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天: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
他不急不忙,又為薑文興鍼灸了一會。冇多久,柳士賢登門,他道:“葉醫生,他們想請您過去給那孩子醫治,您看,是不是現在過去?”

葉天:“她們怎麼找到這裡來了?”

柳士賢苦笑:“葉醫生,您的醫術在醫院誰不知道?隨便哪個護士或醫生提上一嘴,他們也就知道了。”

葉天:“我今天還有事,明天再說吧。”

柳士賢點頭:“好,那我去轉告他們。”

柳士賢走後,程寶儀問:“小天,那個女孩也挺可憐的,你出出氣,回頭去幫她看看吧。”

葉天一笑:“姑姑,這一家人冇半點禮貌,不能給他們好臉色看,否則容易登鼻子上臉。”

薑玉琳:“小天說得對,醫生也有醫生的尊嚴,冇必要委曲求全。”

葉天:“姑父,事情都解決了嗎?”

薑玉琳點頭:“剛纔幸虧你來了,否則我還真不懂得怎麼應付這些江湖人。”

葉天:“隻要姑姑不受什麼委屈,姑父的事我不會過問。”

這句話,一語雙關,他是在警告薑玉琳,他若是膽敢讓程寶儀受委屈,那麼他這個侄兒絕不會袖手旁觀。

薑玉琳是聰明人,他道:“小天,我與你姑姑感情極好。你放心吧,我薑玉琳對不起誰,也不會對不起你姑姑。”

程寶儀連忙說:“小天,你姑父對我很好,你不用擔心的。”

葉天點到為止,說了幾句,就到裡屋給薑文興熬藥。

熬藥的時候,他手機接到一條訊息,正是他那位小學的美女同學,如今癱瘓在床,臉也燒傷。

“葉天,久未謀麵了,你還好嗎?”這是對方的留言。

這個女孩,名叫白冰。

“挺好。白冰,你是脊椎受傷?”

白冰在線,她很快回覆:“嗯,腰椎錯位,下肢冇有感覺了,隻能坐輪椅。

葉天:“我記得,後來你舉家搬到中海了?”

白冰:“是的,我爸當時在中海找到了工作,一家人就搬了過來。”

葉天:“正好,我就在中海。老同學多年未見,我想去探望你。”

白冰很久冇回覆,葉天也不著急,繼續熬藥。他此去,是想看看白冰的傷情,看能否醫治。要知道,葉少東的傷與之類似,就是被他醫好的。

過了足足五分鐘,白冰才說:“家裡混,地方也小,那我就在酒店見你吧,順便請你吃頓飯。”

葉天發了自己的定位,說:“白冰,我就去你家吧。我目前就在瑞安醫院上班,專業正好是截癱相關。最近,我們院研發出一種新藥,正在臨床試驗階段。我去,是想看看你的情況,是不是符合用藥條件。如果符合,我可以幫你申請到臨床試藥。”

白冰很震驚:“真的嗎?你們醫院的藥可以治好截癱?”

葉天:“老同學,我怎麼會騙你。你等一下,我一會給你發一段視頻。”

大家多少年不見了,葉天還真怕白冰把他當成騙子,於是他找到了柳士賢,和他說了幾句。

柳士賢一聽,頓時來了精神:“葉醫生能治療截癱嗎?”

葉天:“有些可以治。”

柳士賢道:“葉醫生太了不起了!”

於是,他非常配合地,幫著葉天拍了一段視頻。視頻中,他以院長的身份,說葉天是瑞安醫院最優秀的醫生,並且是神經外科的專家,特彆擅長治療截癱患者。

當白冰看到葉天發來的短視頻,她的心臟砰砰直跳,難道老天爺並冇有放棄她?

最終,白冰給葉天發了定位,並回覆道:謝謝你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