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掛斷電話,葉天就去了寶芝公司。公司換了地址,職員也增加了十幾倍,如今光總部就有員工五百多人。

下午在公司裡陪著林紫怡,天一黑,他去接林紫怡回家。

晚上八點多,李元坤和廣濟終於到了。這二位連茶水都不喝,直接就坐上葉天的車子,趕往桃林。

到了桃林,已經是晚上九點了。葉天先朝水泥房子看了一眼,說:“裡麵有人監視,我先去解決了他們。”

廣濟擺手:“不必了,直接找出證據,張家人跑不掉。”

葉天點頭,他帶了工具,幾下就把地麵刨開,露出一塊水泥板。他把水泥板掀開,一股惡臭沖天而起,要不是葉天閉了氣,這一下非給臭昏過去不可。

他扭過頭,臉孔扭曲,說:“下麵有屍體!”

李元坤打開手電朝裡看了一眼,隻見水泥板下麵,是一個深達十米的大坑,坑裡堆滿了腐爛的屍體。但詭異的是,這些屍體雖然腐爛,但依然保持完整。

看了幾眼,李元坤居然跳了下去,在屍體上翻看。

葉天則離得遠遠的,這玩意太噁心了。

幾分鐘後,李元坤跳了上來,道:“先蓋上。”

葉天就把水泥板重新蓋上,然後問:“李師,張家為什麼殺這麼多人?”

李元坤輕輕一歎,說:“對方在煉屍!”

葉天一驚:“煉屍?”

李元坤點頭:“這煉屍之法的傳承早就斷絕了,冇想到被張家人學去了。”

葉天:“我在古籍中看到過煉屍的手法,但成功率並不高。”

李元坤:“所以張家才殺了上千人,藉助怨氣煉屍,提高成功率。嘿嘿,看樣子他們成功了。”

廣濟:“張家手裡,應該提取了不少屍蟲。”

葉天對於煉屍所知不多,便問:“大師,屍蟲有什麼用?”

李元坤:“回去說吧。”

上車之前,李元坤把外套和鞋子都脫了,它們沾了屍體,充滿屍臭味。就算這樣,他身上還是充滿臭味,但現在顧不得這些了。

“李師,張家想要的就是屍蟲?”他問。

李元坤:“人仙的修煉,步步凶險,於是有人想到取巧之法。服食屍蟲就是其中之一,藉助屍蟲中的毒力晉升人仙。”

葉天:“藉助屍蟲的毒力嗎?那倒是有可能,屍蟲為陰,人服下它,就等於在油鍋裡放了一碗水,立刻就會沸騰。”

李元坤:“嗯,是這個道理。隻是屍蟲培養不易,花費钜萬,而且要死很多人。”

葉天:“張家那人想藉此突破人仙,不知突破了冇有?”

三人都沉默下來,萬一那人已經突破,誰治得住人仙?

過了一會,葉天問:“你們今晚行動?”

李元坤:“越早越好,必須除去此人!”

葉天道:“不如,我請個人幫忙?”

李元坤問:“什麼人?”

葉天:“隱龍的成員,隱龍是一個神秘機構,應該有對應這種高手的辦法。”

李元坤和廣濟相視一眼,道:“聽說過。如果對方願意幫忙,那最好不過。”

車子直接開進一家酒店,一進門,李元坤第一件事就是去洗澡,他身上太臭了。

葉天則拿出電話,撥打徐龍驍的電話。

電話打通,徐龍驍笑道:“葉先生。”

葉天:“徐龍驍,你們有辦法對付人仙嗎?”

徐龍驍沉默了幾秒,道:“葉先生,你最好把實情全部告訴我,我好判斷該不該幫你。”

葉天冇有隱瞞,把事情說了。

徐龍驍道:“身為公門中人,這事本就是我們的責任。請給我五個小時,五個小時內,我會帶人趕到海城!”

葉天:“多謝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