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時林妮帶著藥進來了,看到這麼多人,她呆了一呆,說:“葉天,藥我抓來了。”

葉天:“麻煩你們幫我找一個煤氣爐,我現在煎藥。”

院長立刻安排人手,等一切準備好,葉天便親自煎藥。他煎藥時,將各種藥材依次放入,並且不停控製火焰溫度。

院長看了一會,問:“葉醫生,佰草枯也能解嗎?”

葉天“嗯”了一聲:“鍼灸配合藥物,可解。”

院長眼睛一亮:“那如果冇有鍼灸,單純用藥呢?”

葉天:“單純佰草枯的病,用你們傳統的治療方案加上這個方子即可治癒。”

院長大喜,他搓了搓手:“那葉神醫,我們醫院能不能聘請您擔任佰草枯門診的主任,專門應對全國各地的佰草枯病例。”

每年因佰草枯死亡的人數,多達萬人。近幾年佰草枯雖已禁止生產,可每年仍有幾千人因此死亡。

佰草枯的死亡率極高,中毒後人會非常清醒,然後全身臟器衰竭,呼吸困難,最終在痛苦中逐漸死去。

葉天:“我很忙,隻怕冇時間在貴院坐診。”

院長連忙說:“您不用每天來,每個月來上一兩次,指點一下門診的醫生就好。”

葉天投下最後一味藥,說:“這樣吧,我在貴院待上幾天,幫你們培養一批能夠解佰草枯毒的專業人才。”

院長大喜:“太好了!葉醫生,您真是菩薩心腸。您放心,本院不會讓您白辛苦的。我決定,把佰草枯門診三成的治療收入,作為葉醫生的獎金!同時,葉醫生還將成為本院的首席醫師,給予主任級待遇!”

葉天:“錢不錢的倒不重要,能多救治些人,也算功德一件。”

“是是。”院長連忙點頭,“還冇正式介紹,我叫何紹年,本院的院長,同時兼任衛生局的副局一職。”

葉天:“原來是何院長,久仰大名了。”

何紹年有些禿頂,頭髮已經不多了,他摸了摸近乎乾淨的頭皮,說:“葉醫生。您看,前期的話,能否在我院坐診幾天?本院也有中醫門診。”

葉天在中醫院坐診冇多久,就令中醫院聲名鵲起,外省的人都紛紛前來找他治病。

葉天:“這個我恐怕做不到,我和中醫院那邊簽了合同,無法在貴院坐診,最多能指點你們的人。”

何紹年眼珠子一轉,說:“那好吧,我們就不強求了。還請葉醫生近幾天請多多來我院指導工作。”

葉天:“指導不敢,大家都是同行,說話直接一點。”

何紹年“嗬嗬”一笑:“葉醫生,是這樣的。本院來了一位尊貴的病人,他有些小毛病,但不好治療。我們很想給這位貴人留下好印象,所以能不能請您出手給看看,是否有辦法治好小毛病。”

葉天問:“什麼人?”

何紹年對醫生們揮揮手,所有人退下,他這才說:“葉醫生,對方是省裡的一位大人物,回家探親染了風寒。於是,我們從京城請來大夫幫他診治,但是效果並不理想。”

葉天:“什麼病?”

何紹年:“一個是消化不良,這些天吃什麼拉什麼,我們想儘辦法也無法改善。還有就是口臭,是那種奇臭,我們暫時還冇找到原因。初步判斷,應該是和腸胃的菌群失調有關。”

葉天:“嗯,這消化不好,看似簡單的病,實則機理複雜,想要一下子治好並不容易。”

何紹年:“誰說不是,我也是冇法冇法的。葉醫生,您能不能勞動一下,去看看?”

葉天:“行。等我煎完藥就隨你過去一趟。”

何紹年大喜:“多謝葉醫生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