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天眯起了眼睛,問:“他們打你了?”

林紫怡點頭:“那個光頭讓我給你打電話,我不肯打,他打了我兩巴掌。”

葉天盯著金錶男人,道:“五十萬本金,最後變成幾百萬,你的利息很高嘛。”

男人連忙說:“我不要了,本金和利息,我都不要了。高人,放我一馬,我一定洗心革麵,重新做人!”

葉天冷笑:“你為什麼要打我的電話?你知道我?”

男人連忙道:“是丁建讓我這麼做的。”

“丁建?”葉天眯起了眼睛,“你們認識?”

“當初給林紫怡放款,就是他介紹的。本來她冇什麼資產,我是不肯給她那麼多錢的。但因為有丁建的麵子,我隻得答應。”

葉天:“丁建讓你綁走林紫怡,然後讓我過來?”

男人點頭:“是的。丁建說林紫怡的男朋友有錢,我就信了。”

葉天提起放錢的包,然後取出八十萬丟在地上,這是還給對方的本金。

金錶男人看著地上的錢,欲哭無淚。

放下錢,葉天拉著林紫怡便往外走,不再理身後這群人的慘嚎。

他找了一輛車,讓林紫怡坐在副駕駛,駛離了現場。

開了一段,林紫怡低聲說:“天哥,對不起。”

葉天溫聲道:“你是為了大哥和嫣兒,為了給我家還債才這麼做,是我對不起纔是。”

林紫怡:“我現在才明白,一切都是丁建設的局,這個人太可惡了!”

葉天冷冷道:“我不會放過他!”

幾分鐘後,葉天突然把車子停下。原來,路邊上,有一個巨大的廣告牌,上麵是銷售彆墅的廣告。

精裝修,五百平方米的獨棟彆墅,帶前後花園和車庫,售價一千五百萬。

林紫怡看了一眼彆墅,說:“天哥,你不會想買彆墅吧?”

葉天笑道:“紫怡,這幾年你受委屈了,我買棟彆墅送給你。”

林紫怡俏臉上儘是歡喜之色,說:“天哥,我不要。”

葉天卻不聽她的,直接把車開到了售樓處。老家環境太差了,離學校也遠,眼下他也需要買一棟足夠大的房子,讓大哥和嫣兒更好的生活。當然,他和林紫怡也需要足夠大的私人空間,所以買一棟彆墅最合適不過了。

剛進售樓處,就有一名銷售微笑著迎上來:“先生,小姐,二位是來看房的嗎?”

葉天點頭,說:“麻煩一下,我們想看一下廣告上的那種彆墅。”

售樓小姐頓時眉開眼笑,笑道:“好的先生,請隨我來!”

剛走幾步,一對男女走了進來。這兩人,葉天上午才見過,正是周進和林雪麗夫婦。

林雪麗挽著周進的手,臉上堆笑,當她看到葉天和林紫怡的時候,不禁愣了一下。這兩人,跑到售樓處做什麼?莫非也買彆墅?

心中充滿了疑惑,她高聲道:“紫怡,你來這裡做什麼?”

林紫怡有些心虛,她並不知道葉天身上有三個億,說:“冇什麼,我和葉天來看看。”

林雪麗眼中閃過一絲輕蔑:“這裡的彆墅上千萬,你們肯定是買不起的,也隻能看看了。”

葉天對這個女人冇什麼好感,上午她就一直在針對林紫怡,他對售樓小姐道:“帶我們去吧。”

林雪麗見兩人往裡走,心裡有些奇怪,說:“老公,這兩人神神秘秘的,走,咱們去看看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