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盧少傑連忙從旁邊的椅子上抓過車鑰匙,雙手奉送給葉天。

葉天:“如果你不服氣,那就找你的師長過來與我理論!”

盧少傑心頭一寒,連忙說:“不敢!”

葉天:“對了,明天讓盧震給我送錢,我要看看,他是個什麼東西,能教出你這麼個玩意。”

盧少傑低下頭,絲毫不敢反駁,道:“是。”

葉天揚長而去,坐進了門外那輛蘭博基尼大牛。這輛車配有6.5升12缸發動機,百公裡加速時間三秒之內。

車子造型很激進,通體金色,車尾很有科技感。葉天坐進去,緩緩發動了車子,然後一腳油門,車子就躥了出去。

十分鐘後,車子停在了禦膳房的門口。聽到大牛強勁的音浪,張繼亮就衝了出來。當他看到葉天從一輛跑車下來,頓時就興奮起來:“葉哥,買跑車了?”

葉天:“這大晚上的,我去哪裡買車?車是盧家人送的。”說著,他把鑰匙丟給張繼亮,讓他去停車。

熊飛在視窗看了一眼,笑道:“兄弟,完事了?”

葉天一揮手:“上去說。”

坐到原來的位子,他把情況簡單一說,道:“我其實留了尾巴,並冇有全部廢掉盧少傑的修為。如果他表現得好,老實捱打,我或許能把他的修為還回去。如果他不老實,那我不介意滅了盧家!”

他堂堂武王,被人用垃圾堵了大門,還想白占他的宅子,這口氣他自然不能忍,一定要讓盧家付出代價!

熊飛點頭:“兄弟做得漂亮!哈哈,明天盧震登門道歉,我一定要在場,看看他是什麼表情!”

葉天:“老熊,今天就到這裡吧。”

和熊飛分手後,葉天把大牛開回到酒店。

回到房間,他發現金朵朵和金向軍居然都喝醉了,姐弟兩個又哭又笑的,也不知發什麼神經。

好不容易讓這姐弟兩人睡下,而他又新開了一個房間。

次日一早,幾人便回到宅子,就發現垃圾山已經不見了,門口都被打掃了一遍,一塵不染。

張繼亮笑道:“那孫子倒是聽話。”

在宅子裡練了會功,龍梟就打來電話,問他在哪裡,他說了地址。

半小時後,龍梟出現,他對這裡的環境很滿意,道:“以後,我就在這裡訓練你。”

葉天笑道:“我還需要訓練嗎?”

龍梟問:“你知道怎樣達到靈感嗎?”

葉天的確不知道,他問:“你有辦法?”

龍梟:“聽我的,我保證突破到靈感。”

葉天:“好吧。”

兩人來到一座幽靜的院落,他問:“我看你雖然練功,學的武技應該不多吧?”

葉天點頭:“我學的,重練法,輕打法,武技不多,但也夠用。”

龍梟點頭,他拎出一個包裹,打開之後,裡麵有三本線裝的書冊,都很古舊了,不知流傳了多少年。

葉天瞪大了眼睛:“這是什麼?”

龍梟:“這是大禪寺最頂尖的三部功法,你自己練練看,哪本合適就練哪個。”

葉天打開一看,發現這六部功法,分彆是鐵砂掌、龍爪手、崩山拳。

龍梟:“這三門功夫,就連大禪寺的僧人,也冇能練到最高層次。它們的威力都很大,像龍爪手,輕輕一碰,就能分筋錯骨,是最強的擒拿手法;鐵砂掌看似笨重,可它是真正的內家功法,輕輕一掌,就能打死一頭牛。崩山拳,最為剛烈的拳法,渾身崩勁環繞,一旦打開了,就算有千軍萬馬也擋不住。”

葉天:“你怎麼會有大禪寺的絕學?”

龍梟:“這三部功法最難,幾十年冇人練成了,再入下去,它們可就發黴了。”

葉天明白過來:“原來你和大禪寺有關係。”

龍梟:“好了,書我給你了,你自己練練看。另外,我這裡有一些一百多張光盤,上麵是格鬥賽的錄像,你冇事多看看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