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丁置任由他罵,最後竟然還能鐵齒心腸道

“事已至此,你已經冇有回頭路。”

易木暘暴怒,右手拿著的柺杖使勁砸向丁置。

丁置不躲不閃,後背被他砸得劇痛,悶哼了一聲。易木暘還不解氣,單腳跳上前,想與丁置拚個你死我活,怎麼有這樣的人,把彆人好好的人生給毀了。

丁置就站在那裡任他打。

“這是我欠你的。”

易木暘雙目腥紅,咒罵道

“你彆他媽廢話,舒聽瀾和孩子們要是有事,你拿命來償。”

他極度暴躁,打了丁置也並不能解氣,剛纔震怒之下碰到了受傷的腿,這會兒才覺得痛,齜牙咧嘴坐在那等司機來接他。

丁置從黑暗之中走來,竟然還是賊心不死

“既然幹安親自找來,說明對你的重視。我會馬上跟上邊彙報你的情況,-你放心,任何時候,你的安全都擺在第一。”

“我他媽答應了嗎,你就跟上邊彙報,彙報你媽。”

他一撅一拐往外走,背影挺拔又說不出的孤單,人生第一次身不由己。幹安隻給他三天時間考慮,丁置這邊卻已經給他安排了未來的路。

司機來接他,他報了舒聽瀾家的地址。

彼時,舒聽瀾與卓禹安並不知那兩個黑衣人到底是誰,哪怕陸闊動用關係,查了半天也查不到半點資訊,甚至那輛黑車的車牌也是臨時偽造的。

如果知道對方是誰,反而冇有什麼可怕的,但一點資訊都查不到,反而讓人忐忑起來。劉姨帶著兩位小朋友在客廳玩具區裡玩,舒聽瀾與卓禹安都麵色凝重。

卓禹安提醒她

“聽瀾,你最近或者之前有無接過一些案子得罪了不知道的人?”這是他能想到的方向。

舒聽瀾在工作中的記性很好,把近幾個月自己接手過的案子都細細想了一遍,並冇有什麼可疑的人物,她接的案子大部分都是一些普通糾紛案或者一些公司的商業糾紛案,根本牽扯不到黑社會,對,剛纔那兩人就像是黑社會,即便視頻看不真切麵容,那形象氣質,就是走黑道的。

不期然的,她又想起丁置來,他和這些人身上都有那種讓人感到陰沉的氣質。

她再次給易木暘打電話,這次電話很快就接了。

“阿暘,你在哪裡?”她問。

“開門,我在門外。”很巧,易木暘正好到了她家門外。

她急忙去開門,易木暘一瘸一拐走進來,臉色並不好看。

她住的這房子不大,大門一開,在客廳玩具區的孩子們一眼就看到了他,瞬間扔下手中的玩具,開開心心跑過來

“易叔叔。”

“易叔叔。”

兩個小孩小跑著撲進他的懷裡,易木暘依然是單腳微屈,把他們抱起來走進客廳的玩具區,冇說什麼,就是坐在旁邊陪她們玩。

一進來就看到餐廳坐著的卓禹安了,他隻當做冇看見。耐心陪小朋友們玩了一小會,直到他們注意力不在他身上了,他起身走到客廳的陽台上,然後招手讓聽瀾過去。

舒聽瀾剛纔就心急如焚想跟他聊聊,礙於小朋友們在,強忍著,這會兒是快步走到陽台,然後把陽台和客廳的玻璃門關上,陽台上的談話內容,裡邊的人便都聽不見了。

縱使易木暘刻意掩藏了自己的情緒,但是他的臉色很難看,騙不了舒聽瀾。

“今天有人在小區跟蹤劉姨和小朋友們的事,你知道了吧?”

“嗯。”

“他們是誰?你認識的嗎?”

易木暘冇有辦法回答她是誰,那是一個離她們都太遙遠的世界,如果告訴她,那些人是十惡不赦的毒販,反而會使她陷入危險之中。

見易木暘不說話,舒聽瀾急了,此時不僅僅是擔心孩子們,更是擔心易木暘,因為此時,她確認了,這些人是衝著易木暘來的。

“說話啊!”舒聽瀾第一次對易木暘發脾氣。

易木暘站在陽台的欄杆邊上,看著遠處的萬家燈火,心裡竟湧起一種悲涼甚至是悲壯,人生起起伏伏,最想自由卻最被束縛。

他冇有回答,而是忽地轉身,把舒聽瀾緊緊摟在懷裡。

舒聽瀾被他樓的快踹不過氣,問

“你會不會有危險?”

易木暘聽到她真心真意的關心,身體微微發抖,摟著她的手又緊了緊。她骨架小,全身都很軟,彷彿一用力就會被折斷一樣,但是她身上一直有一股拚儘全力往前走的力量,會讓身邊的人充滿能量。

就像剛纔,打完丁置,來的路上,他一度萎靡,但看到她時,萎靡的心就被澆灌上了能量,不彷徨了。

他抱著她,麵對著客廳,見卓禹安朝他看了一眼,竟也冇有阻止他的行為,甚至眼神裡是平和的,冇有任何波瀾。

其實,兩人要論起來,那是情敵關係,但奇怪的是,從頭到尾,他們都不曾惡言相向過。甚至不得不承認,心裡都在欣賞對方,有這樣的情敵,至少不給自己丟臉。

玩具區的小朋友看到他們相擁的身影,很是開心,甚至還拍起了小手,要不是被卓禹安阻止,恐怕要跑出來加入這個擁抱之中。

易木暘看到裡邊的小朋友們,眼眶又是一陣刺痛,好一會兒才鬆開了舒聽瀾,改由雙手握著她的雙肩,迫使她和他麵對麵站著,他的表情前所未有的嚴肅。

“聽瀾,聽我說,不要問為什麼,你馬上帶著孩子們跟卓禹安回森洲或者回京城。”

舒聽瀾一僵,抬眸看他,比他還嚴肅

“發生什麼事了?”

易木暘無法回答,一是因為絕不能把舒聽瀾牽扯進來,如果她知道幹安等人是毒梟,她也很難逃脫。二是他冇有辦法,隻能選擇丁置安排的那條路,如此一來,這個身份更要保密,無法對任何人說,這不僅是保護自己,也是保護丁置。

“你說話啊,發生什麼事了?我們可以一起解決。”

舒聽瀾當然不可能隻聽他的隻言片語,就無緣無故帶著孩子離開h市回森洲。

易木暘也知自己如果不說清楚,說服不了她。但事實又無法對她言說。

今日宜偏愛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