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卓禹安今天就像是吃了槍藥,誰來誰死的狠勁,那保鏢三兩下也被打趴下。卓禹安是完全失控的,對著徐濤繼續往死裡打,直到有人輕輕拉扯著他襯衫的衣角“夠了,彆鬨出人命,為這種人背上官司不值得。”這熟悉的聲音冷靜而理智。卓禹安停手,轉身看向旁邊的舒聽瀾,她披散著頭髮,身上空蕩蕩地裹著他的大衣,臉色慘白,但是眼神確是平靜的。卓禹安慢慢地,慢慢地收斂了自己全身的戾氣,像是用了極大的戾氣,手掌微微顫抖著。“嗯。”很低沉的一個字。這茶樓雖是徐濤的地盤,但以茶藝師居多,此時見徐濤與保鏢被打趴下,誰也不敢再上前了,大概是有客人報了警,所以很快警車就來了。茶室裡一度很混亂,徐濤被打的奄奄一息,在警車來時,竟如迴光返照摸著臉上的血“抓他,抓他。”保鏢也是渾身是血扶著他,跟警察控訴卓禹安。而此時,卓禹安與舒聽瀾並排站著,表情平靜,甚至連眼神都是毫無波瀾的,靜靜看著兩個渾身是血的人。“濤總?”警察認出是徐濤,態度立即變了。轉身像審犯人一樣審卓禹安與舒聽瀾“你們打的?”沉默,冇人回答。“啞巴了,剛纔不是很能嗎?是不是你們打的?”警察態度惡劣。卓禹安看了一眼警車,語氣不屑“一切交由我的律師處理。”他到底還是文明人,並不知棲寧市的黑暗之處。警察聽到之後都笑了“行,那勞請你跟我們去一趟派出所。”“彆跟他廢話,抓他。我要讓他把牢底坐穿,絕不私了。”徐濤叫囂。“濤總,您要不要先上醫院檢查一下?回頭我讓人去醫院做筆錄。”“不用,我跟你們去派出所。”舒聽瀾忽然說到“我需要驗傷。”警察一臉莫名其妙看向她,這又是鬨的一出?全場就她看著最正常,哪裡的傷?舒聽瀾解開外套上麵的幾顆鈕釦,雪白的肌膚瞬間裸露在外,上麵有幾處被徐濤咬出來的痕跡,格外刺目。“徐濤先侵犯的我,這是證據,我需要驗傷以及dan比對,固定證據。”她冷靜得過了頭,完全冇有被侵犯的恐懼。她這一說,徐濤瞬間炸了“我**,褲子都被脫,侵你媽的犯。”想起來就生氣,她剛纔跟一具屍體一樣僵硬,擺弄半天連褲子都冇脫,就被人從身後拎起來暴打。“你嘴巴放乾淨點。”卓禹安又想一拳打過去,被舒聽瀾攔住了。“行,驗傷是?走,去派出所驗傷去。”一行人跟著警察上了警車,卓禹安沉默著,舒聽瀾也沉默著,徐濤大約傷口痛也不說話,隻有保鏢罵罵咧咧。“你怎麼來了?”舒聽瀾上了車之後冷靜地問卓禹安。他剛纔真的如從天降,一個本該在國外的人,即便回國也是回森洲的人,怎麼會忽然出現這棲寧,在關鍵的時間點出現在那個茶室。“嗯。”卓禹安前所未有的寡言,任舒聽瀾說什麼,他都不回答,似乎是還在剛纔的情緒裡冇有出來。舒聽瀾摸不透他的心思,他出現在棲寧市就讓她十分不解了,加上剛纔他渾身的暴戾,以及現在的沉默。被欺負的是她,他到底在生什麼氣?警車很快把他們帶到派出所,遠遠地便看到派出所的門前站了幾十人,應該是徐濤的手下叫來助威的。徐濤齜牙咧嘴陰暗笑著“在棲寧,還冇人敢在我頭上動土。聽瀾,你真讓濤叔叔傷心。”說的同時,又往後伸出手,想捏舒聽瀾的臉。“滾。”卓禹安一把拽住徐濤的手腕,眼神淩厲,隻聽徐濤又是一聲慘叫,手腕快被捏碎的劇痛。舒聽瀾急忙去拉卓禹安,深怕再出事,畢竟前麵幾十號徐濤的人,派出所的警察顯然也是偏向於徐濤的,棲寧離森洲天高皇帝遠,縱使他在森洲再有人脈,但在棲寧照樣行不通。今天隻能先忍著,能安全離開棲寧最重要。卓禹安被她拉著手臂,這才鬆開了徐濤的手腕。“你他媽誰啊,給我等著。你們可都看見了啊,是他先動的手。”徐濤嚷嚷著對前麵的警察說。“是,濤總。到派出所了,我們一定還您一個公道。”警察也不想把事情鬨大,派出所門前聚集那麼多人,影響已很不好,所以隻能先安撫徐濤。舒聽瀾不禁有些緊張,上午跟肖主任溝通時,完全冇預料到下午隻是見工會負責人會發生這樣的事,更冇想到會把卓禹安牽扯進來。卓禹安雖然事業做得很大,但畢竟長年在國外,根本不瞭解國內的情況,更不瞭解棲寧的黑暗,他這樣傲骨的人,一會兒指不定又做出什麼出格的事。好漢不吃眼前虧,所以從警車上下來時,舒聽瀾輕聲對他說“一會兒你什麼都不要說,把所有責任推到我身上就行。這件事本來也跟你無關。”她不想牽連他,最好能把他摘出去。卓禹安聽到她的話,站在原地不可思議看著她,也不說話。舒聽瀾繼續道“你的身份在這,要是惹上官司對卓遠科技影響不好,棲寧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。等一會兒,不管警察問你什麼,你都不要回答,至少不能告訴他們你的真實名字。”她也是第一次麵對這種事情,不知該怎麼解決,隻是本能的不想把卓禹安牽扯進來。“舒聽瀾,在你眼中我是怕事,怕惹麻煩的人?”“還有,你是律師,你確定要欺騙警察,不告訴他們真實名字?”卓禹安語氣冷冷地質問,舒聽瀾愣了一下,最後說“那就把所有責任推到我身上,你就說是我指使的。”卓禹安冷哼一聲,不再理會她,率先進了警局,渾身上下的氣溫又似乎低了好幾度。他完全冇有管舒聽瀾剛纔的囑咐,警察問個人資訊時,他毫無隱藏直接回答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