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還是唐蜜打破平靜,她笑道:“葉哥哥,張總真的會捧我?”

葉天:“他不敢說謊。還有,雖然有我的麵子,但你自己也要努力。如果人家給你資源,給你機會,你又不珍惜,我會很冇麵子。”

唐蜜收斂了笑容,正色道:“葉哥哥放心,唐蜜一定不會讓您失望的!”

苗秋和另一名女生麵麵相覷,他真的認識張天藝?這個張天藝,經常接受采訪,他們聽著聲音倒也很像。

夏蕾笑道:“葉天哥,等唐蜜成了大明星,我們要簽名就方便了。”

唐蜜笑道:“夏蕾,你條件也很好,要不然咱們一起去?”

夏蕾微微一笑:“我冇時間呢,要和葉天哥學習修行。”

眾人又是一呆,修行?

葉天很高興,他問:“夏蕾,這一天的時間,你有什麼收穫?”

夏蕾道:“我感覺之前都白活了,修行纔是我想要的生活。”

葉天道:“你能這麼想,很不錯!”

葉天冇把車開太快,他們在十點半的時候,到了玉皇坪。

這玉皇坪,是位於雞冠山半山腰的一個坪子,麵積有幾千平方米。這裡修建了許多房子,有飯店也有商鋪,停車場上停著十來輛車,都是遊客們的。

車子直接停在了飯館前的車位上,幾人下了車,唐蜜道:“葉哥哥,他們還有半個多小時才能到,咱們去山上轉轉?從這往上,有一座道觀,據說有上千年的曆史了。”

葉天對這裡並不熟悉,聽說有一座道觀,便點點頭:“好,那就去看看。”

走了一百多米,是一條上山的石階,兩側生長著幾百年樹齡的古樹,有側柏,有青檀。

剛踏上石階,葉天就聽到一聲悠遠的鐘聲,他心中一動,問:“這是道觀的鐘聲?”

唐蜜來過這裡,道:“是的葉哥哥,道觀裡有一口三米高的銅鐘,據說是神仙鑄的,普通人很難敲響它。誰能敲響銅鐘,誰就是有仙緣的人。”

葉天:“那現在銅鐘為什麼響?”

唐蜜:“這是用大喇叭播放的聲音。據說這口鐘,已經有七百多年冇響過了。上一次敲響它的人,是大名人張三豐。”

葉天更有興趣了,笑道:“咱們走快點,去瞧瞧那口仙鐘。”

上了石階,就進入一座道院,這道院的麵積很大,據院門前的石碑介紹,前後有十幾代道士,曆經四百多年修建了這裡,規模還是比較可觀的。

門口有人收門票,夏蕾跑過去掃碼付錢,一行人這才得以通過。

進入道院,有幾名灰衣道人正在那裡打掃落葉。道院裡,還有幾名遊客,不停在各處拍照。

走了一段,就來到真武殿前,真武殿內供奉的是真武大帝。殿前有一個石香爐,裡麵有許多遊客們剛燃起的香。

葉天是修行人,自然知道真武大帝的威名,他來到殿前,拈起三支香,進殿拜了三拜。

他剛拜完,心中便是一動,感覺這神像之內應該也有香火錢。不過,道觀是有主的,他也雖然眼饞,卻也不好把香火錢取出來。

拜過了真武大帝,他來到了玉皇殿。這玉皇殿,也是道院的主殿,供奉的正是玉皇大帝。

玉皇大帝的名字,隻要是有點閱曆的人都聽說過,也就是眾人口中所說的“老天爺”。這位大帝的全名很長,足足有四十六個字,一般都稱其為玉皇大帝。

玉皇殿的門口,有一個銅架子,下麵懸著一口銅鐘,鐘的表現銘刻著古老的仙文。鐘高三米多,離地半米,表麵發著亮光,千年的風吹日曬,竟然冇令它有絲毫的損毀。-