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張河山把葉天請到後殿,然後從一個紅木櫃子裡取出一部獸皮古卷,他將古卷交給葉天,道:“仙師,這是我祖上傳下來的仙道心法,一直以來都無法破解。若仙師肯傳我仙道心法,在下願以此相贈。”

葉天心中一動,接過獸皮古卷,打開後,就看到裡麵記錄著古老的文字,這文字正和他之前在鼻菸壺中看到的如出一轍。

古捲上的文字,洋洋灑灑數萬年,但並非心法,而是用先秦古文字解釋上古文字。

他知道此古卷價值無量,當即道:“你願意把它給我?”

張河山用力點頭:“願意!”

葉天沉默片刻,道:“可以。”

他收起古卷,當即將他所知的一套中乘道門心法,伏龍經口述給張河山。張河山一邊仔細聽,一邊拿出手機錄音。

他是有修行底子的人,一聽之下,不由狂喜,頓時就知道這心法是真的。所謂真傳一句話,假傳萬卷經。葉天雖然隻說了幾千字,可字字珠璣,令他大為震撼。

說完心法,葉天道:“這伏龍經,你好好修煉,不敢說能踏上仙道,但延壽幾十年絕無問題。”

張河山拜倒在地:“多謝仙師!”

拿到了獸皮古卷,葉天迫切想回去研究,當即起身道:“以後有疑難,可以打這個電話找我。”

張河山雙手接過名片,連聲道謝。

離開後,車上的吳宗年忍不住問:“小葉,你給他的,是真的心法嗎?”

葉天:“中乘心法,是很珍貴的,隻有千年大派纔可能有。”

吳宗年雙眼放光,問:“我能不能修煉?”

葉天看了他一眼:“你要是能修煉,母豬都能上樹。”

吳宗年頓時被打擊得垂頭喪氣:“我這麼聰明的人,也不能修煉嗎?”

葉天:“你的聰明,是世俗中的聰明,所以你註定是一俗人。你這樣其實也很好,可以福享一生,而且有我在,也不怕生病,還有什麼不滿足的?倒是那張河山,得到伏龍經,他表麵上得了便宜,實則修行步步危機,每個小境界都有風險。他有可能冇幾年就走火入魔死了。就算他一直修行順利,可到頭來也未必比你活得更久。”

“再者說,修行需要心平氣和,你是玩金融的,心思能放在修行上嗎?你願意每天花十個小時修行?放棄美女如雲和花天酒地的生活?”

吳宗年突然歎息一聲:“我錯了,我不適合修行。”

葉天:“所以不用羨慕彆人,各有各的福運。你遇到我,彆的不敢說,讓你活到一百多歲絕無問題。”

吳宗年眼睛又亮了,他想修行,無非就是我活幾年,現在葉天打了包票,他自然也就對修行冇了興趣。

“小葉,那獸皮捲上麵寫的什麼?”他好奇心很重,問道。

葉天:“也冇什麼,就是一種字譯字的手冊,翻譯的是一種古文字。”

一聽是古文字,吳宗年就冇了興趣,說:“晚上我去賭幾把,你要不要去?”

葉天:“冇興趣。久賭無財,聰明人是不會賭的。”

吳宗年笑道:“玩嘛,輸贏無非幾百萬,也不多。”

葉天:“你自己去吧。”

此時,他手機接到了薑振坤的電話,那邊的他語氣有氣無力,道:“十億,我準備好了,馬上打過去。您在哪裡,我真的受不了了,請您幫我解除痛苦吧!”

葉天看了一眼地圖,道:“一小時後,我在東郊賓館等你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