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護士冇想到她的狀態會有180度的大轉彎,病人有求生欲,她自然是高興的。“好的,我馬上給你買回來。”這本不在她的職責範圍內,但同為女性,同為女兒、媽媽,她能理解她,不僅給她買了牛奶,還買了雞蛋,蛋糕,還有一小袋的水果。“謝謝。”舒聽瀾感動不已,就靠在床頭一點一點逼自己吃下去,逼自己堅強起來。“這樣就對了,把自己身體養好,纔是給家人最大的安慰。”護士去處理完彆的患者,又過來看她時鼓勵著,並且等著陪她去簽字火化。護士很暖,看著跟她差不多大,一直陪在她身邊等她處理媽媽的身後事。舒聽瀾後來才知道,護士本已下班,犧牲自己的休息時間特意留下來陪她的。來自陌生人的善意最讓人動容。舒聽瀾抱著媽媽的遺體哭時,護士也在旁邊默默掉眼淚。“媽媽,你先休息幾個月,然後乖乖到我肚子裡來,我們說話算數哦。”“這輩子你辛苦了,下輩子換我照顧你,你一定要找到我啊,不要走丟了。”她絮絮叨叨很久,直到護士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,示意時間到了,她才鬆手讓工作人員推媽媽進去。整個過程很快,最後出來就一把灰了,裝在盒子裡,很小的一盒,她緊緊抱在懷裡,心裡依然劇痛。從今往後,她就是冇有媽媽的孩子了,以後的路,好也罷,壞也罷,都是她一個人走。與護士告彆之後,她便辦理了出院回酒店開車。知道媽媽最後的心願是回棲寧,所以她打算帶著媽媽的骨灰去棲寧安葬。從森洲出來時,是兩個人,如今再上路,卻變成了她一個人。她把媽媽的骨灰固定在副駕駛座上,用膠帶纏好,再繫上安全帶,就當媽媽還在了。從華桉市到棲寧市,一千多公裡,如果一路不停的話,一天一夜也就到了,但是她計劃慢慢走,繼續當做是帶媽媽出來旅遊,所以每遇到一處風景好的地方,她便停下車,打開窗戶,彷彿媽媽就坐在副駕駛座上,給她呼吸清醒的空氣,給她看美麗的風景。遇到好吃的小吃,她買兩份,一份自己吃,一份給媽媽吃,當然,給媽媽吃的那一份也是進她的肚子。一路走走停停,大約半個月後,纔到棲寧。再次回到棲寧,心境已完全不一樣,物是人非這四個字完全無法形容她此刻的心情,如果硬要說,那更像是重生。她找了一處山清水秀的地方把媽媽安葬好,然後去醫院婦產科體檢,建檔,從醫院出來,直奔理髮店把自己的長髮剪短了,隱形眼鏡換成了厚厚的黑框眼鏡,同時也換了手機號,登出了從前的微信等一切聯絡方式。倒不是刻意要避開誰,或者刻意醜化自己,隻是想開始全新的一種生活方式,與過去徹底割裂。舒聽瀾,加油啊,她在心裡給自己打氣。入冬之後,轉眼就是春節了。京城這邊,卓閎順利調任回京,這是他在外就職多年,調任回京的第一個春節,卓老爺子的部下以及卓閎的同僚,紛紛上門祝賀。卓家一到春節,必是最熱鬨的,今年更甚。卓家這四合院的門口都快被踏爛了,如今提倡清廉節儉的作風,上門拜訪的風氣也變了,不會送不合時宜的禮物,幾位與程知敏來往頗多的官太太們,自告奮勇給大家做宴席,有的帶自家廚子過來做飯,有的帶老家的特產來,還有一位老家是新疆的,直接帶了一隻羊來,說是老家鄉親自家精養的,剛殺完空運到京,所以特意帶來孝敬卓老爺子。程知敏表麵笑著,內心就看不慣這些人的作風。太假,一個個本是嬌生慣養的官太太們,現在紛紛響應清廉節儉的作風,更是為了自家丈夫的形象,把自己打扮得跟個農婦一樣,連包都開始買幾百塊錢的,那些十幾萬,幾十萬的包隻能壓箱底,太虛偽,太冇意思了。“程老師,最近瘦了不少。”其中一個官太太說。“工作忙。”她簡單地回覆,自己曾經曆經生死的事,一字不提。“這次怎麼冇見禹安呢?他們公司新發的產品真好用,就是我笨,有些功能還不會,還想著今天見到他,好好請教請教呢。”提到卓禹安,程知敏的臉色不可避免微微起了變化,以他對卓家現如今的冷漠,這輩子大約都不會再出現在這個地方。身邊的保姆見幾位冇有眼力見兒的官太太還想問,急忙打岔道:“你幾位都打算做什麼菜?我去準備。”成功轉移了她們的注意力。程知敏沉默坐在一旁喝著茶,想起最後一次見兒子,是他離婚後的第二天,在機場,卓禹安在候機,因為戴著墨鏡,看不出任何表情。她小心翼翼問:“出國?”人家跟冇聽見一樣,主顧起身去辦理登機,全身上下隻有疏離冷漠,把她當成空氣,之後,再也冇見過。此時,陸垚垚也在這群官太太中間坐著,但是她向來無所顧忌,一直低著頭打遊戲,聽到她們提到卓禹安時,她才抬眼看了一眼程老師,而後低頭繼續打遊戲,表情裡帶著一抹嘲諷。自己兒子因為離婚,痛苦到吐血,她知道半分了?她隻知道自己的目的成功了。同樣充滿嘲諷與不屑的還有主會客廳裡的陸闊,他聽著會客廳裡幾位長輩的高談闊論,有些煩躁,索性帶上耳機低頭打遊戲,連往年的表麵功夫都不肯做了。到了晚上,卓老爺子單獨留下他問話:“禹安跟你聯絡過嗎?”“冇有。”他回答,說的也是實話,卓禹安出國後,冇再跟任何人聯絡。電話永遠打不通,微信永遠不回話,他隻能通過他國外的秘書崔姐處得知,他還活著。老爺子現在精力也不如從前了,漸顯出老態來了,以前說話就慢條斯理,現在更加慢,坐在那裡看著陸闊“你幫幫他。”“爺爺,我幫不了他。你們不知道這段婚姻對他的意義,是你們親手把他毀了。”陸闊說完便告辭起身走了。最近幾章太虐,我時常一邊寫一邊掉眼淚,覺得很對不起小舒舒,也很對不起你們,讓你們難過了。從明天開始,要開始一段新的旅程,後期卓總追妻火葬場感謝不離不棄的你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