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天一驚,連忙問:“姑姑,怎麼了?”

程寶儀哭道:“你表弟他出了車禍,人在醫院搶救。他傷得很重,醫生說可能救不活了!”

葉天立刻起身,道:“哥,你看好家,我去趟中海。”

葉少東知道他醫術高明,點頭道:“小天,一定要治好表弟!”

程寶儀怔怔看著葉天:“小天,你會醫術?”

葉少東:“姑姑,小天的醫術全天下最厲害,你放心好了,有他在,表弟不會有事的!”

程寶儀看到了一線希望:“太好了!我們馬上回中海!”

中海和海城之間的直線距離兩百多公裡,葉天開車,程寶儀坐在副駕駛,那個女孩坐在後麵。

閒談中,他得知女孩名叫楊曉潔,還在讀大學,今天特意陪程寶儀前來海城。

這輛賓利馬力強勁,葉天對海城的路很熟,車子很快就駛上高速,然後以接近一百八的時速行駛。

此時已經顧不得超速行駛,他必須儘快趕到中海。好在他是金剛武王,精神力遠超常人,這一路十分順利。

一個多小時,車子抵達中海。

中海,國內最發達的城市之一,超一線大城市,常住人口三千萬,全國經濟和貿易中心。葉天大學時代經常和同學坐車來中海玩,時隔三四年,中海的變化很大。他把車子直接開到了中海瑞安醫院。

瑞安醫院是全國前五的頂級醫院,能在這裡上班的醫生,多數來自頂級醫學院校,或者國外歸來的頂級醫學人才。

每天都有來自全國各地的病人,在這裡求醫,而他們的病症一般都比較複雜。所以,像這種頂級醫院非常地鍛鍊醫生的專業能力,每天都會接觸各種各樣的病人,見多識廣。很多地方醫院無法治療或者冇把握的病,他們往往很快就能給出治療方案。

停下車子,楊曉潔去停車,葉天和程寶儀匆匆趕到急救室。

急救室的門前,一名中年男子雙眼血紅,呆呆地看著空處,旁邊一名三十左右的美貌女子柔聲安慰她。

“玉琳,冇事的,小興會好的。”

程寶儀此時趕到,她連忙問:“玉琳,興兒怎麼樣了?”

薑玉琳看著自己的妻子,沉聲道:“醫生出來了一趟,情況很不好,興兒有可能會變成植物人。”

程寶儀眼皮一翻,往後就倒,被葉天一把扶住,在她背上輕輕一拍,一股真元透入,程寶儀悠悠醒轉。

薑玉琳連忙把她扶到連椅上坐下,說:“彆擔心,興兒吉人天相,一定不會有事。”

程寶儀長出一口氣,強忍著冇有哭,她問葉天:“小天,如果變成植物人,你能治嗎?”

葉天:“姑姑,我會儘全力治好表弟。”

薑玉琳一愣,問:“寶儀,你找到家人了?”

程寶儀點頭,說:“玉琳,這是我侄兒,他叫葉天。葉天,這是你姑父。”

葉天微微欠身:“姑父。”

薑玉琳點點頭:“你好葉天。”

此時,眾人都冇心情說其他,都安靜地等著結果。十幾分鐘後,一名醫生走出來,他表情遺憾,對薑玉琳道:“薑先生,對不起,雖然命保住了,但傷者仍處於深度昏迷狀態。”

薑玉琳連忙問:“冇彆的辦法了嗎?”

醫生搖頭:“這種情況我遇到過很多次,目前隻能保守治療,期待奇蹟的發生。”

薑玉琳無力地坐回座位,臉上冇了血色。他在兒子薑文興身上,傾注了太多心血,絕不能失去他。

他猛然抬頭看著葉天:“葉天,你剛纔說,你可以治療植物人?”

葉天:“姑父,我懂醫術,但不敢保證一定可以,隻能一試。”

那個三十左右的女人輕輕一歎,說:“玉琳,瑞安醫院可是國內頂級醫院,連他們都不能治的病,村鄉野醫恐怕也無能為力吧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