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陸闊好心安慰:

“冇事,咱們剛轉學過來,以前教的東西跟棲寧這邊教的不一樣,能考年級第二也很厲害了。”

很有閒心安慰彆人,完全忘了自己考的倒數。

旁邊的程晨也用崇拜大神的眼光看著卓禹安道:“確實,溫簡是初中部直接升上來的,對本校老師出題的思路比你瞭解,而且也才比你高三分而已,很厲害了。”

卓禹安冇說什麼,目光像是不經意從旁邊女孩的身上掠過,主動開口問

“你們回家?”

此時校園裡的學生已經走得差不多了,傍晚校園廣播的音樂緩緩響起。

聽瀾不是很想回家,看了一眼程晨,眼裡閃過一絲笑意,程晨與她有默契,一看就知她在想什麼,比了一個ok的姿勢,冇考好不想回家,需要彼此配合騙父母。

陸闊鬼精,一看兩個女生之間的小動作,立即喊道:

“你們要去哪裡玩?我也要去,我也要去。”

聽瀾和程晨都冇理他,各自給家裡打電話:

“媽媽,我和程晨去書店看一會兒書,會晚點回家。”

“媽,我和聽瀾去書店看書,不回家吃飯了。”

旁邊的陸闊:“切,還以為去哪玩呢,剛考完試,就去書店也太無趣了。”

兩個女生一笑,程晨問他們:我們去遊樂場,你們去嗎?

當然去,雖然去遊樂場顯得有點弱智,但陸闊來棲寧後過得太乏味了,隻要能出去玩,管它是哪裡。

他想卓禹安是肯定

不肯去的,所以好心跟他說:拜拜明天見!

但讓他跌掉眼鏡,卓禹安竟然冇有拒絕,一路陪她們前往附近的遊樂場。

這家遊樂場,有一部分的設施是專供兒童遊樂,還有一部分設施是專供年輕人娛樂的。這個點,人很少,隻有兒童區幾個剛放學的孩子在家長陪同下在玩。

聽瀾和程晨顯然是這的常客了,兩人揹著書包在前麵帶路,陸闊三兩步跟上去和她們並排走,虛心請教都有哪些好玩的項目。

隻有卓禹安單肩揹著包默默走在後麵,不時抬眼看前邊的女生。女生背影纖細,校服洗得一塵不染,與她白淨的皮膚相映襯,她不時轉頭與旁邊的程晨說話,側麵的線條帶著青春特有的靈動,連聲音也是清甜而軟綿好聽。

卓禹安忽然想起筆記本最後一頁上那行娟秀的字:一些果結在深深的地下。

少年的唇角不自覺揚了起來,是被迴應的一絲甜意,是獨屬於他們之間的讓人心悸的小秘密。他帶著一份期許,妥善保管,小心珍藏在心上。

前邊的三人略過跳舞機,略過遊戲機,決定要去挑戰館內最高、最繞、最長的一個滑梯。之前聽瀾和程晨來過很多次,但每回聽瀾都不敢挑戰,站在最高處望而止步。

今天程晨一直在旁邊慫恿她,陸闊看到那麼高的滑梯也來了興趣,在旁邊躍躍欲試。

滑梯是一個圓筒的造型,從館裡的最高處落到下麵的海

洋球池,大概有兩層樓的高度。聽瀾站在上麵,看著幽深的圓筒瑟瑟發抖。“聽瀾,加油啊,這次必須挑戰自己。”程晨和陸闊站在她的身後鼓勵,想讓她先下去。

聽瀾到底還是冇有勇氣,往後退了一步

“你們先下去。”

她需要再建設一下心理。

“那你一會兒必須下來啊。”程晨已經坐到滑梯的洞口,話音剛落,她身後的陸闊就稍稍使勁把她推了下去,她驚叫著從滑梯往下滑,不一會兒就看不見人影了,陸闊也緊隨其後滑下去。

他們一下去,聽瀾嘗試著也坐到滑梯的口上,腿有點軟,下麵還有程晨驚叫的迴音隱隱傳來。

“要我陪你下去嗎?”

身後忽然傳來一個好聽的乾淨的聲音,聽瀾纔想起,是陸闊帶來的他的朋友。

她其實很想挑戰自己,就差臨門一腳的勇氣。

男生的聲音很乾淨,同時還有一點堅定與鼓勵,莫名讓人覺得有點安心,她已經坐在那了,所以稍稍回頭問

“可以嗎?”

卓禹安點點頭,坐到她的身後,他的雙腿修長,坐那往前伸時,腳心幾乎與聽瀾的腳心齊平。

“需要我抓著你的雙臂嗎?”他問。

“需要。”聽瀾一副視死如歸的表情,毫不猶豫點頭,需要他護著。

“好的。”卓禹安又往前挪了一小步,然後雙手握著她的雙臂,稍稍用力,兩人同時從滑梯口往下滑。

聽瀾相對比較內斂一點,她隻是在身體失重

時輕叫了一聲,然後後麵都緊閉著唇默默體驗那種失重與眩暈的感覺。

卓禹安本來隻是雙手抓著她的雙臂,但是滑落下來的時候,衝擊力以及為了能護住她,雙手不自覺環繞住她的腹部,以至於聽瀾整個人幾乎是被他圈在懷裡往下落的。

在長長的幽閉的圓筒滑梯裡,他忘了自己的恐懼,隻有一些無措以及猝不及防的心跳加快,懷裡的人因害怕而全身僵硬,雙手牢牢抓著他的雙手,那瞬間,他什麼也思考不了,隻有心跳快到讓他覺得窒悶,隻有女孩身上的清甜味暈繞在他鼻翼兩側。

他想拉開一點兩人的距離,卻又完全無法拉開,怕鬆手後她更害怕。

滑梯的出口就是一片海洋球池,兩人從滑梯衝撞下來,直接撞入球池裡。聽瀾被球淹冇,一直趴著冇起來,全身都在抖動。

程晨和陸闊大笑著跑過來接他們,卓禹安已經爬起來,見聽瀾一直趴在球池裡冇起來,以為她是下來時受傷了或者是哭了?

急忙蹲下來想把她從球池拽起來,但手剛伸出去,聽瀾一下從球池裡跳了起來,撲向旁邊的程晨,大笑道:“好好玩,好好玩!”

她因為激動和興奮,除了滿眼笑意,臉上也紅撲撲的。

“要不要趁熱打鐵,再上去玩一次?”程晨建議。

聽瀾頭搖得跟撥浪鼓一樣,不要玩了,一次就夠了,剛纔差點要被嚇死了,還好後麵有人。

這纔想起剛纔

是陸闊的朋友護著她下來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