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馬行空連連道謝,並派人到家取來七枚朱果,交到葉天手裡。

看熱鬨的羅士平被震撼到了,他默默下了樓,吃完自己點的東西,然後迅速離開了禦膳房。

葉天和白耀宗也算是不打不相識,雙方留了聯絡的方式,對方便告辭了。

白耀宗一走,林紫怡美眸中閃爍著神采,她說:“天哥,你真厲害,連白家都這麼尊重你!”

葉天:“紫怡,你聽說過白家?”

林紫怡:“我雖然不知道他是武林人物,但知道鹿城白家。白家是鹿城首富,資產幾百億,主要做藥材生意,名下有兩家市值百億的上市企業。”

鹿城和海城相隔不遠,但前者經濟發達,不是海城能比的。

葉天“嗯”了一聲:“我好像也聽說過。”

林紫怡好奇地問:“天哥,什麼是武王啊?”

葉天笑道:“武王是世俗對神境的稱謂,神境修士擁有神念,可以施展一些神奇的手段,比如畫符、唸咒、催眠之類。”

林紫怡十分佩服:“這麼厲害!”

葉天:“神境有四期,分彆是神念期、胎息期、丹成期、靈感期。”

兩人說說笑笑,吃過晚飯後便一起回家。臨走時,葉天還打包了幾樣可口的菜,給嫣兒和葉少東當宵夜。

回到家,葉天本想修煉一會,結果被林紫怡拉進房間,兩人好一陣折騰,直到淩晨才歇息。

次天葉天剛起床,就看到葉少東正一個人在院子裡溜達,他走路已經很穩了,目前在進行康複訓練。

葉天笑道:“哥,現在可以慢跑了。”

葉少東:“好。”說著,他就慢步小跑。

他身體還虛,跑了幾分鐘,便滿頭大汗,隻得停下來歇息。

葉天讓他坐下,為他按摩下肢。

吃過早飯,葉天送林紫怡去上班,之後便打電話聯絡徐問。

上回在孟誌軍家中行醫,結識了徐問,這徐問有一個師父得了病,他自己束手無策,所以希望葉天有時間能去看看。

他今天正好冇什麼事,打算去瞧瞧。

接到葉天的電話,徐問立刻要派車來接,葉天說不必,問了地址後,便自己開車過去。

這是位於市郊的一座古色古香的大院,門口有寬闊的停車場,停著不少豪車。大門口,徐問帶著幾人正眼巴巴地等著葉天的到來。

當看到葉天的車子,徐問連忙笑著迎上去,遠遠地便說:“葉神醫!”

葉天下了車,道:“徐老叫我小葉就好了。”

徐問笑道:“達者為師,禮不可廢。”

徐問的身後,站著一名女子,二十出頭,容貌出眾,穿著素白的旗袍,展露出那曼妙的身材,玲瓏的曲線,令人一望便不捨移開目光。

女人看到葉天如此年輕,美眸中閃過一絲輕視之意。在杏林之中,年紀大不一定醫術好,但醫術好的人,年紀一般不會太小。而這個人,應該隻有二十出頭,他的醫術能有多高明?

徐問把葉天請到了客廳,先介紹一名四十來歲,很是和善的中年男人,道:“這是我兒子,徐明生。”

徐明生拱手道:“葉神醫,感謝您能到府上來。”

葉天點頭:“徐先生不必客氣。”

然後徐問又介紹那旗袍女子:“葉神醫,這是我孫女,徐若菲,也懂一點醫術,現在海城中醫院上班。”

徐若菲並不相信葉天的醫術,她淡淡道:“葉神醫,我爺爺非常推崇您的醫術。而我最近有些不舒服,您能幫我瞧瞧嗎?”

葉天頓時就知道,這個徐若菲想試他的醫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