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與父母情淺非一日之寒,這麼多年,獨自一人在外,除了一個卓姓之外,他已像是無根的人,家庭觀念亦是淡薄的,唯一的牽連便是老爺子。他承認自己以前是一個極度自我的人,是因為舒聽瀾,他才把自己打碎了重新塑造,慢慢學會放開自己,學會如何愛彆人,如何與人相處。所以在這之前,他對待父母更多的是一份敷衍,並不走心,亦不誠懇,隻是因為姓卓,去做姓卓的人需要的應酬。此時,為了聽瀾,他願意對父母也誠懇一些。“媽,聽瀾是一個非常單純,非常善良的人,我不求你喜歡她,但求你不要傷害她好嗎?”“我冇有傷害她啊,是你們先把我想成了假想敵,我不管做什麼你們都覺得我是抱著目的的。”程知敏想,她截止目前為止,並冇有做任何傷害舒聽瀾的事。“好,媽,那我跟你說一聲對不起。”程知敏依舊冷哼一聲,不再說話。“媽,你想聽聽我的真心話嗎?”“你說。”“小時候,你和爸都在外省,我獨自陪爺爺在京,但那時候是爺爺公務最忙的時候,我很少能見到他,即便晚上回來,也是一堆人跟著前呼後擁的,很難有相處的時間,我大部分時間都是跟著保姆生活,但那時候好在身邊有不少朋友,還不算孤單。後來,你們把我帶到棲寧,我很不適應,我聽不懂棲寧話,也吃不慣棲寧的食物,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以及同學都不在身邊,你和爸也很少在家,我就像忽然被扔進了一個完全陌生的世界,孤獨也無助。就是在那時候認識聽瀾的,最初可能是因為她在台上彈的那首天空之城,所以對她一見鐘情。但後來,她成了我在棲寧時唯一的光,隻有每天偷偷追隨著她,我才能支撐下去。”他語調很穩,就是平淡敘述一段往事,但箇中滋味,他相信他母親能聽出來。“媽,跟你說這些,並不是讓你要接受聽瀾,隻是想告訴你,她對我的重要性。她是我的藥,療愈我所有的不開心與所有的遺憾,隻有跟她在一起,我才覺得人生圓滿。”程知敏從來冇有聽卓禹安說過自己的心事,他如此誠懇,她亦是感動的。“禹安,媽媽不是老古董,也不是真的那麼固執。我跟你爺爺的想法是一樣的,知道攔不住你的,所以並不要求門當戶對,當然,如果能門當戶對最好不過。爸媽還有爺爺隻求一個,對方家境不要太複雜,不要拖累我們卓家,僅此一個要求而已。”卓禹安坦誠,她亦是坦誠,把自己的底線亮牌給他看。卓禹安便沉默了,他知道卓家的底線,也知道,並不是外人以為的門當戶對的問題,而是聽瀾的家世背景,是她父親的死,纔是真正的邁不過去的深淵。這次他母親派人去棲寧查的所有的細節,都被他攔截,此時安靜地存在他的郵箱裡,如果可以,他會守著一輩子不公之於眾,也是這時,才明白他們領了結婚證之後,聽瀾的母親為何執意想讓聽瀾斷絕與原生家庭的關係,為何冷漠又固執地住在精神病醫院不與她們來往,她母親也是想保護她。“禹安,你是成年男子了,也有正常需求,想談個戀愛,媽媽當然不會反對的。你要是真對女孩都不感興趣,媽媽反而要擔心了。”程知敏再次強調,隻是談戀愛,她允許談戀愛,但如果到了結婚這一步,是必須經過她或者經過卓家同意的,這是不可變的原則。“媽,你答應我,無論遇到任何情況,都可以來找我解決,但不能去找聽瀾,不能傷害她,能答應我嗎?”“禹安,冇有哪個媽媽不希望子女好。不管媽媽做了什麼,初心都是為了你。”母子從來冇有推心置腹地聊過這樣的問題,此時說的話,都是真心的。隻是卓禹安在送母親回家之後,心情更加沉重了。一路風馳電掣地開車回家,隻想快點把人擁在懷裡纔有真實感。到了家,轉了一圈,才發現人家正抱著電腦在書房工作呢,一點兒也不因他母親的突然出現而影響心情。見到他回來,朝他比了一個噓的手勢示意他不要出聲,她正在視頻。他就安靜坐在辦公桌這一側認真看著她。長得好漂亮,皮膚在檯燈之下看不到一點瑕疵,像嬰兒肌膚一樣有一層薄薄的絨絨的毛。原來不是在開會,是在跟她的好友程晨視頻聊天。程晨有意來森洲創業,知道她在負責利森實創的康養城收購項目,如果收購成功,想讓她幫忙牽線搭橋做承包這個項目的宣傳方。對於好友的雄心壯誌,她當然是雙手雙腳讚成了,而且程晨願意來森洲發展,她亦十分開心。卓禹安伸手握著她的一隻手,把玩著她的手指,她一邊躲,一邊與程晨商定細節。“康養城這個收購項目,目前正要進入談判階段,還冇有對外正式公佈,所以暫時還不能替你介紹相關負責人,等收購相關事情確定下來,我幫你引薦。”“好,正好棲寧這邊的工作,我還需要時間交接。交接完,帶著全部身家闖森洲。”“好,歡迎。”程晨來森洲創立地產宣傳公司,如果能拿下養老城的宣傳,無疑是程晨最好最穩固的跳板。視頻終於掛了,她有空關照卓禹安了,見他情緒好像很低落的樣子,站起來,隔著辦公桌,附身摸了摸他的臉,柔聲問:“怎麼了?因為我,被你媽媽罵了?”“冇有。”他搖搖頭,雙手握著她的雙手,稍稍用力,把人拉低一些,抬頭吻了她一下。然後鬆開了她,隻是雙手依然握著她的雙手。“我媽媽的話有冇有傷到你?”舒聽瀾是站著的,所以一直低頭看他,而他微微仰著頭回望著她,他的眼裡含著濃烈的關心與愛。舒聽瀾稍稍彎下腰,主動吻他,吻了許久。“老公,有你愛我就足夠。”有他的愛,便可以抵禦所有風雨,誰也傷害不了她。月票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