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當太陽轉為白色,內丹突然飛進了葉天的口中,像泥鰍一樣,滑進了胃裡。

在胃部,內丹懸浮著,發出淡淡的華光,淬鍊他的形體與神魂。

葉天有些發呆,這是什麼內丹,為什麼它可以被自己控製?

藉助於內丹吸收的日精月華,他感覺收穫巨大。內丹的存在,讓他吸收日精月華的效率,至少提升了一百倍!

修煉了一晚上,他覺得進步很大,當即就在樓頂練習微步。這一練習,他就吃了一驚,原本無比困難的微步,此刻簡單了很多。

他用了一上午的時間,就把剩下的微步全部練成。五十五個微步施展出來,行雲流水,彷彿練習了幾萬遍似的。

他很吃驚,中午隨便吃了點東西,就繼續練習錯步。

錯步,有十五種基礎步法,它本來比微步要難,可修煉起來,似乎也就那樣,平均五分鐘就能學會一種步法。

兩個小時不到,他就把十五種錯步練成了,並且繼續練習第三種基礎步法,疊步。

疊步有九種,雖然難度提高了,但天黑之前,他還是把九種疊步練成。

隨後,他將微步、疊步、錯步組合起來,就形成了鬼神步。

為了練習鬼神步,葉天晚上來到了郊外,在一片空曠地上練習。

“咻!”

人影一晃,他橫移了十米。下一刻,場地內全是他的影子,最後所有的人影合而為一,站在了中間位置。

此時的他,感覺身體有些虛脫。全力施展鬼神步,對體能的消耗極大。

休息了一會,他爬上附近的一座小山,繼續吞食月華。

這次,他直接把內丹吐出,內丹升到離地麵十米高的地方,緩緩旋轉著。月光,彙聚成一道銀線,纏繞在內丹之上。

半小時後,內丹就自動飛回,他仍舊吞進腹中。

回到酒店,已是下半夜了。

他剛到院前,人突然就站住了,淡淡道:“等我很久了吧?”

花樹後,轉出一條人影,臉隱在暗影之中,他淡淡道:“龍爺讓我來找你問句話。”

葉天:“哦,什麼話?”

“你是不是,真的不肯交出三足金蟾?”

葉天冷笑:“我說了,想要金蟾可以,準備一百億美元。怎麼,你家龍爺買不起?買不起就彆打我金蟾的主意!”

這人輕輕一歎:“年紀輕輕,為何如此不自愛?”

葉天:“廢話可真多,要動手,就儘快吧。”

一道烏黑的劍光,突然出現在葉天左側,刺向心臟。然而,劍光劃過,葉天的人卻不見了。

出手之人一驚,矮身往前一衝。然而晚了,葉天一掌打在他的後背。

“噗!”

一聲悶響,這人往前一撲,便倒地不動了,嘴裡不停往外溢血。

葉天的鐵砂掌,就算是人仙也不敢捱上這麼一下,這人修為不過是金剛武王,自然無力承受。

“你用的是什麼身法?”出手者眼中的神采正在減退。

葉天淡淡道:“鬼神步。”

這人慢慢閉上了眼,就此氣絕。

葉天打了一個電話,冇多久,黃三棟帶人前來,把屍體拉走。

第二天清晨,葉天仍舊采集日精。

吃過早餐,他向黃三棟辭行,然後乘坐高鐵返回海城。

回到家,已經下午三點鐘。張繼亮在車站拉走了葉天,回家途中,他說:“葉哥,昨天有個叫溫靈都的前來求見,不過您冇在。”

葉天:“哦,他說什麼了?”

張繼亮:“冇說,但看上去很著急的樣子。”

葉天冷笑: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
回到家,林紫怡還冇下班,便驅車去見葉少東。剛到門口,就看到兩輛車子停在那。

下了車,他聽到院子裡有人說話,其中一個是葉少東的聲音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