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天屈指連彈,勁風擊中蟲子,它們紛紛爆炸。這些蠱,相當於女人身體的一部分,蠱蟲死亡,她將受到反噬。

女人的表情變得無比痛苦:“你是武王!”

葉天:“你養蠱太多,身體早就掏空了,全靠蠱蟲維持。冇有了蠱,你的身體會衰敗腐朽,化為膿血。”

女人看向自己的兒子沈建:“兒子,建兒……”

可沈建看到母親的樣子,下意識地往後退,不肯上前。

女人有些悲傷,她慘然一笑,臉皮居然開始融化,然後整個身體熔化。

葉天退開了幾步,沈建則開始劇烈嘔吐起來,一邊吐一邊哭。

葉天用憐憫的目光看著他,道:“你母親,在你身上下了同命蠱,一個人死了,另一個也活不下去。”

沈建一臉驚恐:“她為什麼要這樣做?她為什麼要害我!”

葉天輕輕一歎:“她身上的蠱,可以讓她活上百歲,以為這樣的話,就能讓你長命百歲。可她冇算到,這個世界很大,她無法為所欲為。”

沈建跪在地上:“救救我,我不想死,嗚嗚……”

葉天麵無表情:“大羅神仙也救不了你,我無能為力。”說完,他轉身離開。

沈建的身體開始變得虛弱,他看著化為膿血的母親,突然哭了起來。但冇哭多久,他的身體便涼了下來,臉上出現了黑色的洞,一隻蟲子咬穿了皮膚飛出來。不過,它剛飛了一段,就被一隻燕子捕食了。蠱蟲再厲害,也不敵最普通的飛鳥。

回到車上,葉天點了隻煙。這個女人的性格非常極端,又有一身蠱蟲,如果他不出手,對方一定會威脅自己的家人,威脅姑姑一家。

不過,他還是有點不放心,讓任平幫他查了一下蠱王。很快,任平打來了電話。

“兄弟,蠱王失蹤二十年了,你怎麼突然問他?”

葉天:“失蹤嗎?”

任平:“嗯,據說是去了禁地探索,然後一直冇出來。”

葉天:“有個蠱蟲師自稱是蠱王女兒,剛剛死在我麵前。”

任平:“蠱蟲師嗎?這群人惡毒又危險,兄弟你千萬小心。”

“冇事了,人都死了。”葉天感慨,“我想留他一命,都找不到理由。”

任平:“道上的朋友一旦和蠱蟲師結仇,就算死也要把蠱蟲師除掉,你這樣做是對的。”

聊了幾句,葉天抽完煙,就去了醫院,繼續給白冰醫治。

白冰依然被紗布包裹著,看到葉天回來,她笑道:“越來越癢了,我快要堅持不住了。”

葉天笑道:“越癢越好,我再給你熬點藥。”

藥很苦,白冰喝了兩次就差點吐掉,不過冇辦法,她必須堅持喝。

吃過藥,已經是深夜,葉天讓她早休息,而他在醫生的休息室湊合了一晚上。

淩晨三點多,他被一陣雜亂的腳步聲驚呼,連忙出門檢視。一名急診的醫生認出他,連忙說:“葉醫生,你也來了?”

葉天看到大量傷員被拉進來,問:“怎麼回事?”

醫生道:“兩輛客車相撞,七八十人受傷。”

葉天立刻道:“我和你們一起去。”

這名醫生大喜,他深知葉天的醫術遠超他們,道:“太好了!”

葉天換上手術服,消毒後就進了手術室。

這些傷者多數是外傷,而且推到他所在手術間的,全部是重傷。

院長柳士賢親臨指揮,聽說葉天進去了,他鬆了口氣,他對所有人道:“這次,可以多救活幾人了。”

手術室的燈一直亮著,一名名病人被推進去,然後推出來,持續到上午八點多。

就連葉天的助手,也都累得夠嗆。好在,經葉天之手治療的病人,一個都冇有死,其中還包括幾名失血過多的傷者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