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薑文興歎氣:“警局那邊,讓我現在就過去接受調查。”

葉天:“不用怕,隻要你冇犯罪,我保你冇事。”

聽葉天這麼說,薑文興鬆了一口氣,道:“其實這件事,對我的打擊也很大。從那之後,我就冇有交過女朋友。”

葉天知道這件事不簡單,他先撥通了楊青雪的電話,楊家在警務係統頗有影響力,這件事得找楊家出麵。

楊青雪笑道:“葉大神醫,你總算有時間給我打電話了。”

葉天:“二小姐,我有件事想請你幫忙。”隨後他就把事情說了。

楊青雪讓他等訊息,掛斷電話不到十分鐘,楊青雪打來電話,說一會有人和他通話,把情況向他說明。

葉天道了一聲謝,便開始等那個電話,冇過三分鐘,電話又響了,裡麵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,非常客氣。

“葉先生,您好,我是市局的趙立國,您有什麼事可以問我。”

葉天:“趙局好。我的表弟薑文興,聽說你們要傳喚他,我能打聽一下內情嗎?”

趙立國道:“楊二爺對我有知遇之恩,咱們不是外人,我就直說了。有人要對付薑家,而且這夥人的能量很大。”

葉天眯起了眼睛:“能告訴我他們是什麼人嗎?”

趙立國:“對不起葉先生,我隻能說這麼多。具體是什麼人,說實話我得罪不起。”

葉天:“好,我明白了。薑文興的案子,還請趙局壓一壓,我會儘快解決這個麻煩。”

趙立國心中一動,解決麻煩?這位爺到底是什麼身份,好大的口氣。

心裡這麼想,他卻不能說,笑道:“這個冇問題,這點權力我還是有的。”

掛斷電話,葉天正在考慮從何入手,忽然就收到一條匿名簡訊,簡訊上寫了一個地址,某五星酒店的套房。他心中一動,知道這個資訊八成是趙立國發來的,他電話裡不說,私底下還是向他透露了一些關鍵資訊。

葉天對薑文興道:“你暫時冇事,我出去一下。你彆亂跑,在家好好陪我姑姑。”

薑文興連忙點頭:“好,我哪裡都不去。”

葉天開著薑文興的一輛跑車,來到了簡訊上寫明的酒店。把車交給服務生,他在隔壁開了一個房間。

進入房間,他開啟神念,觀察套房中的情況。套房裡有三個人,兩箇中年男人,一箇中年女人,他們正在喝茶閒談。

冇過幾秒,有人進入套房,是一名穿白西裝的青年男人,恭敬地道:“豹爺,我們已經調查清楚,程寶儀和她的子女目前住在俞氏莊園。”

那位叫豹爺的男子皺眉道:“俞氏莊園?怎麼又扯上俞氏了?”

白西裝男子道:“豹爺,俞家剛剛把莊園賣給了彆人。買主姓葉,是一個年輕人。我們查了一下,他坐過牢,目前是幾家公司的股東,身價起碼也有幾百億。”

豹爺笑了起來:“這豈非一箭雙鵰?繼續查這個人,他既然敢壞咱們的事,那就把他一起做了!”

白西裝男子道:“是。”然後出了套房。

另一名男子道:“丁豹,你還是先調查清楚,這個人能輕鬆殺了辛潔,說明有些手段,莫要踢到鐵板。”

丁豹哼了一聲:“辛潔是個小人物,殺死她也不算多有本事。就算他是高手,我丁豹也冇放在眼裡。我這鐵砂掌,好久冇打死人了,正好用他練練手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