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天連忙擺手:“老陸,你搞什麼,我不可能平白要你的股權。”

陸傳薪笑道:“不是你,我早死了,送你一點股權算什麼?”

葉天還要推辭,陸傳薪臉一沉:“你要是不要,咱們的朋友冇得做了。”

葉天直翻白眼,最終還是答應下來。不過,他也提出條件,這購買股權的三百億,他出兩百億。

三個小時後,三方簽了合同,兩人在三日內支付三百億進入對方賬戶。交易完成,陸傳薪持股百分之四十八,葉天持股百分之十。

金玉集團當下的市值超過了七千億,未來肯定會衝破萬億大關。到那時,葉天的股權價值上千億。

簽完了股權轉讓合同,葉天開始為梁道鳴醫治。他的毛病倒也不難病,鍼灸幾次,再加上服藥,一個月左右就能徹底將毒素拔除。

秋潔一直非常尷尬,站也不是,坐也不是,走又走不得,加上梁道鳴時不時看向她的陰冷的目光,這令她十分不自在。

治療完成,時間已經不早,等了一會,他便帶上秋潔去獅子山見對方的人。

獅子山位於海城的邊界地帶,過了獅子山就是外省。此山因狀似雄獅而聞名天下,山下有一眼獅泉。獅子山盛產茶葉,這裡產生獅山龍井馳名天下。頭采的明前獅山龍井,每斤價值數千萬,好的要上萬元。

山上種滿了茶樹,風景很好,葉天不急不忙地走在山中小道上,秋潔則低頭跟在身後。

對於這個女人,葉天要把他交給對方,至於下場如何,那就不是他要考慮的了。

獅子山的山頂上,有十幾株百年老茶樹。茶樹的壽命也是有限製的,但山頂的這幾株茶樹卻活了幾百年,可謂奇事,一度登上過報紙。

一株高大的茶樹下,一名男子站在那裡,身體藏於陰影之中。

葉天站住了,打量著對方。

這時,他的手機響了:“閣下很準時。站在你麵前的,是巔峰格鬥國內排名十五名的強者。這是我能請到的最強高手,如果你能擊敗他,我們就認栽。”

葉天:“如果我擊敗了他,你又怎麼說?”

對方淡淡道:“這個人欠我一條命,所以他這輩子都要替我賣命。如果你打敗他,那他以後就是你的仆人,從此替你賣命。”

葉天想了想,覺得倒也不虧,淡淡道:“好。”

放下手機,他朝男子走去。來到樹下,那男子也走出陰影。

男子三十不到,猿臂蜂腰,瘦長臉,身高一米八五左右。他的身體比例非常協調,整個人流露出一種威猛的氣質。

男子淡淡道:“我是王彬虎,請。”

葉天:“你也是金剛武王?”

男子:“是,三年前邁進這一步。”

葉天點頭:“請。”

二人對峙起來,然後突然就動了,王彬虎瞬間近前,一拳當麵打來。

葉天的武道雖然起步晚,但根基穩,又練過經圖和人王經,整體的反應和力量,乃至速度都在王彬虎之上。

他微一側身,一掌拍在對方手臂上。這時就看出他手法的神妙,這一拍,王彬虎被打中穴道,整個手臂發麻。

葉天轉身,淩空一腳踢中他的肚子,王彬虎反應及時,後退,淩空一躍。

就在他躍起之時,葉天指中的金針飛了出去,刺中他胸口。他呼吸一窒,重重落在地上,身子很沉重,氣息運行不暢。

這時葉天到了,一拳轟來,他雙臂格擋,結果一聲巨響,竟被打出數米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