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金朵朵低下頭:“我前男友,已經大半年冇聯絡了。今天,他突然約我出去,還給我發了很長的簡訊,我冇理他。想必是他的女朋友看到了簡訊內容,所以遷怒於我。”

葉天點頭:“這事必須要解決。”

他對熊飛道:“老熊,你能威懾到明家嗎?”

熊飛咧嘴一笑:“明家我知道,一個地產商而已,愛玩,膽子很小。放心吧,這事交給我了,我保證讓那個明四小姐登門道歉!”

葉天道:“好,我等你訊息。”

車子開到金朵朵的居所,她卻不敢一個人獨居,葉天隻得把她送到樓上,先陪她一會。

葉天上了樓,熊飛的小弟問:“老大,葉先生太強了,一個人就挑了七號公寓。”

熊飛:“你懂什麼,憑葉老弟的強大實力,省裡冇人能鎮得住他。”

那小弟道:“是啊,簡直和神仙一樣。對了老大,咱們等著嗎?”

熊飛笑道:“他們孤男寡女的,等什麼等,走了!”

熊飛帶著人先走了,葉天這會兒坐在客廳。出租屋麵積不大,一室一廳,金朵朵要給他拿飲料,葉天連說不用。

“朵朵,你住的地方太簡陋了,回頭換個好點的地方,至少能保證安全。”葉天建議道。

金朵朵低下頭:“我當初選擇這裡,是因為這裡的房租便宜。家裡事情多,我弟弟正在談女朋友,開銷很大,所以我得省著點。”

葉天心中一動:“你還有弟弟嗎?”

金朵朵點頭:“弟弟比我小一歲,家裡剛給他買了房子,欠了很多債,我要幫著還一還,不然媽媽太辛苦了。”

金朵朵似乎找到了傾訴的對象,她把自己這幾年的遭遇,委屈,一股腦兒地都說了出來。

金朵朵的父親很多年前就拋棄了他們,母親撫養他們姐弟兩個長大,所以他們從小就懂事,感情很深。

去年,弟弟談了女友,說什麼也要買房子。弟弟金純一知道家境,要和女友分手。金朵朵知道後,和母親一商量,咬牙給他買了一套兩居室。

老家的房價不便宜,雖然是兩居室,可總價也超過了一百二十萬。東拚西湊,拿了四十萬首付,其餘八十多萬貸款。

房子買了,可錢還得全家人還,弟弟工資每月五千,幾乎全花在了女友身上。母親打短工,每月三千塊。而金朵朵之前的工資,隻有四千左右。

七千塊,要扣除四千五的貸款,剩下的兩千五百塊,還要拿出至少一千塊還親戚朋友們的債務,所以日子過得很苦。

這大半年,金朵朵省吃儉用,就是幫助母親還債還貸。

而在她最困難的時候,男友卻找了上司的女兒,拋棄了她。那段時間,金朵朵一度想到了自殺,可她放不下母親和弟弟,因此咬牙撐了下來。

葉天聽後,輕輕一歎:“你這個弟弟,也太不省心了,一個大男人,自己為什麼不努力?”

金朵朵輕輕一歎:“我弟弟其實很乖,隻是身不由己罷了。”

葉天道:“我以後多幫你介紹存款,這樣你的收入就會高一些。”

金朵朵感激地道:“謝謝你葉天。”

葉天一笑:“謝什麼,老同學了。”

金朵朵的門壞了,他幫著修了一下,然後便起身告辭。

金朵朵欲言又止,但終冇說什麼,把葉天送到了樓梯口。

葉天走後,金朵朵輕輕一歎,回到房間,關上了房門。

葉天開車返回楊家,林紫怡已經回來了,她笑道:“天哥,你乾嘛去了?”

葉天:“處理了一點小事。你們吃飯了嗎?”

林紫怡:“楊總一直在等你呢。”

楊守誠也在家,他笑道:“老弟,一會有位客人過來,我給你引薦一下。”

葉天並不喜見陌生人,說:“要是無關緊要的人,還是算了。”

楊守誠連忙說:“來人是咱們省最大的古董收藏商,手上有不少好東西。”

葉天:“我又不收藏古董。”

楊守誠:“這人手中,有一批奇怪的東西,你不想瞧瞧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