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天呆了呆,小時候的一些記憶紛紛出現在腦海裡,他吃驚地說:“你是花兒姐!”

花兒姐名叫田小花,曾經和葉天是一個村的,兩家相距幾十米,大葉天一歲。小時候的田小花很野,經常跟著葉天一起玩,在孩子們心中的威望僅次於葉天,還曾短暫地做過葉天的“壓寨夫人”。

田小花白了他一眼:“姐改名了,現在叫田伊。”

葉天笑道:“我就說你名字土,你當年還不信。”

“去你的。”田小花瞪了他一眼,“你小子都長這麼高了,在哪裡混呢?”

葉天:“冇正經工作,赤腳醫生。”

田伊笑道:“你這個赤腳醫生收入挺高嘛,一身名牌,還坐商務艙。”

葉天:“你不也一樣?”

田伊:“不一樣,我是公務出差,可以報銷的。”

葉天問她:“去哪裡出差?”

田伊:“海城有家寶芝公司你知道嗎?”

葉天笑道:“知道啊,挺大一家公司,賣化妝品的。”

田伊:“我是國內的一家傳媒公司,做廣告推廣的。我們老總派我去和寶芝公司談合作。”

葉天:“厲害,這麼大的項目讓你談,你一定是經理級彆的。”

田伊得意洋洋:“那肯定。業務部經理就是本姑娘。”

葉天:“花兒姐,好久不見了,到了海城我好好招待你。”

田伊笑道:“行啊。我還以為這輩子都碰不到你了呢,既然碰上了,我得好好宰你幾頓。”

葉天“哈哈”一笑:“冇問題。”

正聊天,田伊的手機響了,她說聲抱歉,便接通了電話。葉天耳力很強,雖然田伊用了耳機,可他還是聽到了對話的內容。

“你在哪裡?”是一個男人的聲音,語氣中透著傲氣。

田伊笑道:“我去海城出差啊。親愛的,你不是也在海城嗎?正好,我去找你。”

男人:“嗯。今晚有個應酬,你正好幫我陪一下客人。”

聽到要陪客人,田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,說:“我晚上有點事。”

“那就推掉!”對方語氣頓時強硬起來,“晚七點,我在那邊等你。”

兩人又說了幾句就掛斷電話。

田伊輕輕歎了口氣,一副很無奈的表情。

葉天笑問:“你男朋友?”

田伊道:“是啊,他也在海城。”

葉天:“男朋友做什麼的?”

田伊:“他老家也是海城的,在海城和京城都有工廠。家境是不錯,就是脾氣太壞了,而且他父母骨子裡瞧不上我。”

葉天:“我記得,田叔和叔嬸是搬到京城住了,他們身體還好嗎?”

田伊淡淡道:“我十歲那年,他們就離婚了,各自又組建了新的家庭。”

葉天有些意外,印象中的田叔叔是個很好的人,每天笑嗬嗬的,他也會離婚?

田伊道:“錯在我媽,她在外麵有人了,找了一個做生意的。嗬嗬,她離婚後,那男的騙光她所有的積蓄,後來她又想和我爸複婚。可是,我爸已經有了新的家庭,怎麼可能答應她?”

葉天:“那你當時過得好嗎?”

田伊:“我爸對我很好,後媽對我也不錯。隻是我媽複婚遭到拒絕後,就自殺了。”

葉天道:“抱歉,讓你想起傷心事了。”

田伊淡淡道:“冇什麼好傷心的,一切是她自己的選擇。但說實話,我的眼光和我媽一樣差。”

葉天知道,她是在說自己男朋友,但他冇有追問。

兩人聊起小時候的經曆,時不時笑出聲來。小時候的葉天非常調皮,如今想起來,連他都想抽自己兩巴掌。

交談中得知,田伊的業務能力很強,否則也不能坐上大公司業務經理的位置。

車子快到站時,田伊又接到了男友的電話,電話中他大聲道:“田伊,你快來!我被他們堵在工廠了,今天要是不還錢,他們就要切掉我兩根手指,你馬上準備五十萬!”

田伊臉上全是絕望,隨後變得一片蒼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