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年輕女人沉聲道:“小弟,你不希望媽有事吧?你到處惹事,要不是媽護著你,咱爸早把你打死了!”

葉天正在林金生的病房,繼續為他鍼灸。鍼灸加上湯藥,林金生的氣色好多了,已經可以坐在床上喝水。

林金生無比感慨,說:“葉天,我真是有眼無珠。像你這麼好的孩子,我以前居然還阻止紫怡和你在一起。唉,現在想想,我那時候真混蛋。”

葉天連忙說:“叔叔,你當年也冇錯。要是我有一個女兒,

提到父親,少年心中一跳,他一咬牙,說:“行,我去請他過來!”

她喜歡上一個不靠譜的窮小子,我也得好好觀察一段時間。”

朱玉婷笑道:“幸好紫怡有眼光,就算葉天入獄的時候,她都不離不棄。兩個孩子現在也算是修成正果,以前的事就不要提了。”

此時最難受的就是林妮了,直到不久之前,她還不斷阻止林紫怡和葉天在一起。而她引以為傲的丈夫,卻坑害父親,甚至拋棄了她。如今想想,實在是太打臉。

“葉天,謝謝你治好我爸。以前我對你不好,請你原諒我。”林妮低聲說。

葉天:“都是小事。”

就在這時,那名少年出現了,他左右一看,盯著葉天道:“葉醫生,剛纔不好意思,我不是針對你。”

葉天:“你找我有事?”

少年道:“我媽想請你過去一趟。”

葉天:“抱歉,我冇時間。”

少年皺眉,本想發作,但想到此番是來求人的,於是強壓著火氣說:“葉醫生,我媽身份你也知道,治好她,我家少不了你的好處!”

葉天:“她的病,我治不了。”

少年皺眉:“治不了?”

葉天:“嗯,所以你回去吧。”

少年重重一哼,以為葉天故意為難,他頓時就惱怒起來:“姓葉的,彆踏馬給臉不要臉。我告訴你,你要是惹毛了我,我一個電話就能讓人把你抓起來!”

葉天一揚眉:“是嗎?你可以打電話試試。”

朱玉婷道:“哪裡來的熊孩子,口氣不小。”

少年冷笑:“好,你給我等著!”

她轉身出去,掏出給什麼人打電話。

葉天也不管他,繼續鍼灸。

紮完針,林金生感覺更好了,說想吃些東西,林妮連忙出去買吃的。

林妮剛走,一群人突然走了進來。這些人穿著黑色西裝,戴著墨鏡,有十幾個。為首的,是一個白西裝的中年人,拄著柺杖,慢慢走了進來。

看到這個人,林金生臉色一變:“你怎麼來了!”

中年人呲牙一笑,道:“林老闆,我是債主,隻要你不死,總會見到我。”

葉天頓時就知道,此人就是借給林金生錢的人。

林金生冷哼一聲:“你們合夥算計我,這事冇完!”

中年人“嗬嗬”笑道:“有完冇完的,以後再說。可是你借的錢,一分不能少。按照約定,你每個月都要還一筆本金。今天,是你還錢的時間。”

葉天:“欠債還錢,天經地義。多少,我給你。”

中年人看了葉天一眼,笑道:“我就喜歡你這種痛快的人。本月需還本金八百四十萬。”

葉天道:“給我賬號,我給你轉兩千五百萬,三個月的本金。”

中年人很意外,說:“提前還,我可是不退利息。”

葉天淡淡道:“不用你退,我隻是嫌麻煩而已。”

中年人點頭:“成。”他讓人拿出賬號,葉天打了一個電話。冇五分鐘,兩千五百萬,就打進了中年人的賬戶。

收到錢,中年人對葉天的印象大好,笑道:“小兄弟,自我介紹一下,我叫劉雄,做金融業的。你以後用錢,可以找我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