知敏無所謂,說完便起身告辭走了,當真就是來給她介紹業務的。這之後,就跟消失了一樣,很長一段時間不曾再露臉。不過她介紹的那個項目,對方倒是很快就約她過去溝通。那是森洲本地的一家地產公司,叫利森實創地產開發公司,專門開發高階樓盤,有幾個代表性的項目,口碑極好。肖主任與周銘都知道利森實創有意開發養老城的項目,但具體是自己開發還是與彆的地產公司合作開發,還冇有內部訊息。今聽到舒聽瀾說起,不管什麼情況,先去利森實創開會,以探虛實。接待她們的是利森實創的二把手高總,高總為人熱情,親自帶她們到會議室,又吩咐助理泡茶進來。“陸總那邊跟我打過招呼,特意推薦了舒律師,說這次由你負責的收購項目非常圓滿完成。”高總說話時,是看著肖主任的,大約以為她纔是陸總口中讚不絕口的舒律師。舒聽瀾不由尷尬地介紹道:“高總您好,這位是我們主任肖君華律師,這位是周銘周律師,我是舒聽瀾。”“你好,你好。”高總認錯人也不尷尬,很快反應過來,重新跟三人打了招呼。“你好。”幾人握手,客套完之後才正式討論工作。不過在這之前,舒聽瀾想再確定一件事,便開口問“您說的陸總是陸闊嗎?”或者是陸垚垚?如果是她們介紹,何不直說?“是聽鯨金融的陸紹行陸總,我們多年好友了。”如此便解釋得通了,那位女士與陸垚垚關係親密,那自然與她父親也是關係匪淺甚至是一家人。接下來,高總開始介紹約她們過來溝通的目的。利森實創近幾年一直在籌備開發高階養老城,因綜合考慮評估之後,擬與森洲周邊城市的禦眾房地產公司合作開發。禦眾房地產有一塊地,依山傍水,環境優美,而且這塊地的旁邊是政府規劃的要建一家三甲醫院,價值巨大。因禦眾地產這兩年步伐太大,開發的項目過多,導致資金嚴重短缺,所以想轉讓這個項目,纔有了她們今天這個會。利森實創已與禦眾達成初步合作意向了,現在需要聘請律師對禦眾地產各方麵的資質進行調查。高總介紹項目的同時,一直是看著舒聽瀾的,意思很明確,彆管你帶來的是什麼主任還是什麼高級合夥人都冇用,我隻認陸總介紹的舒律師。四人溝通完,高總約了舒聽瀾再次開會的時間後,然後親自送她們進電梯離開。她們原本就是抱著來探探虛實,瞭解一下情況的,並未真的當回事,但是親自到利森實創的總部,以及在高總仔細的介紹之下,便都覺得這是一次難得的機會。而且這個項目做下來,一定能讓舒聽瀾在行業內真正打響名號,成為她裡程碑似的一個代表作。“好好乾,我和周律做你後盾。”肖主任一向不太愛唱高調,這樣說,已經代表她支援舒聽瀾接受這個項目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