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對方道:“王尚目前就在‘利民飯店’和人吃飯,你馬上帶人過去。注意,王尚很能打,是高手,你們要保證自身安全。”

“是!”王尚大聲道。

掛斷電話,黃建伍也不管身上的鍼灸了,說:“葉兄弟,抱歉啊,我們得去執行任務了,改天再請你吃飯。”

葉天看了一眼他身上的鍼灸,微微皺眉,他最煩行醫的時候病人不配合,冷冷道:“坐下。”

看到武王不快,黃建伍這個刑警大隊長居然不受控製地乖乖坐回原地。

葉天:“我行鍼後,你切不可亂動,否則前功儘棄,甚至會造成嚴重的後果。”

他看向其餘幾人:“你們帶我去見那個王尚,我代替黃隊把他抓來。”

幾人麵麵相覷,但隨即就想到,王尚雖然是AA級的通緝犯,可他在武王麵前就是一個屁!

朱月妍站起來:“葉醫生,我帶你過去。”

楊虎忠也道:“我也去!”

葉天點點頭,對林紫怡說:“紫怡,再點兩個菜,我去去就來。”

楊虎忠開車,葉天和朱月妍坐後排,他問:“我隻知道A級的通緝犯,怎麼還有AA級的?”

朱月妍:“AA級通緝犯很少見,而且訊息不會對外公佈,以免引發公眾不必要的恐慌。其實像這個級彆的罪犯,一般由屠龍小隊那種機構出手對付。這次事發突然,盧局才讓黃隊出手。”

楊虎忠:“其實AA級之上,還有AAA級,AAAA級的通緝犯。A越多就越可怕,但熱武器還是能威脅到他們的。可再往上的S級就比較恐怖了,我們是拿他們一點辦法都冇有。我之前提到的邊境行動,那人就是S-級的罪犯。”

吳北心中一動,問:“這麼說,也有SSSS級罪犯,你聽說過嗎?”

楊虎忠搖頭:“那些都是國家機密,我是不可能接觸到的。不過我聽廳裡的一位老人說,十年前,省內出現過一次SS級犯罪。那次,國家出去了一個叫‘雷神’的組織。雷神隻派來了一個小青年過來,二十多歲,進去就把人打暈了。要知道,在那之前手榴彈和衝鋒槍都冇能傷他分毫,還被其打死了十幾個人。”

吳北若有所思,看來國家層麵的力量還是極其強大的,隻是不為人知罷了。

很快,三人來到利民飯店。

利民飯店,是附近一個大混子開的,這人早年興風作浪,但這幾年老實多了,乖乖做他的生意。

這個利民飯店占地很大,夏天燒烤,冬天火鍋,生意火爆,老闆張利民每年能賺兩三百萬。

此時,利民飯店依然很熱鬨,三教九流的人都有,吃吃喝喝,就連門外都擺了十幾桌。

朱月妍把手機上的照片給葉天看,葉天看了一眼,嫌疑人三十七八歲,光頭,左臉上有道疤,一直延伸到眼眶,很好認。

他點點頭,轉身就往裡走。有一個店夥計問:“你們幾位啊?冇座了,得等一會。”

葉天:“冇事,我們是來找朋友的。”

店夥計就不再問,而葉天目光一掃,發現現場的光頭可不少,外麵就有三四個,但都不是要找的人。

他於是進入飯店內部,這飯店有裡外兩片區域,外麵是地八仙桌,裡麵是包間。外麵冇有他要找的人,於是就走向包間。

這些包間,都掛了簾子,他必須一一挑開看一眼。統共就十個包間,他掀開第四道門簾,就看到了一名光頭男人,正在和一個國字臉的男人喝酒聊天。

看到有人進來,國字臉的人看了他一眼,沉聲問:“誰讓你進來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