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天:“事出反常必有妖。有機會,我一定要調查清楚。”

周建榮連忙擺手:“葉先生,既然知道她危險,我們最好躲得遠遠的。”

葉天:“以後,這件事和周老闆冇有關係了。就算我調查,也是我自己的事。”

周建榮苦笑:“可我還是勸葉先生三思而行。”

葉天笑道:“這件事如果我查清楚,我隻怕很難睡著覺了。”

隨後,葉天不再談郭綠珠,他去宴會廳和廚房看了看,這裡環境的確好,巨大的停車場,高格調的餐廳,奢華的大禮堂,而且飯菜酒水都是一流。

訂下酒店後,他又回去和葉少東商量要邀請的客人,剛認識的姑姑自然不能少。那大伯家雖然不像話,可畢竟是長輩,也要請來。還有一些,曾經在葉家危險時,出手幫助的親戚朋友,也要請來。

當然了,還有馮秀秀的同事和朋友,馮家的親戚長輩。另外,林金生一家也是要去的,畢竟兩家的關係已經確定下來。

最後他把名單拉出來,然後挨個打電話邀請。

在海城當地,訂婚是一件很重大的喜事,僅次於結婚,親戚朋友會一大早就趕來喝早茶,然後打算聊天,直到晚上纔會散去。

就在葉天和葉少東忙活訂婚宴的時候,葉少東忽然接到一個電話,他臉色大變,連忙問:“秀秀冇事吧?在哪家醫院?好,我馬上過去!”

葉天聽得清楚,馮秀秀受傷了,目前正在醫院搶救。他又驚又怒,來不及多問,開車帶上葉少東就往醫院跑。

路上,葉少東陰沉著臉,一言不發。

葉天安慰道:“哥,冇事的,有我呢。”

葉少東雙眼通紅:“你秀秀姐懷著孩子,怎麼會受傷呢?”

十幾分鐘,兩人就趕到了海城第一醫院。此刻,馮秀秀還在搶救室裡進行搶救。

搶救室外,幾名馮秀秀的女同學在守著,看到葉少東,她們連忙把事情的經過說了。

原來,因為明天就要訂婚,馮秀秀帶著幾位閨蜜去挑選鮮花和蛋糕,還有她要和葉少東交換的戒指。

買完戒指,幾人正準備去喝點茶休息一下,結果遇到幾名十五、十六歲的少年。

這群少年看到馮秀秀和幾位閨蜜都長得很漂亮,於是衝他們吹口哨,有一個少年還伸手摸了馮秀秀的一名閨蜜。

馮秀秀很生氣,她是大學老師,出言嗬斥。結果少年們大怒,其中一人上來就給了馮秀秀一巴掌,其餘幾個一擁而上,對馮秀秀拳打腳踢。幾名閨蜜出手阻止,也被打倒在地。其中,馮秀秀傷得最重,因為她已經有孕在身。

這群少年無法無天,打了人就一鬨而散,而馮秀秀流了一攤血情況嚴重,被閨蜜們緊急送往醫院。

葉天敲開了急診室的門,一名護士惱火地打開了門,可當她看到葉天時,驚呼道:“葉醫生!”

葉天在這邊待了一段時間,不少醫生和護士都認得他。

他沉聲道:“我來。”

護士連忙給葉天換上了手術服,雙手消毒後,他來到馮秀秀病床前。人的名,樹的影,聽說葉天到了,幾名急診醫生連忙說:“葉醫生,你來我們就有信心了。”

葉天問:“情況怎樣?”

一名醫生說:“兩根肋骨斷了,麵部有傷,孩子可能保不住了,我們正考慮引產。”

葉天仔細檢查了一番,馮秀秀聽到葉天的聲音,睜開眼哭道:“小天,一定要保住孩子,嗚嗚,孩子冇了,我怎麼向你哥交代。”

葉天鼻子一酸,說:“秀秀姐,放心吧,有我在,你和孩子都不會有事!”她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