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留下東西,龍梟就離開了,說過段時間再來看葉天的練習成果。

對方一走,葉天就把龍梟的東西丟在一旁,繼續練習經圖。這幾幅經圖,他感覺妙用無窮。

依照經圖練習了兩個小時,他又繼續練習人王經練形篇第六式的五個動作,這次他感覺到了難度,一直到吃晚飯的時間,他才勉強練完第三個動作。

下午兩點多,盧震帶著兒子盧少傑出現了,盧少傑身子很虛,躺在擔架上由兩人抬著。

盧震臉色難看,心情複雜。昨天看到兒子的模樣,他又驚又怒,第一念頭就是給兒子報仇。

然而,當盧少傑告訴他武王的可怕之後,他頓時就丟掉了複仇的念頭,並乖乖地準備了五十億,並登門負荊請罪。

來到大廳,盧震向葉天深深一鞠躬:“葉先生,犬子少傑不知天高地厚,得罪了您,我代他向您請罪。請先生念他年輕,給他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!回去之後,我一定嚴加管教!”

葉天坐在椅子上,慢慢品著茶,他問:“怎麼,不準備找人了嗎?”

盧震連忙說:“不敢!”

葉天點點頭:“你們的道歉,我接受。五十億到賬,你們就可以走了。”

十分鐘之內,許多筆錢陸續轉入了葉天手頭的一批賬戶,這些賬戶都是吳宗年幫他開設的,權限很高,能夠大額高頻轉賬。

在確定收到錢之後,葉天才讓這對父子離開。

對方一走,吳宗年就打來電話,道:“兄弟,你最近發了不少財嘛,上回纔到賬幾十億這次又來了五十億。”

葉天:“老吳,錢你先幫我存著,能理財就理財。”

吳宗年:“行吧。我先給你做一個活期理財,年化百分之五。”

上午,楊守誠那邊終於有了訊息,說一切計劃妥當,請葉天去一趟。葉天來到楊家,楊守誠和越青檸都在。

楊守誠:“兄弟,你嫂子和劉進海約好了下午三點,在望江樓會麵。咱們雙方各派出一名高手,輸的一方,主動放棄堂主之位。”

葉天:“這個辦法挺和平嘛。”

越青檸:“那是劉進海摸不清咱們的底細,否則以他陰損的性格,一定會暗中下手。”

楊守誠:“兄弟,隻是劉進海對那位高手一直保持神秘,我至今也不知道對方是什麼人,實力如何。”

葉天:“無妨,隻要不是人仙,我起碼不會被打死。但話又說回來,如果他能請得動人仙,應該不會用這種和平的方式,隨便就能把你們兩口子打死。”

楊守誠:“兄弟,今天就拜托了。”

葉天:我找個地方,練練功。”

來到楊守誠家後院,葉天拿出那本鐵砂掌。鐵砂掌他碰到過,上回和馬行空過招,他一掌就破了對方的鐵砂掌。

不過,那馬行空實力不行,內家修為不足,所以鐵砂掌的威力有限。而且,他的鐵砂掌明顯不正常,學的全是邊角料。

真正的鐵砂掌功夫,在大禪寺裡放著,是不傳之秘,也是正兒八經的內家奇功。

他把鐵砂掌翻一遍一下,發現此功前半部分要行走的經絡,全部在第一幅經圖上。他修煉第一幅經圖,有一段時間了,如今修鍊鐵砂掌,有種捅窗戶紙的感覺,一捅就破,輕而易舉。

大禪寺的鐵砂掌,有六重,每一重都需要打通一道經絡,形成一種特殊的內勁。第一重,為震勁,這是最基本的內勁,輕輕一掌,就能震破人的血管、心臟,一擊斃命。

第二重,是斷勁。這斷勁更恐怖,可以打斷神經。在對敵之際,隻要對方與他的手掌接觸,接觸的地方就會喪失知覺,神經斷裂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