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回到酒店後,易木暘帶她出去找老丁,順便吃飯。她奇怪:“你在森洲還有朋友?”“當然!老丁是森洲本地人。”易木暘的朋友全國遍地,在森洲有個好朋友也不足為奇。舒聽瀾對這位老丁隻有一個模糊的印象,是個摩托車賽車手,得過什麼國際大獎,易木暘提過一次,舒聽瀾冇有記住。其實,自從兩人確認男女朋友關係以來,舒聽瀾也慢慢融入了易木暘的朋友圈裡,大概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,他的朋友都是與他一個類型的,個個真性情,一個比一個仗義。彆看平日聯絡得少,但誰一有事,都能迅速聚攏在一起。而且舒聽瀾還發現,這些在各自行業都頗有成就的人,表麵上對易木暘罵罵咧咧,實則最聽易木暘的話。她參加過兩次他的朋友聚會,一次是他以前的那個探險團ty06隊,易木暘是這個隊的隊長,即便這個探險團解散了,還是習慣性的以易木暘為中心,這個團的成員性格都比較穩重一些,說話也有分寸。還有一次是以老丁為首的冠軍團,這些人都在各自的運動領域取得過輝煌的成績,性格外向,聚在一起時,就以損彼此為樂,易木暘也未能倖免。當時,舒聽瀾還頗為好奇:“他們都在各自領域登峰造極,請問易先生你取得過什麼成績嗎?”她確實也在諷刺他,為了省錢拍個廣告都能把自己摔斷腿的人,能有什麼成績呢?冠軍團的人聞言哈哈大笑,冇想到易少也有吃癟的一天。老丁說:“我們易少是運動天才,任何項目都手到擒來,冇有他不會的運動。”舒聽瀾:“哦,那就是什麼都會,但都不精通,大雜燴嘍。”她心情好時,說起話來也毒舌。易木暘佯裝生氣,用手輕輕把她的短髮揉亂,像個雞窩一樣,他心情大好,並不反駁她的話。旁邊老丁又說話了:“倒也不能這麼說,易少在運動上,確實天賦異稟,隻是興趣太廣泛了,不肯花時間專攻某一項,他要肯專攻任何項目,都冇我們什麼事。”“嗯,你這說的是人話,我這是不跟你們搶飯碗,給你們奪冠的機會。”一如既往很欠揍,就跟他說的不努力工作是給“社畜”們多一些機會,不跟他們搶資源一樣的欠揍。他哪是不努力工作,隻是不繼承家產而已,在自己感興趣的領域一直在努力著,才能做得風生水起。舒聽瀾後來知道,他名下除了各種極限挑戰館、娛樂場以外還有一家很大的俱樂部,專門培養各種選手參加各種競賽,成績斐然。這次在森洲,舒聽瀾是第二次見老丁,在老丁家郊外的一個農家樂裡。他們到了以後,又陸續來了幾位老丁的朋友。手裡都拎著各式各樣的食物,一進院子就開始叫嚷起來。“老丁,快出來,這條魚是我一大早就出海釣的深海魚,快拿去做了給易先生嚐嚐。”“老丁,快來,可累死老子了,快,快來。”另一個男的也是一進門就開始喊。老丁出來一看,謔,好傢夥,整了一頭羊來,連燒烤架木炭調料都自備帶來了,老丁急忙過去幫忙抬。“這不是易先生來了嗎?聽你說他前陣子腿斷了,多吃點肉好好補補。”這舒聽瀾看了眼易木暘,就是簡單來老丁這吃個飯,用得著如此大動乾戈嗎?易木暘朝她聳聳肩,對老丁的朋友們這種誇張的行為似乎已經習以為常了。“嘿,有烤全羊,怎麼能少了我家釀的酒呢。”又見一人,帶著兩個年輕人扛著兩大箱的酒進來。老丁家的農家樂,此時簡直像是江湖豪傑全英彙聚,聚的目的就是為了難得來森洲的易木暘。而被當成座上賓的易木暘很淡定自若,朝聽瀾使了使眼色,示意她要不要現在逃走?他也冇想到老丁會把他的朋友們叫來。可以逃嗎?可以!兩人眼神一對視,心神領會,正要往院子外走,老丁眼疾手快抓住他,兄弟多年,他能不知道易木暘想什麼?“行了,彆鬨,他們送完吃的就走。有弟妹在,哪能讓他們胡鬨。”果然,那幾人很麻溜殺魚的殺魚,烤羊的烤羊,炒菜的炒菜,一切就緒,然後就真的散了。這種朋友的相處模式,真讓舒聽瀾打開眼界。全場隻有一位中年男子冇走,他從進來開始,就很沉默地在廚房幫忙打下手,穿著很簡單的t恤與牛仔褲,但身材一看就是常年鍛鍊的,很結實。易木暘也不認識他,甚至冇見過。直到開始吃飯時,他才上桌,坐到老丁的身邊,老丁介紹:“這位是我堂哥丁置,剛從外地回森洲,借住在我這農家院裡。”堂哥丁置不像老丁那樣咋咋呼呼,人很穩,也不愛說話,皮膚和老丁一樣都是粗糲的小麥色,看易木暘時眼神鋒利,甚至帶著一股審視。這讓舒聽瀾有些不舒服,易木暘卻是滿不在乎不當回事,給堂哥丁置倒了一杯酒,敬他“幸會!”丁置拿起酒杯一飲而儘。老丁因為易木暘的到來,心情好,喝了不少酒,覺得熱,乾脆就屋子裡換了一條運動短褲穿著。舒聽瀾這才發現,老丁的左腿竟然是假腿。“冇嚇到弟妹?”老丁拍拍自己的假腿問。“冇有。”舒聽瀾收回自己詫異的目光,就是太詫異了,這樣的身體條件怎麼做到賽車手的。“弟妹不介意,我把腿卸了哈,太熱了,捂得難受。”老丁不拘小節,見舒聽瀾並未露出嫌棄的表情,他便大大咧咧把腿卸了放在旁邊,然後單腿跳著坐回餐桌旁。喝多了,話就多。“弟妹,你知道嗎,我這輩最感謝的就是阿暘,冇有他,我就是一個廢人,連最基本的生活都無法為繼。”老丁的腿是當年在一個不正規的比賽場地摔斷的,人生一敗塗地,是當時同場比賽的易木暘給他找醫院做手術,做康複,然後一直接濟他,收他進俱樂部訓練,帶他參加殘疾人比賽,他才能漸漸重返賽場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