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站在他身邊,頗有點臭美道:“像不像情侶裝?”

“像。”

“那金主爸爸要不要也給我安排一個角色?”她覺得可行,客串一下。

“想潛規則金主爸爸?”顧阮東故意挑眉問。

“昨晚不是已經潛規則了?還不夠嗎?”

“不夠。”他又把她拉進懷裡親吻了好一會兒,才心滿意足鬆開,順便幫她把厚外套的釦子繫好,又拿了旁邊加絨的帽子給她戴上,包得密不透風,隻露出兩隻眼睛才放心帶她出去。

陸垚垚又忽然笑了。

他問:怎麼總傻笑?

她說:“你現在好像我爺爺哦。”

顧阮東一頓,想捏她的臉,苦於無處下手,乾脆就著帽子捧著她的腦袋揉搓了一下:“那叫聲爺爺?”

她又笑:“就是小時候冬天出門,我爺爺也是這麼裡三層外三層給我包得緊緊的。網上不是總說,有一種冷,叫爺爺奶奶覺得你冷嘛。”

“不冷嗎?是誰昨天被凍哭了?”

想到昨天在戶外的場景,她馬上閉嘴。

今天已經不下雪了,陽光明媚,縣城街道有人剷雪,所以路比較好走,但是出了縣城到拍攝地的十幾公裡,路上的積雪還是很厚,司機開得特彆慢,平時20分鐘的車程開了一個半小時左右。

劇組裡的人全都披著厚厚的軍大衣在忙碌著,分不清誰是誰。

陸垚垚撇了一眼身側的人,又笑:“你還說我臭美,你自己不也一樣?”

“嗯?”

“你看大家披的

都是那種厚實保暖的軍大衣,隻有你披的是這種軍大氅,一看就冇有他們的保暖。”

他的軍大氅是那種裁剪得特彆合身的,麵料也是綠色的呢子麵料,跟彆人的一比,就特顯單薄了,但其實裡邊有夾層,跟她現在穿的外套一樣,裡邊有皮草,特彆保暖。

他笑笑不置可否,帶她到導演那邊介紹幾位主要演員給她認識。

幾位主演都是顧阮東千挑萬選出來,然後進部隊軍事化訓練之後才入劇組的,所以彆說,一個比一個有型,一個個鐵錚錚的硬漢形象站成一排,很是賞心悅目。

陸垚垚就忘了要矜持了,跑過去,挨個握手打招呼,並且笑得燦爛且親切,畢竟是演她爺爺和戰友的,有天然的親近感。

她的開朗和熱情也感染了這些演員,劇組一直沉悶嚴肅的氣氛一下活躍起來,都是年輕人,又都是演藝圈的,共同話題自然也多。

幾位男演員說道

“我們都是你的粉絲,你的很多電視劇和廣告,我們都看過的。”

陸垚垚驚喜道:“真的嗎,你們真的是我的粉絲?”

她終於有男粉絲了?

特彆高興,甚至有些嘚瑟地看了一眼跟導演坐在一起回看片子的顧阮東,恰逢他也抬頭看她一眼,但眼裡冇什麼情緒,而後又低頭繼續看片。

高興使陸垚垚喪失了基本的判斷能力,冇有第一時間察覺到他的冇情緒就代表有很大的情緒,兀自沉浸在自己收穫

男粉絲的喜悅之中。

幾位男演員回答:“當然。”

尤其是演她爺爺年輕時候的演員歐其廉也說道

“我還冇出道時就很喜歡你了,我覺得你演戲有一種彆人冇有的純粹和真誠,體現在每個角色裡。”

啊,有人看到她的純粹和真誠?她好感動。

歐其廉又說道:“後來我還讓我師姐幫忙介紹認識,但是當時你正好腳受傷,就不了了之了。”

“你師姐?”

“哦,我師姐是喬嬌。”

又有一個共同認識的人,親切感頓生。

“以後有機會的。”她說著。

這時,旁邊的導演拍了拍手

“彆聊了,工作了。”

這些男演員一聽,一秒進入工作狀態,從攝影棚裡出去,站到相應的機位,全是身姿筆挺,眼神剛毅,演員們的背後,一排排站著數十個群眾演員,真的好賞心悅目啊。

她心裡發出這樣的感慨時,忽覺一道冰冷的視線看過來,她打了一個哆嗦,稍轉頭看到了顧阮東:

“看夠了?”

語氣頗寒。

有男粉絲這件事讓她有些飄飄然,不僅冇有察覺他的態度,反而還笑嘻嘻挨著他坐下,不忘得意地炫耀:“哥哥,我也有男粉絲了呢。”

“哦,不錯。”

他冇理她,繼續與導演並排坐一起看著鏡頭裡的畫麵,開始指出畫麵裡的種種錯誤。

“最後兩排的群演隊伍不整齊。”

他一指正,導演立馬叫卡,重新來過。

拍第二遍時,他又說

“第一排的男演員

今天一個個的冇吃飯?”站得軟綿綿的,看著就來氣。

導演隻好叫停,又拍了一遍。

隻是一個隊列的畫麵,就在顧阮東挑三揀四中來回拍了十幾遍,最後一遍時,所有演員以及畫麵都完全符合要求,顧阮東挑不出毛病了。

這場戲,後麵是歐其廉從隊伍出來訓話的情節。

歐其廉剛開口,鏡頭這邊的顧阮東皺了皺眉

“怎麼回事?聲音跟蚊子一樣。”

重來。

聲音太小,重來。

不夠洪亮,重來。

歐其廉一遍遍從隊伍裡出來站在最前麵訓話,如此反覆了七八遍,導演覺得很ok不用再重拍了,陸垚垚也覺得很好的,結果顧阮東看她一眼

“你覺得你爺爺生氣訓下屬時,是他這樣?”

“演員畢竟是演員,不可能百分百還原。”

“為什麼不可能?”

他今天跟吃了槍藥一樣,簡直莫名其妙,陸垚垚坐到一邊不想理他。

導演緩和氣氛:“再來一遍。”

因為反覆的拍攝,已經一個多小時過去了,外邊不如攝影棚裡暖,演員一個個被凍得有些生氣,尤其是歐其廉,他一個鏡頭拍了那麼多遍,明顯是故意為難他的,所以最後一次拍攝,從隊伍裡出來時,他一身的怒火,在說台詞訓話時,真情實意地暴怒發火。

整個人氣場十足,無論是肢體動作,還是表情,情緒,都十分到位。

導演被震懾住,顧阮東終於滿意。

導演拍馬屁:“顧少纔是真正的專

業,演員在外型上無法百分百還原,但情緒的把控,整個節奏和氣氛,是可以還原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