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此時葉天正在院子裡練功,她在視窗看了一眼,說:“我問一下吧。”

聽說柳無缺要來,葉天道:“讓他明天過來。”

韓凝霜如實回覆,柳無缺很無奈,隻好先回家裡休息。

次日一早柳無缺就趕來了,他專門用了香料,理了發,沐浴更衣,以示對葉天的尊重。

“葉神醫。”他深深一禮,“您對柳無缺有救命之恩,請受我一拜!”

葉天坦然受之,道:“現在,你還恨我嗎?”

“不會,也不敢。”柳無缺直言。

葉天:“凡算命的,一般冇好下場,要麼病,要麼貧,要麼孤。你如今得了這癌症,說明你算卦算得準。”

柳無缺苦笑,的確,他算卦準,可正因為算得準,泄露天機,他纔有此一難。

“葉神醫,其實我十年前就請韓老仙幫我算了一卦,他曾提醒我今年有災,我心裡一直在提防。可千防萬防,還是防不住。”

葉天:“你想做國師,冇有好身體肯定不行。”

柳無缺:“是啊,可天命難違,能活多久,一切聽天由命吧。”

葉天:“我是醫生,冇彆的本事,幫人治病還是可以的。”

柳無缺眼睛一亮:“對了葉神醫,我的癌症,您能治嗎?”

葉天:“可以治,幾副藥就能好。但我能治你今天的病,明天你還會有彆的病。”

柳無缺:“葉神醫的意思是?”

葉天:“前段時間我給楊二爺治病,順便幫楊家老太爺煉製了一種丹藥,可除百病,你要有興趣,我可以考慮賣給你一些。”

柳無缺大喜:“不知是什麼丹藥?”

葉天:“我煉了一些培元丹,能夠增長壽元,提高免疫力。服下此丹,你想生病都難。”

柳無缺雙眼放光,他現在最擔心的就是身體了,因為這是他成為國師的必要條件。

“葉神醫,這種丹藥,您願意賣給我?”

葉天:“此丹,每月一粒,一粒五百萬。”

柳無缺並不缺錢,他光是在京城的房子就有幾百套,一月五百萬,一年六千萬,也就是賣幾套房子的事。幾百套房子,足夠他吃一百年了。更何況,他還有大量的公司股權,身家百億。

“五百萬,不貴!”他連忙說。

葉天取出一個瓶子,道:“這裡麵,有三粒,你先吃三個月試試效果。”

柳無缺連忙雙手接過瓷瓶,道:“葉神醫,我馬上給您開支票。”

三粒,就是一千五百萬,柳無缺卻開了一張兩千萬的支票。其中多出來的五百萬,算是葉天給的診費。

葉天也不客氣,說:“老柳,你國師的位子穩了嗎?”

柳無缺笑道:“葉神醫,這件事已經定下了。”

葉天點點頭:“那些大老爺也難免生病,如果有需要,你可以找我。”

柳無缺大喜,他連忙對葉天深深一禮:“多謝葉神醫!”

葉天擺擺手:“謝就不用了,我現在幫你治病。”

他先為柳無缺鍼灸,之後又開了幾副藥讓他吃,說兩週左右,他的病便可痊癒。

柳無缺走後,韓凝霜笑道:“葉大哥,你的醫術當真神奇,連柳無缺這樣的能人都對您佩服到五體投地。”

葉天:“這柳無缺是個有前途的人,我是房間扶持他。”

韓凝霜心中一動:“葉大哥,你是說,以後用得著他?”

葉天:“當然了。他是大老爺身邊的人,說話方便。”

韓凝霜:“葉大哥思慮長遠,我居然冇想到這些。”

葉天在幫她收拾柳無缺的時候,心裡就有了計劃,不管是泡冰水還是喝醋,都是為今日的見麵做準備,這不能不讓韓凝霜對他佩服。

葉天:“凝霜,你的位子穩了,我也冇什麼好擔心的了。今天,我今天就要離京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