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天:“如果你明天退休,你能拿走多少?”

吳宗年淡淡道:“上千億美元是有的,但錢對我來說,就是一組數字而已,冇多大的意義。事實上,我所管理的資金,超過五萬億美元,它是一個跨國的超級資本。知道前段時間虛擬幣暴跌嗎?”

葉天:“知道,好像跌去一半。”

吳宗年點頭:“這就是我們做的一個局,耗時三年半,然後一舉收割。三年中,我們利用槓桿,陸續砸進去一千三百億美元。後麵,我們陸續拋售,到手三千八百億美元。而這還隻是第一層,我們同時還在大量借入虛擬幣相關的公司股價。這些公司在全球的總市值,超過一萬七千億。因為我們的拉動,這些公司的股價瘋狂增長。而等到虛擬幣暴跌,它們的市值也跌去了六成。”

“當初,我們花了兩千億美元,在股份下跌的之前借入大量股票,然後在高位賣出三千五百億美元。之後,股價一路下跌,等它跌到八百億的時候再重新買入,最後淨賺一千一百多億美元。”

葉天很震驚:“這麼說,光是這一波操作,你們就賺了五千多億?”

吳宗年:“是啊。而且你能相信嗎?我們表麵上投入了幾千億美元,其實玩的是槓桿,其實投入的資金不足一千億。”

葉天:“賺了這麼多,你能拿多少?”

吳宗年笑道:“我們是合夥做事,到我手裡的,大概有五百億美元。不過,這五百億很快就花掉了。”

葉天一愣:“花到哪裡了?”

吳宗年:“投資了全球一百多家比較有前景的公司,這些公司未來會有賠有賺,但總體是賺的。大約五年之後,這五百億的價值就會變成一千五百億美元。十年後,有機會達到五千億美元。”

葉天:“本來我賺了幾十億,已經有些飄了。可和你一比,我覺得什麼都不是。”

吳宗年笑道:“是嗎?我願用所有財富,換你這一身醫術,你要和我換嗎?”

葉天:“不換。”

吳宗年直翻白眼:“虛偽的傢夥。”

下了大樓,兩人驅車返回楊家。

途中,吳宗年道:“明天,我也該回去了,帶上給我開的方子,回去好好吃藥。”

葉天:“行吧,你是大忙人。”

吳宗年:“對了,我認識幾位全球頂級的富豪。有機會,我邀他們來一趟國內。這群人,都是九十多,一百多歲的老古董,十分惜命。你醫術好,幫我給他們瞧瞧身體?”

葉天:“你的麵子我當然給。到時每人給我十億美元的診費就行。”

吳宗年叫道:“我考,你比我們資本家還貪!”

回到楊家,葉天迫不及待地去研究古卷。神念強的人,記憶力和理解力也強,所以天黑之前,他已經基本上弄明白了這些上古文字的意思。

而當他明白了大概的意義,臉上便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,喃喃道:“人王經!”

原來,這是一部指導人,成長為人王的上古經文。

他剛要深入研究,林紫怡跑過來,笑道:“天哥,我幾位同學在省城,我今晚去參加一次小聚會,你陪我好不好?”

林紫怡的學校,可比葉天的強多了,是國內一流的高校,他笑道:“好啊,人多嗎?”

林紫怡:“也不多啦,四個男生,三個女生,就算帶上伴侶也就十幾個人。”

葉天點頭:“行,我準備一下,咱們出發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