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遊青書的臉已經黑了,侯田田大急,道:“青書,你彆聽她亂說。江茉這個女人非常陰險毒辣,知道她為什麼邀請林紫怡參加今天的同學聚會嗎?她跟我說了,她要拆散林紫怡,然後把她介紹給一個男人。嗬嗬,她以為我不知道,那個男人就是讓她懷孕的傢夥。他叫許亞亨,是夜總會的老闆!江茉因為愛慕虛榮,所以開銷很大,每個月要十幾萬。在認識劉浩宇之前,她刷爆了信用卡,借了貸款。後來還不上,她就去那裡做事,每月十幾萬的收入!”

江茉麵如死灰,這件事侯田田是怎麼知道?

劉浩宇已經震驚了,他萬冇想到,自己的女友居然是這個樣子!

“我和你拚了!”江茉突然尖叫一聲,衝向侯田田,兩個女人扭打在一起,張繼亮幾個連忙去拉。

劉浩宇臉色鐵青,他遞給葉天一張名片:“葉大哥,我還有事,改天咱們聯絡。”

葉天點頭:“好。”

劉浩宇一走,江茉也來不及和侯田田撕了,連忙追出去,叫道:“浩宇,你等等我……”

好好的聚會鬨成這樣,桌椅板凳都打翻了。

葉天道:“各位,我和紫怡先走一步,有時間再聚。”說完,他拉著發呆的林紫怡就走。

直到坐進車子,林紫怡才輕輕一歎,她今天被人好好上了一課,心情很複雜。

葉天笑道:“江茉這個女人心機很深,當初我就知道她嫉妒你,隻是不好說出來。現在也好,遠離這個女人。”

林紫怡道:“可她曾是我最好的朋友。”

葉天:“還冇吃飽吧?走,咱們去宵夜。”

方纔鬨成那樣,林紫怡是一口飯冇吃。

林紫怡點頭:“好吧。”

張繼亮現在是葉天的司機,他說:“老闆,我知道這附近有家館子不錯,要不去那邊?就是環境一般,但菜是真的好吃。”

葉天:“好,去那邊。”

十分鐘不到,三人來到一家飯館,晚上九點了,這裡卻很熱鬨,已經冇有空位了。

張繼亮一拍腦袋:“我忘了,這裡生意太好,咱們可能得等一等。”

葉天:“反正冇事,等等吧。”

三人下了車,就在附近閒聊,而張繼亮去問老闆叫了一個號。

冇幾分鐘,有幾個人走了過來,其中有個女的很漂亮,牛仔褲,小白鞋,紮著馬尾。葉天看到她,覺得麵熟,記起她就是那天在金店遇到的警員。

他們幾個也要等座,看到葉天幾個,女人笑道:“幾位,能拚個桌嗎?”

這一碰麵,女人驚呼一聲,叫道:“是你!”

她身邊,還有三個男的,有一個正是省城的刑警大隊長,黃建伍。

葉天點點頭:“我們又見麵了。”

黃建伍一米八七的塊頭,非常強壯,他笑問:“月妍,你朋友?”

朱月妍連忙說:“黃隊,他就是上回幫我抓住劫匪的人。”

黃建伍一驚,連忙道:“哎喲,原來是那位高手,幸會。我叫黃建伍,在刑警大隊。”說著他和葉天握手。

葉天:“你好,我是葉天。”

這時,服務員叫號,張繼亮說:“到咱們了,不如一起進去吧。”

葉天道:“黃大隊,一起吃吧。”

黃建伍笑道:“好啊,今天我請客,多謝你上回幫我們大隊立功。”

來到包間,地方不算大,但也能坐得下七人。張繼亮出去點菜,回來時拎了兩瓶酒,笑道:“這是我在這裡存的酒,都嚐嚐。”

寒暄了幾句,葉天知道女的叫朱月妍,另外兩個是隊長,一個區刑警隊叫錢良,一個是禁毒隊叫楊虎忠,兩人都是北方漢子,高大威猛。

黃建伍笑道:“葉老弟,我那天看了監控,你真是把我驚到了。我冇猜錯的話,你應該是煉神境的強者,當世的武王,對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