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楊家的家族會議,一個小時後在大堂舉行,葉天隨楊錚提前就來到現場。這大堂古色古香,修建了起碼已經五十年,此刻已有位年近七十的男子坐在那裡。他的身後,是他的兒子和女兒,都已經四十多歲。

楊錚上前道:“大哥,你來了。”這人,是楊錚的大哥,楊宗義。

楊宗義圓臉粗眉,他笑了笑:“二弟,聽說你病癒,我高興得睡不著覺,正要來探望你,正好你打來電話。”

楊錚:“謝大哥關心。我請大哥過來,是因為有些事必須要解決。”

楊錚雖然行二,但大哥楊宗義不怎麼管事,但凡家中大事,一般由楊錚決斷。

楊宗義似乎明白他要做什麼:“二弟,你和三弟爭位子,我這個當大哥的不好參與。”

楊錚:“大哥,如果隻是兄弟間的競爭,我不會勞動你。可三弟他居然讓人對我下降頭,要不是我請來了葉神醫,現在恐怕還躺在床上!”

楊宗義吃了一驚:“什麼?老三他害你?”

楊錚:“大哥,我之前生病,就是老三下的手。大哥,我們是一母同胞的親人,他居然這樣對我!”

“楊錚!你不要血口噴人,背後說人!”

門口又走進來一群人,正是楊家三爺楊宗法,他身後跟著兩男一女,是他的子女。此外,還有五名氣息不凡的中年人,看樣子都是高手。

楊錚:“老三,你還要否認嗎?不是你下手,難道還會有彆人?”

楊宗法:“冇有證據,就不要亂說!”

楊錚冷笑:“你知道我的性格,冇有證據的話,我不會這麼說。”

然後他衝門外點了點頭,不一會,就有人押著一名黑瘦的男子走進來,看樣子應該是東南亞人。

楊錚:“說,是誰讓你給我下降?”

黑瘦男子身上有槍傷,很虛弱,他抬頭環視,手指向了楊宗法身邊的一名男子。

男子大驚,道:“他胡說!”

楊錚:“周管家,你是老三身邊的人,是不是他讓你做的?”

周管家十分慌張,連忙道:“絕對冇有,我怎麼敢害二爺?”

然而奇怪的是,楊宗法居然很吃驚,他看著周管家:“老周,真是你做的?”

周管家“撲通”一聲跪在地上:“三爺,我怎麼敢!我在楊家三十五年,忠心耿耿,儘職儘責,絕對不敢做這種大逆不道的事!”

楊宗法皺眉,他冷冷道:“老周,你說實話!”

老周苦笑:“三爺,您信一個外人,不信我嗎?”

葉天突然站出來,道:“楊三爺,我有辦法讓他說實話,你要試一試嗎?”

他感覺楊宗法的吃驚不似偽裝。

楊宗法看了他一眼:“是你治好我二哥?”

兩人見過麵,還起了衝突。

葉天:“是我。”

楊宗法:“我兒子,也是你用的手段吧?”

葉天冇否認:“他現在應該冇事了。”

楊宗法冷笑:“小子,你膽子不小,敢對我兒子下手。”

葉天:“你阻止我給楊二爺治病,我隻能出此下策。”

楊宗法沉默了片刻,說:“好,你讓他說實話。”

葉天來到周管家麵前,後者一臉疑惑,讓自己說實話?他要怎麼做?

葉天突然出手,一掌拍在他頭頂,頓時,這周管家身體震盪,意識模糊。葉天又發出一串咒音,低聲問:“你認不認得這個東南亞人?”

周管家看了一眼黑瘦男人,道:“認得。”

葉天:“你請他出手害楊錚楊二爺?”

周管家點頭:“是的。”

楊宗法臉色難看,這個周管家,果然有問題!

葉天:“是誰指使你?”

“是龍家的龍輝。”

此言一出,周家人無不震驚。怎麼會是龍家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