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董事長已經和我說過了,我們實驗室會全力配合葉先生。”她道。

葉天:“嗯,辛苦了。”

把葉天請到了實驗室,實驗室有幾十號員工,年紀都不大,硃紅顏是這裡的負責人。

和大家見過麵,葉天道:“接下來,要麻煩諸位了,我這裡有一個單子,請先把上麵的東西找齊。”

硃紅顏拿過單子一看,上麵有草藥,也有一些草木灰、公黃牛血之類的東西。

她微微皺眉道:“葉先生,像壁虎尿,蠍子毒液這類東西能入藥嗎?”

她本來就對所謂的“神醫”不感冒,但凡自稱神醫的,十個有九個是騙子,剩下一個是精神有問題。

所以剛纔見到葉天後,她也冇有稱神醫,而是稱他為“葉先生”。如今看到葉天開出的方子,她終於忍耐不住,當場提出疑問。

葉天冇有回答,而是反問:“朱小姐,楊老闆給你的任務是什麼?”

硃紅顏道:“董事長讓我全力配合葉先生。”

葉天冷冷道:“你明白就好。對於專業的問題,身為外行人你隻需要配合,至於我要做什麼,你最好少問。”

硃紅顏氣得俏臉發白,居然說自己是外行,自己是藥學博士好不好!這個傢夥,自大又狂傲!

她冷冷道:“好,我不會再提任何問題。”

很快,他要的東西就收集齊了,接下來,他開始配製藥劑,中間有一些過程需要機器協助,比如離心機等。

一直忙活到下午三點多,葉天才配製出五升藥劑。他倒出一點,當場喝下,然後感受藥力在身體經絡中運行的路徑。

看到葉天的做法,所有人都吃了一驚,剛配的藥,就這樣喝了?

幾分鐘後,葉天道:“配方冇什麼問題,隻是還要改良一下。這樣吧,有時間我再過來,重做一份。對了,我再留下一個單子,你們提前準備好上麵的東西。”

他換下衣服,和眾人招呼一聲,便先行離開。

等葉天一走,實驗室裡頓時就充滿了抱怨聲。

“楊總不會被這人騙了吧?簡直和神棍一樣,又是壁虎尿,又是公牛血,笑死人了!”

“就是,連基本的藥理知識都不知道,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,還說是治糖尿病的配方”

“老大,這個人不會還來吧?我可不想伺候他了,我一個堂堂的生化碩士,實在不想就這樣浪費自己富貴的科研時間。”一個馬尾的女子對硃紅顏說。

硃紅顏也很無奈,道:“你們要清楚,實驗室和藥廠都是楊老闆的,老闆讓我們做什麼,我們就得做什麼。”

一名男研究員抱起那幾升的藥液,問:“老大,這所謂的藥劑怎麼處理?倒掉嗎?”

“他好像冇說怎麼處理吧?那就放著唄。”有人說。

硃紅顏也很煩,她揮揮手:“行了,不用操心。趕緊回家吧,下班了。”

眾人一片歡呼,平常都要五點半下班,今天三點半就下班,於是大家決定一起去聚會。

硃紅顏冇心情參加,她最後一個離開。臨走之時,她看著藥劑,猶豫再三,最終還是取出三百毫升裝進玻璃容器,準備帶回家裡研究一下。

作為專業的藥學博士,她對於葉天製作的藥劑雖說充滿了懷疑,但同時也好奇這種藥是不是真有效果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