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自此之後,舒聽瀾一改往日的穿著打扮,又恢複了在h市時的“古樸”穿著,一身漆黑中規中矩的職業裝。

好友林之侽看到,一臉憂愁:

“你這是要上山當道士嗎?美是天性,是資源,是老天爺賞飯吃,怎麼能糟蹋呢?嘴長在彆人身上,管她們怎麼說呢。”

她淡然:“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還是讓工作純粹一些比較好。”那些漂亮衣服都束之高閣了。

林之侽歎氣:“你小心卓禹安以後嫌棄你。”

她笑:“他不會。”

因為他恨不得她像某國女性,從頭包到腳,他最開心。現在看她每天不施脂粉,隻簡單塗個唇膏,穿得中規中矩去上班,不知多高興,每回出門時,還忍不住誇她好看。

連孩子們也誇她這樣好看,因為以前在h市時,媽媽一直是這樣的打扮。

林之侽捂額:“品位奇特的一家人。”

傅慎逸回來冇幾天,又要去出差了,她送他來公司開個會,開完會再送去機場,自己儼然已經成為他的專職司機了。

人家還一臉坦然:“多爭取一點相處的時間。”

擁抱時,林之侽狗鼻子很靈敏:“你出差去做醫療項目嗎?怎麼一身藥水味。”

“嗯,是!”傅慎逸簡短回答。

他跟卓禹安去開會,林之侽則去崔姐辦公室閒聊。崔姐每回見到她都是笑嗬嗬的:

“林小姐又變漂亮了。”

林之侽本來就長得漂亮,加上愛打扮,各種醫美都往臉上

招呼,自然是明豔動人,崔姐都一直很奇怪,這樣的人,怎麼跟舒小姐會成為好朋友,舒小姐是那種溫婉恬靜的,氣質大相徑庭。

林之侽一邊喝著崔姐倒的咖啡,一邊抱怨:“你們工作好辛苦,不是加班就是出差。”她家傅慎逸年後大部分時間都在出差。

崔姐:“做到傅總這個職位就是這樣的,況且今年,有好幾個合作要開展,會忙一些。像卓總很重視的教育,隻放心讓傅總去做。能力大,責任也大。”

“教育行業嗎?”

“是的。”

所以根本不是什麼醫療項目了?嗬嗬,很好,敢騙她了。

會議室裡,傅慎逸連著打了兩個噴嚏,想著有點感冒了,最近太忙,抵抗力下降了不少。會議上,主要是各部門負責人在向他和卓禹安彙報各自項目的進展情況。

家電負責人提到了小家電市場上,勢頭很好的宏爾公司,說宏爾公司的邢總,跟他聯絡過多次,希望能在卓遠的應用軟件上給他們開個,把他們的小家電連接進來,讓客戶也能智慧使用他們的產品。

宏爾公司,卓禹安以前冇太關注過,但最近因為某人工作的關係,倒是頻繁地聽到,所以也查過,是一家潛力很大的公司。

“可以,你們部門自行決定。”

繞來繞去,總會有千絲萬縷的聯絡,某些人在外總想跟他撇清關係,也冇那麼容易。

傅慎逸開完會,林之侽便送他去機場,到

了安檢口,她想像往常擁抱一下,結果傅慎逸躲開了

“感冒了,彆傳染給你。”

分明就是心虛。林之侽也不動聲色,繼續笑著跟他擺手說再見。等他進去了,她便回車內,慢悠悠開始查他的行程。

他的機票基本都是助理給定的,她懶得管這些事,所以從來冇問過。但是他可能忘了,他的訂票係統跟她是共享的,隨便一查,就全部都能查到。

去的華桉市?他曾經生活的地方。

很好,她冷笑,學會騙她了。

也不想想她是做什麼的,稍有點蛛絲馬跡都逃不過她的雙眼。

舒聽瀾勸她:“他可能也無意騙你,就是覺得冇必要說。”

林之侽纔不信男人會忘了說這種鬼話:“他要冇說倒還好,但是他告訴我去出差的地方分明不是去華桉市,還有啊,他身上的醫院藥水味彆太明顯。”今天穿的衣服,正好是那天出差回來的,洗過了,還有殘留。

“想必是哪位女醫生讓他流連忘返了。”

“傅總不是那樣的人吧。”舒聽瀾也心虛了。

“狗屁,你打過那麼多離婚官司,哪個出軌的男人,在家裡不是扮演好老公的形象。”林之侽已經開始在腦海裡捕捉各種細節,頻繁出差,偶爾避開她去接電話,問起出差的事,眼神閃躲,出軌,無疑了,直接給傅慎逸定罪了。

“舒舒,要是我倆打離婚關係,你幫我打。”

舒聽瀾無語:“我很忙,不跟你說了,

再見。”

“你還有冇有同理心?說好的女孩幫助女孩呢?”林之侽的喊聲被生生中斷。

舒聽瀾壓根就不相信傅慎逸會出軌,所以掛了視頻,便投入工作,她的目標很明確,在藍山律所站穩腳跟,晉升成功。

隻不過那天看到藍蕭山與女友韓亞的爭執,讓兩人現在見麵有那麼一絲尷尬,本來就是很正常的上下級關係,突然窺得彆人私生活的一部分,便摻雜了不一樣的東西。

臨近午休時間,藍蕭山忽然給她發了一條資訊:“舒律師,中午有空嗎,請你吃飯。”

老闆主動要破解這份尷尬,她自然是欣然答應。

中午休息,提前到前台去等藍蕭山了,反正光明正大,並不怕彆人異樣的目光。

藍蕭山晚了幾分鐘出來,見到她,點頭

“走吧。”

然後徑直先去電梯間,舒聽瀾跟在後麵走著。

正是午休高峰點,進入電梯之後,每一層幾乎都停,湧進來不少人。舒聽瀾與藍蕭山便被擠到最後一排。

藍蕭山頗為不自在,他平日時間自由,會特意錯開電梯高峰,這麼人擠人,空氣裡流動著異味,讓人窒息。

舒聽瀾倒是習慣了這種擁擠,雖然她平時也會特意錯開電梯高峰,所以不急不躁站在那裡,隻用手輕輕擋住前邊的人繼續往後退。

大約是她的平靜,讓藍蕭山也稍稍平靜一點,他比她高了大半個頭,離得太近,能聞到她身上若有似無的香味。

日倒也不會注意,如今被擠在這逼仄的空間裡,這麼近,在電梯一陣陣異味裡,她的香味就讓人神清氣爽了許多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