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車子行駛了一段,就被遍佈道路的攝像頭捕捉到了車牌號,冇等他們的車開到目的地,就有十幾輛警車出現,將葉天的車子逼停。

葉天讓吳宗年坐著不動,他打開車門,問:“什麼事?”

一名便衣問:“你叫什麼名字?身份證呢?”

葉天拿出身份證,道:“我叫葉天。”

那人用手機查了一下,頓時冷笑起來:“你剛出獄,就出來搞事情,我看你是活膩歪了。抓起來!”

立刻就有兩人過來要抓葉天,葉天退開一步,淡淡道:“抓我,總要給個理由吧?”

那人眼神一橫:“老子想抓你就抓你,要什麼理由?”

像這種偏遠縣城的暴力部門,一般都是看錢辦事,那打電話的薑老闆是億萬富翁,平常冇少給局裡好處,所以局裡的人可以不經調查,就能派人來抓葉天和吳宗年。

葉天淡淡道:“抓我也可以,但我要先打一個電話。”

對方冷笑:“打電話?不行!”

葉天脾氣再好,也有些忍耐不住,他彈出一縷指風,這人突然就“哎喲”一聲,單膝跪地,一陣腹痛。

葉天此時纔拿出電話,直接打給那位賣翡翠的薑老闆。

薑老闆名叫薑振坤,早年做翡翠生意發了財,後來經營礦山和沙場,成為了遠近聞名的富豪,如今坐擁幾十億財富,是縣裡最有錢的少數幾個人之一。

薑振坤接到葉天的電話,道:“你是誰?”

葉天:“我是剛剛買走你翡翠的人,我知道警方的人是你安排的。現在,我給你一次機會,讓他們馬上撤走,否則我會讓你生不如死,散儘家財!”

薑振坤聽後一愣,隨後大笑起來:“媽的!威脅我,我薑某人在石縣縱橫幾十年,弄死的人冇有十個也有八個,你以為你算老幾?我告訴你,是你們偷走了我的翡翠。那塊翡翠,價值幾個億,這足以讓你們把牢底坐穿了!”

葉天道:“看來,你並不想和解。”

薑振坤“呸”了一聲:“孫子,等著坐牢吧!”

說完,對方掛斷了電話。

葉天又打了一個電話,這個電話,是打給周廳長的。

周廳長一聽石縣的人膽大包天,居然要對吳宗年和葉天動手,頓時又驚又怒,連忙給縣局的人通電話。

此時,那領頭的人還蹲在地上哼哼,肚子太疼了。一群人圍著他,要把他送醫院。

他卻推開眾人,大聲道:“先把人抓了!”

就在此時,胡局的電話打來,他連忙接通,道:“胡局,您有事?”

聽了幾句,他臉色大變,不禁深深看了葉天一眼,連忙道:“是是,我馬上放人,好好好……”

掛斷電話,他臉色陰沉地看著葉天,道:“小子,你真是手眼通天,到底是什麼人啊?”

葉天淡淡道:“不管你現在是什麼職位,明天就會有人查你,你不僅要丟掉工作,還要坐牢。”

他太清楚這種縣裡的基礎警員了,冇一個乾淨的,隻要查,肯定能查出一堆事。

對方又驚又怒,道:“小子,你彆囂張,我可不怕你!”

葉天懶得理他,坐回車子,讓司機繼續開車。

他走後不久,那胡局就電話把這人叫回了局裡,當天便對他立案調查。三天後,這人跳樓自殺,至於是不是自殺,外人便不得而知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