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天道:“現在我給你兩條路。第一,銷燬欠條,債務一筆勾銷。同時讓你那位堂哥把工程款一分不少地打過來。”

劉雄連忙說:“我一定照辦!”然後一招手,當場就撕碎了欠條,丟進了垃圾桶。

葉天:“還有,張偉光家在裡麵有冇有拿好處?”

劉雄:“有。賺到的錢,張家能分半成。”

葉天:“事情因張偉光而起,也從張偉光結束吧。”

劉雄立刻道:“我明白!”

“去吧。”他一揮手,劉雄連忙帶人退下。

看著劉雄居然答應了葉天的條件,林金生覺得不可思議,說:“葉天,你是怎麼做到的?”

葉天笑道:“認識幾個朋友而已。”說著,他給吳宗年發了訊息,讓他暫時停止操作。

直到此時,他纔看向那名少年,問:“這些人,就是你叫來的?”

少年再蠢,也看出葉天不好惹了,他強笑道:“我是來請葉醫生的,我媽想請您過去一趟。”

葉天淡淡道:“我說過,她的病,我治不好,你請回吧。”

少年不敢再說什麼,帶著人連忙退出房間。

這群人一走,葉天繼續熬藥。到了中午,劉安國打來電話,電話中的他非常客氣,先給林金生道歉,還說他現在錢到位了,馬上打工程款,而且打全款!

十分鐘不到,林金生的賬戶裡便多了兩億的工程款!隨後,葉天給的那兩千五百萬,也退還至葉天的賬戶。

如此一來,林金生相當於白拿了高雄七千萬現金,另外還賺了一億兩千萬的利潤。這一前一後,他淨得一億九千萬!

朱玉婷把葉天那兩億的支票取來,說:“葉天,真是太感謝你了。這兩億,你收回去,等我們需要的時候再找你拿。”

葉天也不客氣,畢竟林金生現在也不差錢。

林金生很高興,笑道:“我借你那三千萬,回頭就一併轉給你。”

葉天:“不著急的,叔叔可以先用著。”

林金生“哈哈”大笑:“一億六千萬本金,什麼大生意做不成?你的錢,還是先還上。”

林紫怡道:“爸,以後做生意可得小心些,彆再上當了。”

林金生連連點頭:“是是,都聽紫怡的。”

在葉天的治療下,林金生很快就恢複了正常,到了晚上已經可以吃些流食。

晚上八點,張偉光突然闖進來,他一進門就“撲通”一聲跪在地上:“林妮,我錯了。我鬼迷心竅,居然要和你離婚。老婆,再給我一次機會,我一定好好對你!”

林妮愣住了,過了幾秒,她冷冷道:“張偉光,無論你說什麼,我都不會相信,你馬上滾!”

張偉光突然跪著走過來,抱住林妮的腿:“老婆,我真的很愛你,之前是我不對,我現在想通了,這個世界上,隻有你對我最好。老婆,你原諒我吧,我們複婚,然後好好過日子!”

葉天冷眼旁觀,他要看看這張偉光怎麼表演,同時觀察林妮的表現。

林紫怡怒道:“張偉光,你要不要臉?串通彆人坑我爸,真不是東西!”

朱玉婷也怒道:“姓張的,你給我滾!”

張偉光可憐巴巴地看向朱玉婷:“媽,我一時糊塗,希望你能給我一次機會,我一定好好對林妮。還有,我爸說了,把我家房子改到林妮名下。”

林妮有些意動,八年的婚姻,她不可能說放就放,於是她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朱玉婷。

朱玉婷眼神冷漠,道:“林妮,你要是和他複婚,媽不攔著。但從現在開始,我林家不再認他!你可以回家,但張偉光不行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