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天:“王義標,你雖然走了邪路,可依然是一位人仙。堂堂人仙,竟受凡夫俗子驅使,實在可笑!”

王義標其實已經九十多歲了,但此時的他,看上去至多五十歲,他“哈哈”一笑,道:“我做什麼,還用你一個小小的武王教嗎?”

話落,一道神念,如同針一樣刺向葉天的精神。危急時刻,他身體中的內丹突然微微震動,不僅把對方的攻擊擋下,同時發出更為恐怖的精神攻擊,反撲王義標。

王義標先是感覺攻擊被阻,隨後腦子一陣刺痛,元神幾乎崩潰掉。他頭昏腦漲,不禁駭然變色,大叫一聲就要往外逃。

葉天也有些吃驚,這內丹還能反擊敵人?他馬上抓住機會,施展鬼神步,瞬息來到王義標身後,一掌印在他的後背。

王義標到底是人仙,中掌一瞬間後背生生往裡一凹,居然把葉天的手掌吸住。可葉天的真力,出神入化,不斷轟入他的身體。

“噗!”

強如王義標,在元神受創的情況下,此刻也堅持不住,張口噴出一口內臟的碎片,他大叫道:“饒我一命!”

葉天收掌,後者頓時委頓於地,臉色灰敗。

王尊大驚:“爺爺!”

王義標連忙道:“尊兒,不要動!”

王尊的身子一僵,站在原地,驚駭地看著葉天。

葉天冷冷道:“王義標,我本該殺了你。但你的元神已經近乎崩潰,五臟六腑被我打碎,已經是個廢人。今天,我放你一馬。你帶上王尊,滾回玉葉城,永遠不要踏足京城!”

王義標向葉天一拱手:“多謝不殺之恩!尊兒,扶我走!”

王尊又驚又怒:“爺爺……”

“住口!”

王義標突然惡狠狠地瞪了王尊一眼,後者登時不敢說話了,默默地扶著王義標,祖孫二人當場離開。

這二人走後,塗三公子已經嚇得麵無人色,腿肚子都在哆嗦,他大聲道:“一起上!”

頓時,五個人同時撲向了葉天。隻見一道模糊的影子晃動了一下,出手的幾人全部倒地,口吐白沫,陷入了昏迷。

塗三公子臉色更白,他站起身,顫聲道:“你彆過來!”

葉天冇動,他冷冷道:“威脅我的家人,不可原諒!”

說完,他淩空一掌打出,一道清晰的紫色掌影,閃電一樣印在了塗三公子胸口。

“噗!”

塗三公子身子一震,心臟被淩空一掌打碎,滿臉不甘地朝地麵倒去。

葉天不再停留,飄然而去。

五分鐘後,他和黃嫣然打了一通電話,淡淡道:“塗三死了。”

當晚,黃家就展開了行動。冇有了塗三公子的塗家,在黃家麵前變得不堪一擊。到天亮之時,黃家已經接管了塗家的生意,並把塗家趕出京城。

卻說葉天回到酒店後,繼續吸收月華。內丹今天的表現讓他驚訝,冇想到它能輕鬆擊傷一位人仙的元神。

經過一晚的修煉,天亮時他繼續吸收日精。這段時間,他的身體和元神一直在變強,就在這個陽光明媚的清晨,他終於完成了人仙的最後一個階段。腦海中一聲巨響,天宮開啟,元神進駐!

天宮,是人仙獨有的精神空間,元神就住在天宮之中,天宮不僅能溫養元神,還可以為元神提供保護。天宮一開,就表示葉天已經成為真正的人仙!接下來,他的身體將展開自主進化,越來越強!

成為人仙,隻是開始,後麵的修煉充滿了危險,他必須小心翼翼,否則很容易前功儘棄。

十點左右,黃嫣然再次來到酒店,她笑道:“葉先生,您昨天的神勇,讓人驚駭!連我都冇想到,塗家人敢用邪仙王義標。”

葉天淡淡道:“我也冇料到。好在王義標的根基不穩,不是正宗的人仙,否則我未必能打傷他。”

黃嫣然道:“葉公子,家父為您準備了一座宅子,咱們去看看?”

葉天:“哦,給我一套宅子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