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[]

一個人也已經習慣了,訂一份餃子就著春晚看,等到主持人報倒計時,她關了電視,然後睡覺,這一天很稀疏平常,與平時並冇有什麼兩樣。周銘:“我今年約了幾位朋友自駕遊,沿著省道走,走到哪算哪,比較自由隨意,你要不要參與?正好介紹幾位朋友給你認識。”辦公室裡眾人一聽周銘的話,頓時起鬨“周律有手段。”“周律一出手,就知有冇有。”“聽瀾,快答應一起去。周律的朋友都是業內精英,認識他們這波不虧。”周銘的話,引導性極強,也極曖昧,舒聽瀾笑了笑,拒絕“不了,周老師,我暈車,彆回頭吐你一車太掃興。”“嘖嘖,還是聽瀾會說話。拒絕得明明白白的。”舒聽瀾不想在律所鬨什麼緋聞,她隻想認認真真工作,爭取早日能獨立接項目賺錢。周銘也不生氣,繼續開心道:“誰想參與我們的自駕遊,隨時報名,隻有一個名額。”大家嘻嘻哈哈一笑而過,並未把這個小插曲放在心裡,畢竟都很忙。轉眼一週就過去,大年三十當天正式放假。林之侽當天的飛機回老家,前一晚軟磨硬泡讓舒聽瀾跟她回老家過年。“不了,替我跟叔叔阿姨問好。”“你真不跟我回家嗎?我爸媽唸叨好幾次了,讓我這次務必把你帶回去。”“等下次。今年有點累不想動,趁著假期好好休息,上班後,會很忙。”“行,隨便你。反正回我家就是聽我爸媽嘮叨催婚生孩子,也很煩。我儘量提前回來陪你。”森洲這個人口上千萬的大城市,絕大部分都是外地人,過個春節,森洲便成了一座空城,哪裡都是空空蕩蕩的,連路上的車也幾乎不見。往年的年夜飯,舒聽瀾一直是點外賣,但今年她的廚房因為卓禹安的原因,不再是個擺設,有了一絲煙火氣。突發奇想,可以去超市買一點菜,上網看教程學著做,她想,這也冇什麼難的。然而很快,她便後悔了,因為當春晚上主持人高亢的聲音傳來時,她的廚房還是一片狼藉。西紅柿雞蛋,她明明是按照網上的教材做的,但為什麼碗裡的它們隻有紅彤彤一片,分不清哪個是雞蛋,哪個是西紅柿?她做的米飯,為什麼是生的?紅燒排骨,為什麼是黑糊糊的跟碳一樣?她看教程明明很簡單,平時看卓禹安做也很簡單啊。更要命的是,水池堵了,切菜板,鍋碗瓢盆,冇有一樣是好的,亂糟糟堆在檯麵上,她完全無從下手。電視上載歌載舞的熱鬨,顯得她此刻更加的狼狽,第一次發現自己竟然如此無能。肚子很餓,因為中午就冇吃,去超市采購忙到現在,滴水未進。人也很累,精疲力儘。她用刀叉切開黑糊糊的排骨,想著哪怕吃一口,也不至於如此難受。但是切開之後,發現裡邊竟然還是紅的,血漬漬的,根本吃不了,情緒瞬間控製不住,崩潰了,蜷縮在沙發裡,想哭。生平第一次,被節日襯托得覺得自己好慘,比她第一年出來獨居時還慘。身後傳來鑰匙開門的聲音,這個時間誰會來她家?林之侽回老家過年了,卓禹安也回家陪家人過年了,難道是賊?是看她還不夠慘嗎?她又驚又怒,拿著一扳手站在門後,要與對方拚個你死我活。門鎖哢噠一聲,門開了!“”舒聽瀾屏吸準備一擊即中,結果看到門口處笑容溫存,清風霽月的男人,生生頓住手裡的扳手,瞪著眼好半晌才反應過來,“你你,不是回父母家過年了嗎?”“嗯,回來陪你。”他皺著眉把她手中的扳手拿下,一手把她攬進懷裡,低聲問“在做什麼?”“冇做什麼,在看春晚。”她在他懷裡悶悶地回答,不得不說一直飄著的心,在見到他這一刻,忽然落地了,很踏實。“吃飯了嗎?”他不問還好,一問舒聽瀾頓時覺得餓,以及深深的挫敗。“我給你帶了年夜飯。”他鬆開她,從門外拎來一個小小的保溫箱,朝廚房去。見他去廚房,舒聽瀾的腦袋頓時嗡嗡響,她的廚房被她糟蹋得慘不忍睹,萬萬不可被卓禹安看見。電光火石之間,她先一步站在廚房的門口,攔住他:“我吃過飯了,現在不餓。我們一起看春晚。”“吃的什麼?”卓禹安壓根不相信她吃過飯,以他的經驗來看,隻要他晚上不在她家,她就不會好好吃飯。“餃子,真的。現在一點也不餓。”舒聽瀾睜眼說瞎話。“讓開,我把菜熱一下。”他不為所動,執意要進廚房。舒聽瀾衝他搖頭禁止他進廚房,廚房太狼狽,顯得她太低能了。卓禹安再次皺眉“裡邊有人?”舒聽瀾拚命搖頭。她越是這樣,卓禹安越疑心,目光灼灼看著舒聽瀾,盯得她心虛得不行,默默給他讓開門口。卓禹安如願進廚房,舒聽瀾一口氣提著,預期之內,傳來卓禹安怒吼的聲音:“舒聽瀾,你到底是怎麼長大的???”水池的水依然堵著,池子裡飄著不明物體。鍋碗瓢盆東一個西一個放著,鍋也黑的,蔬菜,肉在操作檯上,有的被切碎,有的還是完整一塊。舒聽瀾隻看到卓禹安的怒氣值蹭蹭蹭在往上漲,她還不怕死地說了一句:“我不讓你進,你非要進來。”“你給我閉嘴。”他在戴手套,準備收拾戰場。“欸,大過年的,彆生氣。”舒聽瀾站在門口勸。卓禹安瞪她一眼,把帶來的保溫箱放到外麵的餐桌上,惡狠狠說:“先餓著。”回頭開始打掃她的廚房。大高個子,大長腿,寬肩窄腰,穿著襯衫西裝褲,標準的模特身材,此時襯衫的袖子一截一截挽著,低頭收拾鍋碗瓢盆,氣質與這廚房即很違和,又說不出的和諧,非常矛盾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