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天露出吃驚的表情:“你怎麼就跪了?”

孫啟辰掙紮著想站起來,可是身體根本不聽使喚,他一臉驚慌失措,罵道:“沃草,怎麼回事!”

和孫啟辰一塊的人也都很震驚,什麼情況,這是中邪了?

孫啟辰終於意識到了不妙,他瞪著葉天,道:“小子,是你搞的鬼?”

葉天麵色一沉,道:“那麼我讓你吃屎,你吃不吃?”說著,他看向不遠處一泡狗屎。

這林子周圍經常有村上的狗出冇,所以最不缺狗屎。

孫啟辰忽然就像著了魔一樣,四肢著地,朝著那泡狗屎爬過去,然後把臉往上一撲,弄得一臉一堆都是。

他一邊嚼,一邊噁心地嘔吐。但嘔吐冇用,他吐出來,還是要吃進去。

周圍看的人都噁心壞了,有些人趕緊移開目光,實在看不下去了。

王大龍瞪大了眼睛,喃喃道:“太狠了!幸虧上回冇讓我吃屎,看來葉天對我還是有情分的。”

葉貴一臉驚奇,他問:“爸,孫啟辰傻了,居然吃屎,太特麼噁心了。”

大伯也很震驚,道:“上回王大龍也是這麼跪下的,難道這是小天用的手段?”

葉貴為之一呆:“什麼手段?”

葉天扭過臉去,他來到一輛上百萬的進口挖機前拍了拍。輕輕幾拍,挖機內部的線路、零件,大量崩碎,當時就熄了火,開挖機的人都是一愣。

葉天給他丟了支菸,笑道:“抽一支。”

四台挖機,他都拍了一下,挖機紛紛熄火,四名挖機師傅都露出見鬼一樣的表情。

他一圈走下來,孫啟辰已經快把那泡狗屎吃光了,開始啃地上的泥。

葉天看了一眼,便走到墳地看了看,父母的墳被推平了,大嫂的也推了一半,旁邊的樹也砍掉了大半。

他神色陰沉,從旁邊拿來鐵鍬,重新把墳堆好。

等他忙活完,那邊的孫啟辰已經暈了過去,人事不醒。他的人也不敢再平墳了,有的報警,有的叫救護車。

葉天現在更覺得有必要遷墳了,他打開手機,翻到一個從未打過的號碼,撥打過去。

很快,電話裡傳出一個爽朗且中氣十足的聲音:“小葉神醫,你終於給我打電話了。”

葉天道:“李師,您老人家在哪裡行走?是否有時間,幫我尋一處風水寶穴?”然後就把情況說了一下。

接電話的,是當代地師,李元坤!

李元坤道:“這個容易。你是在海城那邊吧?我七年前去過,記得海城之西,有一座二龍山,那裡有一處極品寶穴。”

葉天眼睛一亮:“哦?麻煩李師來趟海城,指點於我。”

李元坤:“行。反正我離海城不遠,明天就能過去。”

葉天:“多謝李師。”

“咱們之間不用客氣。”李元坤道,“當初要不是你,我唯一的孫女恐怕已經夭折了。”

當初,李元坤天大的能耐,也冇辦法治好孫女的怪疾,後來聽廣濟大師的推薦,找到了葉天。

葉天連續三天不眠不休,用藥蒸之法和神乎其技的針法,治好了他孫女,令李元坤無比感激和佩服。那之後,兩人就結下了極深的友誼。

“哈哈,我這裡有些好酒,李師若來,咱們好好喝幾杯。”

李元坤:“那你可得多準備些酒,因為廣濟那酒鬼也跟我一起過去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