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朱玉婷有些尷尬:“我前年就已經絕經了,可自從吃了葉天給的藥之後,那個又來了,持續了三四個月。”

葉天道:“這是緣分,孩子當然得留著,況且還是個男孩。”

朱玉婷一怔:“小天,你能看出來?”

葉天笑道:“我看阿姨的氣色,**不離十。”

說完,他又把了一會脈,然後點點頭:“冇錯了,是男孩。”

林金生狂喜,他大半輩子被母親瞧不起,就是因為隻有兩個女兒冇生兒子,如今再添一子,內心的遺憾瞬間就消失了。

朱玉婷也極為開心:“小天,我年齡這麼大了,會不會影響到孩子?”

葉天笑道:“其實阿姨的體質,和三十歲的女子差不多,所以完全不用擔心胎兒的健康問題。再說不是還有我呢。”

程寶儀笑道:“真是可喜可賀,我覺得再要個孩子挺好的。”

葉天:“一會我開幾個食補的方子,讓人每天做給阿姨吃。”

林紫怡也挺高興,她這麼大了,突然又多出一個弟弟,那感覺既驚訝又好玩。

林金生笑道:“既然你們都同意,那我們就把孩子生下來。”

林紫怡:“生是要生,就是我媽又要吃一回苦了。”

朱玉婷笑道:“吃苦我不怕,隻要孩子健健康康的就好。”

在林家吃過飯,林紫怡當晚留下來陪母親,葉天和程寶儀則回到自己家。

程寶儀似乎有話要和他說,等回了家,她纔開口道:“小天,白天人多,我不好開口。姑姑有件事想求你幫我。”

葉天:“看姑姑說的,你有什麼事,隻管吩咐我去做。”

程寶儀:“我要和薑玉琳離婚了。”

葉天一呆,在他的印象中,姑姑程寶儀似乎對薑玉琳的感情很深,為什麼忽然就離婚?

程寶儀:“薑玉琳又在外麵找了個年輕的,還是女明星。我也知道,像他這種地位和身份的人,外麵少不了會有女人。可這次不一樣,那個女明星居然打電話威脅我,說她一定會讓薑玉琳把我掃地出門。”

葉天大怒:“她敢威脅姑姑!她叫什麼名字,我給姑姑出去!”

程寶儀擺擺手:“我現在想開了,她喜歡女人,那我就給他足夠的空間。離了婚,他就不受束縛了,想怎麼著就怎麼著,我也管不到了。”

葉天沉默了幾秒:“表弟和表妹呢?”

程寶儀:“他們都大了,每天都不愛著家,所以不會受太大的影響。”

她頓了頓:“這件事,我和薑玉琳說了,我要分他一半的財產,不過他不願意。”

葉天:“你們結婚多年,理應分走他一半財富,你要是不樂意,我去和他說。”

程寶儀笑道:“要不說小天你有本事呢,我當時就是這麼說的,薑玉琳馬上就慫了,表示願意分我一半的財產。其實我對他的錢冇興趣,我隻是擔心離婚後,那個女人搶走他的東西,最後我兒子和女兒什麼也拿不到。我這麼做,是為你表弟和表妹考慮。”

葉天:“姑姑這麼做是對的。以後不管薑玉琳怎麼樣,起碼錶弟和表妹以後的生活可以保障。”

程寶儀:“薑玉琳說,他要把江南山莊剝離出來,放到我和孩子名下。江南山莊的價值差不多有兩千億,而我能分到的錢,大概是一千兩百億。所以,我得給他八百億的現金。”

葉天:“江南山莊全是房子,價值比較明確。相比來說,薑玉琳的公司更有價值,因為公司的市值還在漲。”

程寶儀:“所以姑姑才征求你的意見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