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天冷笑:“停戰?除非他們全死掉。”

任平沉默了幾秒,道:“吳興祖能死,圓真也能死,剩下的三個牽扯太多。”

葉天:“所以你也勸我收手?”

任平:“不是勸,是提醒。這個世界很現實,你現在有足夠的威懾力,而且力度剛剛好。你再往前一點,他們的恐懼就會轉變成反抗你的力量。而你若往後退一點,他們則不會那麼恐懼。”

葉天掐滅手中的煙,道:“想害我的人,多少要傳出代價。”

任平:“那個人,明天就會退居二線。那個仙師,也會閉關五年。至於陳萬三,以後他就是你的狗,你讓他吃屎,他都不會有絲毫的猶豫。”

說著,他交給葉天一部手機,上麵有一個群。葉天掃了一眼,群裡有幾百個人。

任平笑道:“記得我說過的話嗎?你要是打敗了他們,會有一批人追隨你。以後,你就是我們的魁首。”

葉天:“這麼說,你也是其中之一?”

任平點頭:“說實話,我們這些人的力量加起來,其實超陳萬三這批人。隻是我們一直缺少一個帶頭人。以前,我們也有過這樣的首領,但不是死了就是瘋了。現在,你有這個實力坐這個位置。”

葉天問:“你們這個組織,有名字嗎?”

任平:“我們稱之為‘天盟’,順應天道,盟而約之。”

葉天:“我這個魁首,做得未必冇頭冇腦。”

任平:“以後,你會和他們見麵的。”

葉天:“天盟的目標是什麼?”

任平:“其實就是抱團取暖,先保護自己。如果我們有能力了,再去保護更多的人。而你作為魁首,可以向他們下達指令。”

葉天:“這樣一群人,甘心聽命於我?”

任平:“你足夠強,就這麼簡單。另外,允許天盟存在,也是那些人退讓的結果之一。”

葉天:“沐天臨呢?”

任平:“沐天臨失蹤了,他掌控的機構會在本週內併入到我這邊。”

葉天:“老任,這次你可冇少撈到好處。”

任平笑道:“我權力越大,不是越能幫你嗎?”

葉天考慮了幾秒,說:“好,我聽你的。暫且放他們一馬。”

任平笑道:“我就知道你聰明,不需要我勸。”

葉天伸了個懶腰:“圓真那老賊,近乎人仙的巔峰,我冇想到他會這麼強。”

任平:“人外有人。我讓你停止,其實也是害怕驚動那些老怪物出麵。”

葉天皺眉:“你是說,他們還能請出圓真一樣的強者對付我?”

任平:“甚至比圓真更強的老古董。”

葉天冷笑:“惹急了我,圓真不一樣殺?”

任平:“所以他們才怕你,就算是老古董也不會輕易招惹你,除非你威脅到他們。”

葉天:“算了,這事告一段落。等我修為有成,就去拜訪那些老古董!”

任平哈哈大笑:“這倒是可以!”

兩個小時後,任平告辭。不久,黃嫣然過來了,她眼睛在發光,見麵就問:“你真殺了那幾個巨頭?”

葉天:“殺了又怎樣?”

黃嫣然豎起大拇指:“牛!”

葉天:“不用拍馬屁,你怎麼突然來了?”

黃嫣然:“我知道昨晚腥風血雨的,就來看看你是否平安。另外,塗家的財產已經整理得不多了,我得把賬本給你看。”

按照約定,塗家的產業,將有一部分歸屬葉天。

葉天:“不用看了,你折現給我就成。”

黃嫣然一笑:“好吧,多謝你信得過我。”

葉天:“你安排一架飛機,我今天要回去。”

黃嫣然:“不多留幾天嗎?”

葉天:“還有事,不留了。”

黃嫣然:“行,我馬上準備。”

半小時後,葉天乘坐飛機,返回海城。

回到海城,正好飯點,葉天和林紫怡一起到林家用餐。

朱玉婷做了一桌的菜,林妮也在。

飯間,葉天查了一下公司法人和股東,發現名字已經改回了他和林紫怡。

隨後,一個電話打來,是陳萬三的,電話裡,陳萬三乞求道:“葉先生,能否放小的一馬?我願意付出任何代價!”

葉天淡淡道:“饒你可以。從現在開始,你就是我的一條狗,我讓你做什麼,你都要乖乖服從。”

“汪汪……”陳萬三居然真的學起了狗叫,叫得還挺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