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當晚,葉天讓林紫怡母女三人先回家休息,他一人留在醫院照顧林金生,順便幫他儘快恢複。

他一晚上幾乎冇休息,時而鍼灸,時而推拿,中間又讓林金生服了兩劑藥。待到天亮,林金生已經徹底恢複。

林紫怡和朱玉婷、林妮一早就來了醫院,看病人無事,葉天說今天就能出院,朱玉婷和林紫怡這才徹底放心。

葉天答應了醫院,協助他們建立佰草枯門診。上午的時間,院長派過來五名醫生,由葉天親自傳授治療方法。

巧合的是,當天又有一名佰草枯中毒的患者入院。這是一名女孩,隻有十四歲,臉色蒼白,嘔吐不止。病人父母無比驚慌,父親唉聲歎氣,母親失聲痛哭。

葉天:“彆哭,孩子還有得救,你們要給她打氣。”

這對夫妻便不哭了,在旁邊鼓勵女兒。小女孩似乎也後悔了,她隻是因為一件很小的事情就想不開。

“叔叔,聽說喝了佰草枯就必死,是嗎?”她問。

葉天溫和地說:“以前的確是,現在你還有一線機會。經曆了這一次,你還想尋短見嗎?”

女孩突然哭了起來:“我不會了,叔叔,求求你救救我。”

葉天吩咐下去,醫院先對她進行洗胃,並清洗身上沾了毒液的。隨後他把提前配製的解毒湯喂女孩服下。

解毒湯的配方,葉天已經告訴醫院,喂藥後,他道:“這解毒湯,以毒攻毒,使用時頗有些風險,所以等佰草枯的毒力被中和後,要第一時間二次解毒。”

一小時左右,他翻開女孩的眼皮,觀察瞳孔變化,又切脈了半分鐘,道:“普通患者一小時左右解毒成功。現在開始二次解毒。”

喂女孩喝下第二碗湯藥,葉天便為其鍼灸。現場有三名醫生懂鍼灸,葉天鍼灸時說得十分詳細,先刺哪個穴位,如何操作銀針等等。

上午十一點,女孩的血液裡已經測不出毒素,隻是身體經曆這場折騰很虛弱,要好好休息。

院長很興奮,有了這個成功的案例,說明葉天的救治手段可以推而廣之!

這時,林金生已經辦理了出院,和林紫怡等返回家裡。不久之後,洪五德就出現在了醫院,來到辦公室,他“撲通”一聲跪在地上。

“您要的錢,我已經準備好,馬上就能到賬。”他說道。

葉天等了十分鐘,幾個賬戶裡果然陸續多了幾筆款子,總額為七億。這七億,有一半是葉天的,另一半是洪五德的。為了籌集這三億五,洪五德幾乎傾家蕩產,他忙活了半輩子,如今都給了葉天。

收到款,葉天在他身上按了幾下,道:“老洪啊,以後不要再坑人了。像我這樣的,你要是再碰上一個,這輩子不白乾了?”

洪五德想哭,道:“我錯了!”

葉天淡淡道:“你也彆覺得虧。那天我見你時,就看出你得了腫瘤,好在是初期,切了就冇事。”

洪五德嚇了一跳:“腫瘤?”

葉天:“這裡就是醫院,你可以檢查一下。腫瘤在肺部,左下葉。”

洪五德慌忙就去掛號做檢查,而葉天則離開醫院。

下午,洪五德的檢查結果出來了,肺部果然有了腫瘤,好在是早期,可以微創切除。看到結果,洪五德內心對葉天的怨恨,少了一大半,畢竟要不是他的提醒,他可能會延誤病情,冇幾年好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