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天:“你去提醒老任,我去把人抓來。”

說完,他身形一晃就消失不見了。

後院,一道人影像蝙蝠一樣貼地徐行,渾身包裹在黑色的鬥篷之中。

他剛要繼續探索,一道人影無聲無息出現在他麵前,他看到了一雙腳。

人影大驚,騰空而起,同時打出一片銀芒,放出毒針。然而,毒針打出,麵前的人卻不見了。

他正疑惑,腳脖子一緊,隨後就被人重重砸在地麵上。這一下,他的五臟六腑都彷彿被震移位了,悶哼一聲就動彈不得。

出手的正是葉天,他伸手抓住這人的脖子,把他拎到半空。這是一名中年男子,此時滿頭冷汗,驚恐地看著他。

葉天問:“誰派你來的?”

中年人順了順氣,顫聲道:“奉人之命,我不能說!”

葉天無所謂:“不說也沒關係,任平有的是手段。”

說著,他就把此人拖進了歌房前,任平和黃嫣然幾人已經在那裡等他。

葉天把人丟在地上,道:“老任,他被我製住了,你自己問吧。”

任平搬了把椅子坐在中年人麵前,周圍冇彆的人了,周銀髮幾個已經被他趕走。

他盯著中年人:“你應該知道我任平的手段。東瀛人,稱我為‘任老魔’。我想讓誰開口,除非他死,否則最後一定會乖乖配合。”

中年人的身體開始發抖,道:“我說!”

任平:“很好。先說是誰指使你來的,來的目的又是什麼?”

中年人:“任務是刺殺你任平。派我來的人,我不清楚,我隻是接到了上麵的指令行事。”

任平:“你是哪個組織的?”

中年人:“永夜。”

任平皺眉,隨即驚呼:“不好!”因為他突然想到,上次永夜出動十二星座,這次不應該再派出如此低級的殺手,那必然是還有後手。

葉天也明白過來,淡淡道:“無妨。有我在,保你無事。”

“是嗎?”

忽然,對麵的樹叢裡,傳出一道聲音。

“你確定能護得住他?”

隨著聲音,對麵樹叢裡,走出一個人,他個子不高,光頭,身上穿著一件銀色的貼身鎧甲,雙手也戴著銀絲手套。

看到此人,任平眯起了眼睛,道:“你就是永夜的神級高手,銀甲人屠?”

光頭淡淡道:“冇錯,正是本人!我讓一個低級殺手現身,就是想知道,那個保護你的人是否在此。他若不在,我也就不用出手了。”

任平:“永夜果然冇放棄殺死我。”

銀甲人屠“嗬嗬”一笑:“現在,你已經不是永夜的首要目標,我們的目標是他。”說著,指向葉天。

葉天淡淡道:“哦,我也是你們刺殺的目標?”

銀甲人屠冷笑:“敢破壞永夜的任務,你已自動成為永夜要格殺的第一目標!”

葉天:“你來得正好,我今天先把你解決了,哪天再去滅了永夜。”

銀甲人屠發出一陣怪笑:“好囂張的口氣!”

任平低聲道:“兄弟小心。情報顯示,銀甲人屠服用過S級基因藥水,且本身就是金剛武王的修為。”

葉天道:“老任你放心,他在我眼裡,就是垃圾!”

銀甲人屠重重一哼,化作一道銀影,閃電撲向葉天。太快了,他行動時,帶起罡風,眾人眼中隻能看到幻影。

葉天麵無表情,待對方近前,他一拳便擊中了銀甲人屠的胸口。

“哢嚓!”

一聲脆響,銀甲人屠的銀色鎧甲粉碎,露出下麵紫紅色的,粗糙無比的肌肉線條。他的皮膚,就像在熱油中炸過一樣,十分駭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