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當時的徐寶鳴也遇到了麻煩,他老婆和彆的男人好了,留下一個五歲的兒子,一個兩歲的女兒。打官司離婚,他要了房子,但要給前妻五十萬現金。徐寶勝冇錢,隻能把房子抵押掉,貸款了六十萬。

這六十萬,五十萬還給了前妻,他留下四萬養活一雙兒女,然後把六萬送到了葉少東手上。

當葉少東拿到這六萬塊錢時,淚水湧出,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表達他的感激。彼時的徐寶勝隻是拍拍他的肩膀,說:“少東,人死鳥朝上,不死萬萬年,咱們兄弟一定可以翻身!”

“勝哥,你好像喝了不少了。”葉天笑道。

徐寶勝“嗬嗬”一笑:“看到你哥能站起來了,還娶了以前喜歡的女人,我心裡替他高興!”

葉天坐到了徐寶勝一旁,問:“勝哥,家裡孩子誰看著呢?”

徐寶勝:“大的,已經念小學了,我爸負責接送。小的,還在讀幼兒園,我每天去接。”

葉天:“勝哥,你也不容易。那家小店,還在開嗎?”

徐寶勝開了一家小飯店,生意不算好,也不算壞,勉強夠養家餬口的。

徐寶勝笑道:“還在開,這兩年生意不好,勉強維持吧。”

葉天:“勝哥,你去禦膳房吃過飯嗎?”

徐寶勝搖頭:“那地方高消費,你勝哥我怎麼去得起。不過我聽說那裡的菜很好。”

葉天:“我現在是禦膳房的老闆,準備去省城開一家分店。要開分店,得有人手,不知道勝哥你願不願意幫我管理這家分店?”

徐寶勝傻了,他連忙說:“小天,我一個開小飯店的,恐怕做不來吧?”

葉天笑道:“沒關係,你可以先在海城的店工作幾個月,等你熟悉了,咱們再把分店做起來。”

此時,立刻就有人站了起來,大聲道:“小天,我也是開飯店的,你可以找我幫忙!”

這是一個高個子男人,光頭,笑嗬嗬地說。

葉天看了他一眼,道:“柳哥,你個子太高了,不適合當店長。”

高個子男人愕然,個子太高?

葉天繼續對徐寶勝說:“勝哥,分店開起來,你好好乾,到時我給你兩成分店的乾股。”

徐寶勝連忙擺手:“不行不行,我不能要乾股!”

葉天道:“勝哥,我不僅給你乾股,還給你開每月兩萬的底薪。我得讓人知道,葉家人有情有義,知恩圖報。”

葉少東笑道:“勝哥,你就彆客氣了。憑你我的情義,這點事不算什麼。”

徐寶勝用力點點頭:“少東,你的心情我能明白。分店的店長,我能做,可這股權,我真不能要,否則就真的太貪心了。”

葉少東笑道:“行,你不要就不要,到時讓小天多給你獎金。”

徐寶勝明白,葉少東這是在幫他。這些年,他過得並不好,心力交瘁,要不是孩子還小,他甚至都不想活了。

他輕輕一歎,用力拍了拍葉少東的手:“少東,謝謝!”

此刻,桌上其他人一個個心情複雜。當初他們一聽說葉少東出事,第一個想法就是遠離葉家,所以當葉少東需要幫助給他們打電話時,他們選擇了不接。

對此,葉少東其實很想得開,彆人幫他是情分,不幫是本分。可正因如此,徐寶勝和楊勇的做法,才顯得重情重義,葉少東一輩子都不會忘。

葉天打了一圈,一桌人幾乎都被喝趴下了。

葉天打了一個酒嗝,頭頂熱氣蒸騰,酒氣很快就散掉了,又到其他桌上敬酒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